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冇用」和「鳩做」— 以六四遊行往中聯辦為例

2017/6/29 — 11:53

「冇用」和「鳩做」,是不同派系都用來互相指責的說法。最常見於批評「和理非」:「冇用」、「鳩做」、「行禮如儀」、「念力抗共」、「二十年嚟毫無寸進」。

這種樂於攻訐對方「冇用」,「行唔通」的思維,正正令我們各方都失去動力。

用結果判斷成敗,無論六四七一,傘運抗命,通通失敗。

廣告

然而當大家都只肯順時勢,看成功率有多大才肯跟風,結果只會令所有事情都難以起步。

傘運正是學生與佔中各方,不斷蘊釀、嘗試、付出、實踐,才終於累積到臨界點,爆發出新開始。

廣告

再以六四晚會後的自發遊行為例。若今年才首次參加,只會見過程一片順利,無驚無險,警察只是口頭警告,幾無衝突可言。

是否「鳩做」、「行禮如儀」呢?其實不然。

不過幾年前,警察在崇光已經封路,在銅鑼灣已經要衝。因為少數人敢於不懈抗爭好些年,警察怕煩,終於放棄,如今大家才能暢行無阻。

很多抗爭看似沒用,但背後累積了信任和經驗,亦盡力制衡住政權。付出未必會白費,終有一日見桑榆,不過長在其他地方,其他日子。

草率冒進,固然不妥。行動當然要考慮門檻、代價、效益、影響,亦不宜太過重覆。但亦要敢於創新,敢於嘗試,嘗試不一定帶來改變,但不嘗試就連機會也枉然。

在集會遊行的路上,我們都很清楚,不會爭取到什麼,究竟多一個人有何分別?這是嚴肅的問題,也許留在家中看一本書更有意思。

也許明天突現權鬥,中共霎時倒台;又或者中共倒台之日,我已成骨灰數十年。我們的努力,的確可能與未來毫無關係,世上大把人是白死的。

人間就似一條河流,無數涓滴奔蕩,我們都是其一。沒人知道河流的終點,可能是民主,可能是獨立,也可能未到大海已經蒸發。所有水滴都想左右河流的方向,結果可能很殘酷,很多水滴一生都是徒勞。

然而終究需要你們,河流才可繼續流動。就像六四去中聯辦的遊行,沒有任何結果,沒有什麼改變,但唯有身體力行,敢於實踐,我們才有機會走到終點。

我們都可能毫無意義,但我們都必不可少。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