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許智峯】指政府「狗仔隊」不涉違例 私隱專員:立會內行蹤非敏感資料

2018/5/4 — 10:51

資料圖片:許智峯

資料圖片:許智峯

涉嫌於立法會內搶奪女行政主任手提電話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昨日(3日)去信七問私隱專員,要求公開釐清「政府狗仔隊」監察議員行蹤,是否觸犯私隱條例。個人資料私隱專員黃繼兒以書面公開回應,指經審研有關資料後,認為政府人員在立法會大樓內執行通傳應變職務,並不涉及違反《私隱條例》規定。

黃繼兒在回應中指,公職人員於立法會大樓內執行通傳應變職務,是「協助政府司局長確保議案能適時審議」,記錄議員在大樓內公眾地方的行蹤,並不屬於敏感資料,收集資料與政府執行其職能屬「必須」及「直接」相關,不涉及不公平或不合法地收集個人資料。

他又指,《私隱條例》保障資料第2原則規定,資料使用者須確保個人資料的保留時間,不超過原來收集目的實際所需,《私隱條例》並無訂明資料可保留的時限,行政署曾向公署表示,政府部門在完成通傳應變職務後,會盡快删除所收集的資料。由於收集的資料並非敏感,加上行政署已採取措施,包括發指引提醒公職人員,須在完成職務後,將有關議員的資料删除。公署綜合以上因素,認為即使有關資料獲保留6個月,也並非不合理。

廣告

《私隱條例》保障資料第3原則規定,若無有關當事人同意,個人資料不得用於(包括披露)原本收集的目的以外的目的。黃繼兒指,政府或其他資料使用者,只可使用該等資料於有關立法會事務。

有關政府紀錄議員行蹤資料有否公開透明的私隱政策方面,公署指,《私隱條例》並沒有規定有關私隱政策須作出書面通知。

廣告

許智峯在信中最後問及,公署會否制訂實務守則或指引禁止政府監察議員,黃繼兒回應,公署已發出一系列守則及指引資料予政府部門及公私營機構,而公署作為一個獨立法定機構,會負責監管《私隱條例》的執行,以確保執法「公正、公平」。

黃繼兒在回應中又稱,任何人在當事人不同意或沒有合理懷疑下,以不公平或不合法途徑取得個人資料,都不能以私隱作「擋箭牌」去合法化那些資料的使用和披露,除非在《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下獲得豁免,例如防止或偵測罪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