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烈顯倫:司法覆核只應看法律依據,不必猜度申請人動機

2015/12/7 — 17:34

烈顯倫 (資料圖片)

烈顯倫 (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前法官烈顯倫指出近年司法覆核有遭到濫用的情況,並引用就政改諮詢所提出的司法覆核,質疑申請人背後的動機。此番言論,引起社會討論香港的司法覆核有否被濫用。

筆者作為曾經處理過司法覆核的律師,希望透過此文章,向讀者解釋一些審批司法覆核的法律原則和實際操作,從而指出現行制度已足夠防止司法覆核被濫用。

廣告

首先,就針對一些政府政策或行政決定的司法覆核而言,不是任何市民凡不滿該政策便有權提請司法覆核。法庭要認為該申請人在有關的事宜上有足夠權益,即該申請人會受到有關政策影響,法庭才會考慮許可申請人進行司法覆核。

小市民控告政府,猶如大衛與哥利亞,基於經濟考慮,一般市民都會嘗試申請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令小市民不會因經濟能力而找不到律師協助,是體現法治重要的一環。但法援署爲確保公帑用得其所,所以會非常謹慎評估申請人的案情,確保案件有相當理據,才會批出法援。當遇上較為複雜的案件,法援署長可向律師或大律師,甚至資深大律師尋求獨立的法律意見,然後才決定是否批出法援。

廣告

即使申請人獲得法援進行司法覆核,申請人還須過第二關,取得法庭的許可「開綠燈」,申請人才可提出司法覆核。有關法庭決定是否頒出司法覆核許可的法律原則,其實在當年烈顯倫大法官也有份審理的終審法院案件(Peter Po Fun Chan v. Winnie CW Cheung & another FACV 10/2007)已清楚指出,申請人必須說服法庭其案件有合理爭辯之處(reasonably arguable),法庭才會頒出許可,法官在該案判詞也清楚指出,此門檻的確較以往法庭沿用的準則,即「潛在爭辯性」(potential arguability)為高,但目的正是讓法庭篩走一些沒有理據的案件,令政府不會被一些欠缺法律理據的官司纏繞,影響政策推行。換言之,如果申請人的案件獲法院「開綠燈」受理,其實意味法庭也認為申請人有相當理據,所以值得開庭審理。當然,官司總會有輸贏,若果申請人最終被判敗訴,也不代表申請人就是濫用司法覆核。否則依此邏輯,難道任何人透過法院打官司但最終被判敗訴,就代表敗訴一方是濫用司法程序嗎?

針對政府的司法覆核,容易引起社會關注,無可避免會被「政治化」。但法官審理司法覆核案件,只應考慮申請人的法律依據,實不必如烈顯倫前大法官般猜度申請人背後的動機。

現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13年的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曾提到,有些案件關於極為敏感的社會、政治或憲制事宜,對社會整體利益可能受到影響。法庭明白無論判決如何,社會上眾多界別人士仍會感不滿,但法庭判決的唯一依歸,就是恪守法律條文,依據法律精神判案。

「讓政治歸政治,法律歸法律」是處理司法覆核的法官和律師一貫的專業態度。以往如是,日後也必定如是。

 

原題為〈回應有關前法官烈顯倫就司法覆核的言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