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望那兩年:學民思潮的故事,就是一個時代的故事

2016/3/21 — 1:57

學民思潮多位前成員及現任成員,左起林朗彥、作者張秀賢、黃莉莉、黎汶洛及周庭。(本文圖片全由作者提供)

學民思潮多位前成員及現任成員,左起林朗彥、作者張秀賢、黃莉莉、黎汶洛及周庭。(本文圖片全由作者提供)

這篇文不想說甚麼大事件,反正大家都可以從報章或媒體的報道得知。我想趁今天,說多點自己在學民的經歷和故事。如果大家想從中食點花生,可能看完這篇文章也會失望,不過我也請各位看過這篇文章,再行定斷。

其實一開始就有人搞錯了一些事,以為我有份創辦學民思潮。正確來說,我是2012年1月左右加入的,應該是第2代學民,Derek、William資歷比我老得多。當初加入學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加入,組織廿多人,但熱誠和意志超級高,我想這就是吸引我加入的原因。

廣告

當時反國教苦無出路,公眾關注不多,而學民則在社會不見經傳,存在度低,舉辦一個呼籲選委投白票的記者會,只有一個記者出席,對運動和組織而言都是歷史低潮。但在那時,我覺得是我人生參與社運的日子中最快樂的時候。到教育局示威,十多人參加,連地點也搞錯了,去了胡忠大廈;2012年5月搞個遊行,二百多人參加,本身走完一段由銅鑼灣到政總的路,還要再行一段由立法會走到中聯辦的路,那時真的很天真很傻。

廣告

誤打誤撞的一次訪問,捧紅了黃之鋒,亦令國教科開始受關注,我一直都覺得這是因為上天眷顧一班有心的同學所賜的運氣。成員慢慢增加,規模也逐漸大過來,學民可以設立地區的分組,也有一些音樂組、文宣組等興趣型小組,甚至有高登管理組,一切的事情在當時確實有點不可思議,但最終真的做了。在那段日子之中,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變了人事部「主管」和內務人。

十區街站的時期,基本上我是不用落區管地區組的,最後因為一些緣故協助九新西組的運作。後來,也接手了更多的行政工作,在臨時執委的選舉之中又得到最高票,我覺得比起外界的肯定,內部成員對自己的肯定是更重要的一件事。後來,反國教事件的發展,我也不用多說了。反而最值得提的一點,是我當時跟學民成員就佔領政總一事鬧得面紅耳赤。我在當時考慮到最多的,是擔心行動會引起公眾反彈,以及行動風險的問題,最終投票之下,贊成行動的多於反對,所以只好尊重組織決定。當然,後來的發展證實我是多慮的,但現在要我選擇,我也是會投下反對票的。

反國教完結的10月集會之中,我那天其實是很不舒服,因為有腸胃炎,早上就要到中學母校的陸運會,那天很累很累。但那天晚上,看到不少學民的戰友,在當時我一時感觸掉淚,因為我感覺到將來即使學民繼續運作,也可能未必再有這種「齊人」的感覺。

在2012年底的討論之中,我贊成學民應該要處理政制的問題,一來政制問題是香港眾多問題之中最重要的一個,二就是學民應該要介入政制問題,只有民主選舉才會杜絕國教死灰復燃的可能。「倒梁」和「爭普選」,就是成了學民後來的主線。

2013年年初的討論之中,學民討論推動政改運動,就在此討論方案的問題。我當時不覺意,就提出了公民提名的概念,最後經不同成員的討論,就成了學民方案,「搶閘」當時最早的政改方案。坦白說,提出公民提名本身就是思考方案可帶來運動的可能性,最終的評估認為公民提名是最易理解,而且最易引發社會運動的一個概念。沒有學民這個地方,這些瘋狂和「不切實際」的方案根本不能提出,而沒有學民對公民提名,我們只會跌入提名委員會分組如何如何這些鳥籠討論之中,永遠無法突破既有框架。

我在2013年12月離開學民,坦白說,我當時離開是有點不快,因為我慢慢跟學民的某些理念無法磨合。而最終的我,選擇參選學生會,而離開了做了接近兩年的學民。在學民的尾段時間,我脾氣有點怪,應該是受到情緒病的影響,很難集中工作,而且脾氣真的變得有點暴躁。在這裡,我想跟當時的學民朋友道歉,你們當時包容我不少。我到了差不多痊癒的時候,回想了那段日子,在想如果當時我坦白地說清楚我遇上的問題,過程會否會不一樣。

我在學民的日子入面,有很多事處理不好,特別在於三個地方。一就是內部的人事問題,如果我可以早點介入的話,想必不是如當初的發展;二就是沒有推動一些內部訓練,令內面的成員可以接觸到不同的論述,充實對時政的理解和充補不足的地方;三就是個人在處理不同事務上有點粗疏,有時要其他人「執手尾」。在此,我又向老戰友們道歉。

雖說之後大家在不同組織之中,我對學民的做法很多都不甚認同,但我對學民這個地方卻是充滿感情。很多報章會認為,我當初離開學民是因為與學民成員,尤其是黃之鋒等不和,但實情並不如此。我跟黃之鋒等當然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但絕對不是因為這才離開學民,更多的是因為自己要尋覓其他地方,繼續實踐自己的想法和理念。君子分手,不出惡言,即使是今天學民暫停運作,我也絕不會公開地說出半句惡言。

在學民入面,認識了不同的戰友,到今天仍是我的好朋友、戰友,有些更成了我莊員、下莊、下下莊等。在這,特別要多謝黃之鋒當年的知遇之恩,以及Ivan、參謀、Heidi、黃莉莉、周庭、William、Derek等舊戰友處處的指導和包容。(我不在此一一鳴謝了)沒有學民思潮,就沒有今天的張秀賢。這是我一生都會銘記於心的事。學民的一段經歷,在我心中必定是最重要的經歷。學民停止運作,但它的故事,就是一個時代的故事。

感謝這個地方給我的一切。

學民思潮及各位戰友,珍重。江湖再見。

最後想送兩首歌給各位,應該是我整天複雜心情的寫照。

《告別校園時》

「一天一天的我在期待放學
一轉眼卻要告別校園
一張一張的快樂同學笑臉
粉筆似的消失不再遇見

終於終於不懂得老師所講
祇知道 此刻想多聽一遍
終於終於不需要再管積分
祇恐怕 更多的考試未見

這校園 這班房 這走廊 這禮堂
告別時 是我心的家鄉
到未來 那一方 人飄泊 路茫茫
仍然在這裡找到一點點光

OOh... 曾同遇上
今孤身走遠方 誰願這樣
OOh... 昂然踏上
雖分開走遠方 明晨能共創 OOh...

這校園 這班房 這走廊 這禮堂
告別時 是我心的家鄉
到未來 那一方 人飄泊 路茫茫
仍然在這裡找到一點點光

OOh... 曾同遇上
今孤身走遠方 誰願這樣
OOh... 昂然踏上
雖分開走遠方 明晨能共創

OOh... 曾同遇上
今孤身走遠方 誰願這樣
OOh... 昂然踏上
雖分開走遠方 明晨能共創」

《那一天我們會飛》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鼓起這勇氣 跨出這距離 
差一點我們也會飛

你笑容 早應已逝去 
當初的沖天志 有沒有踐踏碎 
是哪些 不能言傳的夢 
才令我 闖蕩在未知裡 
就算知 歲月已經歸不去 
仍邁步前往 向大世界出去

仍然要相信 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 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 我替你朝浪濤吶喊 
聽聽有沒有被迴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為何要相信 這裡會有希望 
在最後 盼我會像拍翼鳥悠晃 
擁抱著微風 沿途在看 
哪裡 會發現曙光

向前行 攜手行 趁青春要奮進 
不可辜負眼前好時光 
向前行 由今天 承諾我目標 
為世界美好多一點 付出所有

仍然要相信 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 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 我替你朝浪濤吶喊 
聽聽有沒有被迴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仍然要相信 願意相信 (向前行 攜手行 趁青春要奮進) 
仍然要寄望 唯有初衷 (不可辜負眼前好時光) 
我未忘 (向前行 由今天 承諾我目標) 
(為世界美好多一點 付出所有) 」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