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高志森導演轉載的文章

2019/7/3 — 18:18

高志森、《南德意志報》「反送中」廣告

高志森、《南德意志報》「反送中」廣告

高志森導演你好!

經朋友轉告,得悉高導演你於 Facebook 轉載了一篇由「北京前新華社的朋友」發來的文章,內容涉及港人在德國登報的事宜。本人讀後,希望能表達拙見,並作出澄清。

如有朋友未讀原文,請准我在此節錄:

廣告

「單看看他們由 25/6 眾籌,到成功在 27/6 及 28/6 在全世界各地多份報章頭版刊登他們的廣告,還翻譯成當地文字,廣告版面設計更不止一款,短短數日即能成事,便可知他們背後動員力的強大!

做慣海外宣傳的人,都明白一个環球廣告攻勢,即使只牽涉報章廣告,也必需事先周詳策劃,涉及大量討論、定稿、設計廣告、聯絡報章(還有時差的障礙)、裁剪廣告設計以適應不同報章的尺寸、對稿,和統籌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

這些完全外行的年輕人,如沒有洞悉國際有影響力媒體的高人教路,只靠自己搜尋, 怎可能像早已駕輕就熟,會一下子便知道德国要在很多人都聞所未聞的 Suddeutsche Zeitung* 刊登廣告?甚至精明到連比利時的報章也包括在內,以對歐盟產生影響力?

年輕人既 '無大台',如何賣廣告,用什麼字眼,出什麼訊息,文稿要多長,配什么圖片,設計用什麼顔色為主,本應衆説紛云。但他們的文宣組似乎很強勢,很有影響力,衆人也不見得要長時間討論,那 'STAND WITH HONG KONG AT G20' 的廣告設計便迅速出台,無人有異議。

而且訂廣告版位時間這麼倉卒,世界各大報章竟都可以依他們指定,為配合 G20 峰會舉行,在 27/6 了或 28/6 齊齊騰出頭版刊登廣告,過程真是離奇的順利,效率也是驚人!

我傾向相信,這是幕後黑手早有預謀,与年輕人自發行動有机結合的成功案例。」

廣告

可惜文章針對德國登報計劃,將眾籌登報義工,包括我在內,歸類成顏色革命的參與者,並認為我們受到幕後黑手的操控,本人認為文章內的指控極其嚴重,必須在此澄清。

本人於六月二十五日得悉港人的眾籌全球登報計劃,並收到數名網友來信,希望本人能夠提供幫助。本人有幸參與眾籌登報創舉,並有份決定選取 Süddeutsche Zeitung(* 註:文中寫法有誤,Sud 在德語解作「濃湯汁」)作刊登公開信的報章,可算是其中一個「洞悉國際有影響力媒體的高人」,展示出「幕後高人發功支持的痕跡」,能得到文章作者誇獎,本人深感榮幸。

晚生不才,來德九年,勤讀德語,未能成為「德國通」,但對德國仍略有了解,德語水平尚算足夠用作與報館負責人溝通聯絡。選取《南德報》「怎可能像早已駕輕就熟」?本人不妨講講。

本人居德多年,平日走過報攤,自然見到不同報章,晚生作為德語學習者,亦偶有讀報。《南德報》在德國享有 Leitmedium(領導性媒體)的盛名,是德國有識之士的報章首選,讀者人數亦名列前茅。如高導演不信,「只靠自己搜尋」亦可,以「德國 報紙 排名」為關鍵字,均可得到大量由內地網站所給予的德國報章排名,《南德報》都必定上榜,足證本人所言非虛。而歐盟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其總部位於比利時的事實,亦非「精明」人方可發現的秘密。

更何況身處海外的香港人,人數眾多,影響力實在不容忽視。尤其是年輕一代,對資訊科技的掌握,對自由民主的追求,和對香港這片土地的熱愛,可能已經超越高導演和你「北京前新華社的朋友」想像。短短數日能夠成就這一項看似不可能的創舉,靠的不是「高人」和「早有預謀的幕後黑手」,而是一班不眠不休,費心勞力,希望讓國際社會聽見我們聲音的香港人。

在此,晚生敢請高導演轉發朋友文章之前,可先求證作者的論點,是否合理,無謂成為傳播不實資訊的幫兇。

今次政府強推逃犯條例,激起大量反對聲音,特區政府亦決定暫緩立法。本人十分希望高導演明白身處香港的二百萬人和海外港人的擔憂 — 眾籌登報計劃,如果真有照文章所講,有所謂的「幕後黑手」的話,那麼「幕後黑手」就是懼怕從此失去自由的每一個香港人!

已與德國有機結合的石賈墨ㅤ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