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返我呼籲停用「赤納粹」比喻所引起嘅疑問

2019/10/3 — 23:39

9 月 29 日反極權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9 月 29 日反極權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我知道,呼籲停用「赤納粹」嘅講法,一定會引起爭議,不過我都照講,俾人插都咁話。

有人話我唔回應,話我走住嚟屌,我自己無呢個意思,不過有營養嘅討論,要啲時間消化同寫咁解。

我喺度希望可以再針對返回應我呼籲嘅意見,疑問,等大家明白我點解會咁講。

廣告

最後,我唔想重演「機場道歉」嘅爭議,你地睇完我點講之後,自己決定用唔用「赤納粹」。兄弟爬山,各有各做。屌人係唔駛本的,但係落手落腳做就唔係人人都做得到,如果睇完都覺得我係「維穩」,「五毛」,「左膠」,呢啲稱呼,我唔介意啃咗佢,你地屌得開心就可以。無所謂,我會喺德國呢邊繼續努力。

首先,我想講一下提出呼籲嘅成個來龍去脈。

廣告

六月,個運動仲係叫「反送中」嘅時候,我以為最多淨係食下花生,但嗰時我就已經有諗,到底我可以做啲咩,可以幫到手。

一開始,我係翻譯啲德文媒體咁大把,等香港人可以理解一下德國媒體點樣睇呢場喺香港發生嘅運動。之後,我喺機緣巧合嘅情況下,參與咗 G20 團隊三次登報嘅行動,第一次趕頭趕命,自己落咗 ViSdP 個名,之後嘅參與就越嚟越多。

我嘅職責係幫手做德國登報行動嘅聯絡人,聯絡報館,而因為 ViSdP 焗住出咗嗰名,所以就做咗少量有披露自己身份嘅 G20 團隊成員,咁反正我都黃咗囉,我就有接受德國傳媒嘅訪問,主要係想 redirect 返啲注意力,去啲我認為重要嘅議題度。因為呢幾次登報行動,所以我自己關注多咗德國媒體,同好多記者都有聯絡,開始想知道德國呢邊點討論呢個議題。

依家,我已經將成個 vision 放咗喺嚟緊嘅三年度。如果大家有跟開我寫嘅嘢,知道我嚟緊會搞一個e.V.,幫返呢邊香港人手先,亦都打算做一個行動上嘅轉型,不過呢個係後話,到時候我先同大家講。

尤其係最後一次嘅登報計劃,我花咗好多時間落去睇德國嘅報導,都叫對德國人睇呢場運動嘅睇法,有少少了解,亦都有同身邊嘅德國人,傳媒人有討論,大家都係得一個目的,就係希望可以用某啲方法,令到德國可以有所行動,向香港同內地施壓(點做我嚟緊會講)。

我一早就見到「赤納粹」呢個字,其實唔多妥當,本來都想講下自己睇法。余杰本《納粹中國》,我無睇過,到底佢點比較,我唔清楚。但呢個字喺香港流通,覺得唔會上到檯,我都認為無咩問題。

直到之前瑞士有報過一次「赤納粹」嘅比喻,雖然都係一句起兩句止,但之後就收到好多媒體人,德國人嘅「查詢」,想知道點解會有呢個比喻。佢地嘅疑惑,其實背後潛台詞就係:「台灣有學生玩過,內地有遊客玩過,估唔到連香港人都鐘意咁玩。」

你想我點答佢?

我唔係讀歷史,唔係讀政治,但如果你想知道,點解部分德國人會咁唔鐘意呢個比較,之前留言,有一個好好嘅比喻:「依家我見到有義士俾黑警射傷,我好傷心呀!直頭好似你上年老母生 cancer 死咗嘅時候咁傷心。#死老母咁傷心」

如果你係死老母嘅嗰位朋友,仲會唔會話:「你嘅比喻真係好精闢呀!我好清楚理解到你係有幾傷心!支持你!」唔會,正常人都唔會。正常人都 expect 對話入面,每個人都會尊重悲痛嘅過去,盡量唔會提起呢一段歷史。

用返同樣道理,你用呢個比喻都唔係話唔得,但係你要用落一個 context度:「上年你傷心到喊到爆,唉,依家我終於體會到你舊年失去親人嘅痛苦,希望你可以安慰下我啦。」我絕對唔反對香港人攞黑警「曱甴」論嚟講,唔反對網上面對比 Gestapo 同黑警嘅圖片,呢啲有 context,局部嘅比較,係做到大家想做嘅效果:話俾人知,香港警察,中共,有幾邪惡。

但係我嘅言論一出,好多人就認為:「佢叫人唔好用赤納粹,即係覺得中共唔夠邪惡,即係幫中共塗脂抹粉。」你要咁諗,我無辦法。我知道新疆維吾爾族,西藏發生緊咩事,中共七十年以來殘害過幾多中國人,我都算叫知道。呢度有一個觀點我想提出:技術上比較納粹德國所做成嘅死亡人數,同中共殘害過嘅人頭,係無意思的。納粹德國所引起嘅係世界大戰,係實實在在嘅戰爭,係一場涉及幾十個國家嘅浩劫,成個歐洲,幾多個人係經歷過納粹德國所帶嚟嘅毀滅,對於歐洲人嚟講,納粹嘅歷史,唔係一啲可以用嚟隨意比較嘅題目。我咁講,唔係話新疆維吾爾族所受到嘅逼害「唔夠慘」,但係有無必要用呢種我上面講,所謂嘅「死老母」比喻嚟講呢?局部嚟講,你都可以講話中共搞「集中營」,但係推「赤納粹」,直接俾「中共 = 納粹」呢個信息出嚟,唔係人人都 buy 㗎!

退後一步嚟講,就算你嘅比喻真係技術上十分吻合,但係,比喻精闢係無獎囉㗎。你硬係要比較,咪好似 gphone(黃之鋒)咁,話香港係新柏林,當其時 DDR 都係監控人民,高壓統治,但最後週一示威間接導致政權倒台,比喻貼切得嚟最後結果又夠正面,呢啲比較,唔會得罪到人,咪可以放心做囉。

「咁你都係怕得罪人啫!怕你就唔講,唔通啲藍絲同共狗話唔鐘意乜乜物物,你又唔講啦喎!」我怕唔怕得罪,最重要睇個人對我有嚟講有幾重要。深藍講咩,做咩,對於爭取我地嘅目標,完全無關痛癢,我唔怕得罪。得罪人可以,但係真係要睇下有咩回報。十月一《TAZ》登報,我同報館嘅廣告負責人聯絡,睇完我地寫嗰篇文,佢話:「你 ViSdP 個名寫得清楚啲喎,到時我買蛋糕去探你監,都可以搵到你呀嘛。」兩個負責寫文嘅德國人,都幾次提醒我,要小心啲講法。尤其係八三一太子站傷亡人數同自殺案件掛鉤,根本未有官方渠道確定,我自己諗過幾次,到底寫唔寫好,大佬我出 ViSdP 㗎,如果有啲咩喺德國嘅愛國同胞一個唔鐘意,話我散播不實言論,搵律師告我,我個名放得喺 ViSdP 後面,係我一個人啃㗎!但係我都要照講,係因為呢一個觀點,德國媒體真係無講,而我又覺得真係好重要,等啲德國嘅人道機構都可以關注八三一,Amnesty 已經出咗報告,其他機構可唔可以添食呢?我唔知,但我講咗先,話我言論不實的話,就不妨去查證一下。惹火嘅言論,我唔怕講,最怕係講完之後,倒自己米咋。

「有無問過德國人?德國人點睇赤納粹呢個字?我認識嘅德國人(老公,朋友等等),佢地都好讚成用呢個比喻!網上啲人都鬧認字特警係 Grammar Nazi 啦!」

我無可能代表曬所有德國人,呢樣嘢喺我之前寫嘅文入面,已經強調咗好多次。不過我照答:我有問過,人數唔少。而且當中係有人贊成用赤納粹嚟比較的。

咁點解你都要反對用呢個字?

因為,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嘅框架,有一套政治語言,如果要爭奪話語權,唔係話大聲就得,而係要用呢套政治語言嚟講說話。

睇返話唔介意講赤納粹嘅德國朋友,都係年紀比較輕嘅人,佢地同二戰近乎斷絕接觸(戰後第三代,最多聽下屋企爺爺嫲嫲講故仔嘅朋友),當然無咁敏感,對於香港中國嘅局勢又比較理解,所以都無咩所謂。但係依家政治體制入面嘅人,仲係戰後第二代,父母經歷過二戰,自己又有經歷過東西德,對於呢啲比較,自然敏感好多,唔識「政治語言」,都唔會入到個體制入面。媒體人就更加唔需要講,佢地講嘢就更加精準,清楚知道「政治語言」嘅重要性。你搵啲網絡上嘅例子俾我,有咩價值?

你見德國啲政客有陣時好似成日講廢話咁,支持香港,好似講得好悶,得三幅皮,你以為特登㗎咩?廚師煮飯,識煮嘅,調味料唔會落得多,好多時候都係三幾樣,係點樣配搭組合煮得好食,先係有功架嘅地方。講「自由」,「民主」,「人權」,「反極權」呢啲嘢,啲德國人先容易入口,之後先可以一步一步咁帶落去講。你依家一嚟就講「赤納粹」,呢個講法,真係成羹蝦醬咁撻落嚟,你就覺得好有鮮味,啲鬼佬聞到係覺得好腥㗎!

有朋友有疑問,但係問得高汁,我想喺度提提:佢見到好多德國人都有用納粹嚟做比喻,比如話用嚟講 AfD,而且有部分都有公開展示打咗交叉嘅 Hakenkreuz,咁唔係代表呢個比較無問題咩?

係,德國本土,都偶有納粹比較,但係左翼咁做,其實都會惹起反感。德國人左翼反 AfD,都係會扣 Rechtsextremismus 帽子,但其實分類上,佢地係 Rechtspopulismus。呢個係大路,放得上檯,用「政治語言」嘅鬧法。咁你話,Rechtsextremismus,其實就係納粹啦。係,但係前者係政治語言,後者唔係,真係嘢嘢都講納粹,係極左先會咁做,而且你講到要去到 NPD 呢啲政黨,喺一個有限嘅框架入面,用納粹嚟鞭佢先叫安全。

如果要德國政界聽到我地講嘢,就係要用呢套語言嚟講,你可能覺得好左膠,可能你覺得唔夠爆。你啱,係好左膠的。我仲記得上次 Bundestagswahl 玩 Wahl-O-Mat,有一條問題,問話學校應唔應該用 Holocaust 嚟做 Erinnerungskultur 嘅核心。我一個香港人,唔需要有咩歷史包袱,咁梗係話唔需要再講啦。不過呢個位連 AfD 都唔敢郁呀!佢地夠右啦掛,但係都唔敢反呢樣嘢。

你話我左膠,其實我唔係,不過事實擺在眼前:德國人係左膠。人地唔左,都唔會收難民,仲有香港人黃台仰李東昇,仲有劉霞艾神呀。成日話「共產黨最開心」,德國唔左膠橫行,唔肯收黃李,邊個最開心呀?我左膠?我不知幾想德國人膠多兩錢呀!

去到呢個位,又有人講「德國,歐盟做過啲咩?佢地都無撚用!搵美國仲好!」我絕對認同大家話「自己香港自己救」,唔可以假手於人。但係你叫「赤納粹」,喺香港又可以起到咩作用?有人話留言話,我地係表達自己感受,唔係要德國認同同情。咁你直接認你地自己圍爐打飛機咪算囉!如果我地香港人喺呢邊可以爭取到啲咩,一定係要落手落腳做,爭取媒體支持,改變返德國人對香港嘅認知,等政黨對香港支持增加(或者增加支持香港嘅政黨力量)。

咁講好遙遠,等我幫大家溫返書先:

EU Parl,有做 Resolution,雖然最後嘅結論係無約束力,不過起碼喺 EU 度落咗個定論先。最後係呼籲全部EU國家唔好賣武器俾香港警察呀……
動議呢個 Resolution 嘅 MEP,叫 Reinhard Bütikofer,德國人,Grüne。

Margarete Bause,德國 MP,Grüne。去咗慕尼黑支持香港人嘅集會。佢曾經想跟代表團去中國,但被拒入境。佢都有份逼德國政府披露中國國安喺德國嘅活動,話俾全世界知道,中國係有情報人員監視呢邊嘅香港活躍人士,要求德國政府遞解呢啲人出境。

Andreas Walter,科隆市長,Grüne。接見過香港人,討論過點樣可以幫香港人(例如話想過嚟旅行嘅義士),表明支持香港民主運動。

Gyde Jensen,MP,德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主席,FDP,做過聲明,表明支持香港示威者,並且提出,如果香港通過逃犯條例,必定要求德國修改同香港嘅引渡安排。

Christian Linder,MP,FDP 大粒佬。本來對中國有過美好想像,但係自從去咗香港見咗民主派嘅人,再返大陸畀人噴之後,就開行復仇 Turbo,FDP 旗下青年人政治組織搞過聲援香港集會,鬧過默姨姨點解唔親自接見 gphone,鬧過 Siemens 大佬 Kaeser 掛住做生意,連社會信用評級都唔理。

Heiko Maas,德國 AA Minister,SPD 底。見過 gphone,之後外交部真係開「吹風會」,SPD 之後都反擊。

當然,大佬係 CDU,呢個真係一座難移嘅大山,無奈 CDU 真係最大粒,入面個個人都食中共條水,點會肯翻檯。

你見到,淨係 Grüne 呢個左膠政黨,可以做到幾多嘢?

呢個表,唔夠長,我地呢邊嘅香港人,做得幾多得幾多。一時三刻,我地改變唔到啲咩,只能夠喺德國左膠框架入面,步步為營咁前進。但係你地有無諗過,做呢樣嘢係幾難,係幾需要深耕細作?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點解硬要講赤納粹,要冒呢個險呢?

大家可能習慣咗無民主嘅抗爭,但係喺德國,票唔係屌返嚟㗎。你唔做媒體,唔做德國民意,唔放香港呢個議題入去 Bundestag,點樣可以令德國「賀佢老母」呢?Bundestag 夠人頭,「支助」中共幾十億,係咪可以考慮收皮先?我啱啱呢邊先收到 E-Mail,有人想搵我分享一下,因為呢度附近有一個城堡,有中國買家準備買入,當地居民反對,但係唔知道點樣同人講佢地嘅擔憂。機場呀,公司呀,依家中國大手大手買,紅色資本流緊入嚟㗎啦,仲有華為 5G 呀,會唔會出個收購限制先?林鄭個仔嚟讀哲學,有無 Magnitsky 俾佢嘆下呀?全部嘢,都係要用套政治語言嚟慢慢講,等德國政治主流變成反共先有得做。

你地咪叫「赤納粹」囉,比喻精闢啦,一語道破中共邪惡面目啦……但係你破壞咗香港人喺德國大眾心目中嘅形象,turn off 咗德國人對香港人嘅美好想像。就係幫我地倒米,其他國家我唔敢講,德國一定係。

共產黨最開心?用多幾次赤納粹呢個比喻啦,邊個開心呀?
呢邊嘅香港人,花咗幾多時間搞登報,花咗幾多人力物力搞展覽,花咗幾多心機聯絡唔同嘅政治人物。依家我叫大家唔好用「赤納粹」比較,費事倒米,你地啲淨係識圍爐打飛機嘅契弟,就話我玩膠,維穩,話我係五毛?

如果我要批評的話,只能夠講,你地搵到個精闢獨到嘅比喻,圍爐打飛機,無話唔得,但係如果你地打到周圍都係,我踩到出句聲,你地諗一諗再屌,得唔得呢?我唔會話你地維穩,五毛,露底,但係你地真係唔好認為搵到個咩神來之筆,唔想你地用就要鬧,咁樣你地同啲盲毛有咩分別?鬧我嘅,我知道都係兄弟,但係各有各做,我話聲你知,諒解下我好唔好?

當然,打飛機打到上腦,都未叫做係主流。最後,我針對返大家嘅疑問,俾多少少個人見解。

加「反」,標誌上面打叉,會唔會就可以?
客觀上嚟講,一定會係好啲,但係爭議都係有。

德國人都有拍過電影,納粹點會完全唔講得?
無話唔講得,係睇你點講。所有藝術範疇嘅展示,都係例外。但係有例外唔代表呢個標誌同講法就無爭議。

咁我應該用咩字眼去形容中共?
大把。極權,法西斯,暴政,獨裁,乜都得,唔好玩納粹就可以。
攬炒巴就用「抗極權」取代「赤納粹」嚟做 rally 嘅主題。攬炒巴點解唔用,有佢原因,我相信佢睇得通透過我。我覺得唔需要特登搵一個字嚟比喻。希特拉,納粹惡行,contextual 嘅比較,無問題,但係唔好用一兩個單純而危險嘅字眼嚟套落去,否則又會做到「好似你死老母嗰時咁慘」嘅效果。

要講嘅係咁多,睇完都仲要用赤納粹,歡迎。大家都係各有各做,有人要倒米,我都係要繼續做,無辦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