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梁振英 練乙錚:文章非政治攻訐 向無辜當事人致最深歉意

2015/3/23 — 7:39

圖左:練乙錚,圖右:梁振英

圖左:練乙錚,圖右:梁振英

梁齊昕父親、特首梁振英上周致函信報,批評練乙錚借梁齊昕說港人處境的評論文章,又指「政治攻訐,禍不及家人,這是做人做事的底線,請練先生及貴報停手」。練乙錚今日透過信報專欄回應,他指當日的文章,並非欲作「政治攻訐」,「筆者於心不忍,據此願承認19 日的文章確有不當之處,並向無辜當事人致最深歉意,同時希望梁先生適當釋出善意,以助事件盡快降溫。」

練乙錚透露,從去年11 月至今,梁振英幾名同事,曾經發電郵到他的私人郵址,投訴或商榷其文章批評到他╱她們的部分。他建議,「下一次發生有類似事情發生,梁先生或可把持平意見直接或通過報紙同事傳遞予筆者,而不必馬上給《信報》寫公開信;那樣既可免造成社會事件,驚動或不幸嚴重影響無辜者…」練乙錚說,衷心希望事件到此而止,讓需要安寧的人得到安寧,也讓評論界更好關注其他的重要議題。

練乙錚提到,梁振英在投書中首度提到梁齊昕「病情不輕」,他引述幾位專家朋友,得出的綜合意見是,對於梁齊昕,聲音太多,無論是責備她的還是站在她的一邊的,都可能導致不可預見的後果,難用常理推測。練乙錚說,他於心不忍,「據此願承認19 日的文章確有不當之處,並向無辜當事人致最深歉意,同時希望梁先生適當釋出善意,以助事件盡快降溫。」

廣告

上周初之不幸事件披露之餘,各界注意力集中在無辜者身上,筆者行文的一個目的,本是希望把大眾視線從個人轉移社會,以免愈發造成不意之傷害,而並非所謂的欲作「政治攻訐」。詞不達意,復對各方之反應估計不足,終令厚愛我之讀者、人士殊為不安,誠屬不幸,亦僅此致歉。(練乙錚)

無想到受「外來因素」影響 點擊率急升

廣告

練乙錚提到,若論文章的直接損害,也許微乎其微,因為《信報》是出名的小眾報文章在《信報》網站的最終點擊數平均只有2500左右。但自梁振英致函信報後,受「外來因素」影響,文章廣泛傳閱,影響大得多,「如果筆者事先小心一些,當可從過往經驗預估這些因素,但筆者疏忽了這一點。用博弈論的語言來描述的話,這是一個Stackelberg game,而筆者是這個game 裏的leader,卻沒有把這個game 玩好,終至可能讓無辜者接收到放大了很多倍的強烈干擾訊息。」

練指出,文章一旦對無辜者有不良影響,儘管所包含的事實、理據、邏輯、所做的對比等,在技術層面都完全正確,筆者也應負擔比平常重得多的責任,相應的道歉也就不輕。他又認為,導致間接損害的最終責任主要在筆者,不在其他人。

希望事件到此為止

練乙錚最後或可向梁振英作提議,指梁振英下次再對其文章有意見,可把持平意見直接或通過報紙同事傳遞給他:

以後若有類似事情發生(同樣的應該不會了罷),梁先生或可把持平意見直接或通過報紙同事傳遞予筆者,而不必馬上給《信報》寫公開信;那樣既可免造成社會事件,驚動或不幸嚴重影響無辜者,也可避免坊間自然出現的「妨礙言論自由」指控。

梁先生或者都知道,從去年11 月至今,已有幾位他的同事,以發電郵到筆者私人郵址的方式,投訴或商榷筆者的文章批評到他╱她們的部分。因為都是私人函件,筆者或同意或不同意對方的說法,或回覆或置之不理,但都不會隨便把函件公開,更不會藉機指控對方「施壓」。寫評論多年,不會覺得那是壓力,除非不知到了哪一天香港的法律也有了「尋釁滋事」罪。這不是一個一般提議;因為不同的人面對不同的投訴方式,感覺也許不一樣。(練乙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