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新移民·新選民2:誰「溝淡」誰?〉:在恐懼「溝淡」之前提問

2015/11/22 — 14:05

勞工子弟學校國慶升五星旗活動 (圖片來源:勞工子弟學校網頁)

勞工子弟學校國慶升五星旗活動 (圖片來源:勞工子弟學校網頁)

最近,立場新聞連載〈新移民·新選民〉系列,意在探討內地新移民的政治影響,回應民主派及市民對中共疑以人口輸出鞏固其對港管治的憂慮。

〈新移民·新選民2:誰「溝淡」誰?〉中,作者先比較各區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得票率和到來港7至10年新移民人口,指兩者之間在統計學上沒有關係,並以此作為引子,提出三點內地移民不一定支持建制派的原因,包括中聯辦的不干預、受本土社教化影響,及對新移民政治冷感的推想。最後筆鋒一轉,作者強調,港人仍要小心中共的強大和勢力「溝淡」危機始終未除。

廣告

我嘗試歸納,這文章最後希望回應的問題是:到底內地移民是否會改變香港本來的政治力量光譜,加強中共對香港的政治影響?大問題之下的小問題,〈新2〉暫時集中討論內地移民會否改變區議會選舉生態,讓建制派得票更多。

所謂的「改變」、所謂的「溝淡」,必然指向一個至少暫時凝固的狀態,牽涉「本來」作為被改變、被溝淡的對象。當我們問內地移民會否「溝淡」港人政治影響,港人的政治取態就成了「本來」。故此,要處理〈新2〉的討論,我們至少要回答三個問題:一、本地出生者的在區議會選舉的政治取態是怎樣?二、內地移民在區議會選舉的政治取態是怎樣?三、兩者有分歧嗎?

廣告

可惜的是,〈新2〉作者並沒有好好梳理討論過程。他似乎已經假定港人有一致的政治取態,並傾向民主派,避過了問題一,直接跳到問題二。他開始分析數據,看各區新移民多寡和建制派得票率的關聯。我無從得知作者分析數據的方法,不便評論。亦誠如作者所言,素來政府統計數據不乏黑洞,加上選民投票資料和選舉公平可能有關,我們無法比較登記選民中本地出生者和內地移民的投票選擇,較理想的做法已經是,以各區居港7至10年新移民人口(居港滿七年能排除部分不符合基本登記選民資格的內地移民)和建制派得票率作指標。不過,單從這分析,我們斷不能得出任何結論,舒解「溝淡」疑惑,因為這分析始終沒有處理疑惑裡隱含之對比群組的政治取態,我們繼續不了問題三。我們只能概括,各區居7至10年新移民數目和該區建制派得票率不一定有關,僅此而已。

若要處理對比群組的政治取態,在有限的統計數據下,我會比較同一區內地移民增加前後的區議會選舉各政黨得票率。我需要處理的問題是假設性的,就是我想知道:如果2015年11月22日區議會選舉只有本地出生者,建制派的得票率是多少?又,如果2015年11月22日區議會選舉加上內地移民,建制派的得票率是多少?奈何我能接觸的現實就只有一個面相──本地出生者和內地移民同時存在──那自己的假設性情境得自己造,我會以同一區內地移民比例隨時間的改變,和選舉結果比較。為什麼是同一區?因為可以排除地域差異對選舉影響,不過得注意,這做法不能排除的因素仍然很多,例如經濟好壞、該區有沒有「鉛水」,這些還是會影響分析結果。

〈新2〉作者沒有正視港人政治取態在他提問中的角色,在拋出新移民數目和建制派得票率數據之後,繼續自說自話,提供新移民沒有帶來「溝淡」恐懼的二三原因,這是思路上的斷裂。後行文一篇,理性地破除「溝淡」迷思,收筆時卻忽然感性地勾勒中共「溝淡」恐懼未除,是另一斷裂。

但怎的也好,〈新2〉帶出了對「溝淡」恐懼的討論。這是個開始。在「溝淡」恐懼之前,林立許許多多的小問題。至少,除了政治取態,討論還能延伸到政治參與的其他面向,例如力量──內地移民能否影響選舉結果?他們的影響除了通過直接投票,還有什麼機制?除了區議會以外,內地移民有什麼政治角色?而且,內地移民不是鐵板一塊,他們之中有專才、基層、男人、婦女,而且背景迥異,移民時間不一,社會網絡不同,政治取態和力量自然參差。內地移民裡,誰更保守?誰更會抱擁民主自由?會隨年月推移改變嗎?如何改變?勝過恐懼首先要了解恐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