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歸二十年 香港人之日常失望

2017/7/3 — 20:07

資料圖片,維港傍的商廈掛上慶回歸燈飾

資料圖片,維港傍的商廈掛上慶回歸燈飾

【文:不妙花生】

香港主權移交,好聽點的官方名稱叫回歸,難聽點的民間說法叫淪陷。此巨大落差,反映了部份港人的無奈和失望。何以無奈?因為自知命運難以改寫而唯有逆來順受。這種感覺最早可追溯至八十年代,時人屬意維持殖民管治或獨立,英方最終卻莫視意願,為國家利益將香港雙手奉上。三十年過去,移交後港人的無奈感,亦隨著合理訴求被當權者一再無視的實況而積壓。

失望,卻在廿年間發生。即使此前內地發生了眾多大事,善忘的港人仍對新政權抱有希望。一來內地經濟漸有小成,背靠中國有利香港發展;二來中英簽定聯合聲明,確保本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所以就算對移交前大派定心丸的中方有所懷疑,港人亦仍相信聲明之約束力,中英均有責任保證其被貫徹執行,而全世界亦會密切注視;三來中方曾許下一國兩制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之莊嚴承諾,透過基本法劃定港區自治之範圍,並承接民主化進程,在法例中訂明全體立法會議員及行政長官將最終達至普選產生的目標,所以港人理應享有更好的政治待遇;四來一國兩制又同時作為處理台灣問題之示範,只有保障其在港施行「不走樣不變型」,台灣人民才會信服,並最終達致和平統一的「雙贏?」局面。

廣告

而正因有上述種種合理期望,久經時日而未能滿足才會形成強烈失望。論經濟,縱然有所增長,但大部份港人均未能受益,甚至身受其害。當堅尼系數屢創身高,貧富差距日益擴大時,政府雖有推行扶貧措施,但成效不彰。至於人工,亦追不上物價通漲,標準工時未有落實,撤銷強積金對沖更成為一場鬧劇,打工仔遑論要分享經濟成果,連基本權益亦得不到保障。而面對樓價攀升,政府雖連番出手,長遠卻未能遏止升勢,港人連置業安居的基本需求亦難以達成。

講聲明,就更加是胡塗帳。殖民地時代縱有內容爭議,至少中英雙方仍承認聲明之效力。而主權移交後發生的大小事情,均令港人憂慮,並多次促請英方履行簽訂國的監督責任,惜未獲積極回覆。及至2014年中方被指為令外部勢力不再干預內部事務,邀請英方簽訂另一聯合聲明宣告「按照“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維護和促進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繁榮與穩定符合雙方利益」,引起國際關注。同年12月,中方即藉駐英大使放風「聲明已失效」試探水溫,而風聲亦於昨日(2017/6/30)由中方官員所引證。縱使英方即時反駁,表明聲明仍然生效,並已在聯合國註冊及具法律約束力,會密切監督聲明之履行情況,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可以預期的是,除了一如既往派員視察,表示關注及作出讉責,審時度勢下英方難再有作為。

廣告

談承諾,則是一詞各表。所謂「高度」自治,原來遠比部份港人所想像的矮。移交後多次釋法,令基本法保障之司法獨立性受損,立法會宣誓風波,更予人霸王硬上弓之感。而「其他事務」的自行處理權亦遭蠶食,書店事件、富商被擄、故宮建館、國民教育以至高鐵一地兩檢等爭議,都說明內地勢力無孔不入。近日中方開始對行政管治權動手,決意要細化規範化,港人無置喙餘地。至於普選,亦未符合國際標準及港人期望,選舉權及被選舉權遭肆意剝削,選舉門檻則被不合理地提高,真假普選之爭議不絕,「831框架」在未有廣泛諮詢及尊重港人意願下「一槌定音」,最終促使人民走上街頭,雨傘運動由是觸發。

最後淺述台灣問題,三四十年前鄧伯爺的想法,似乎已被新領導班子束之高閣。兩岸在實力此消彼長及美國於世界擔當之領導地位逐漸消亡下,政治均勢已再難維持,而天秤更是加速向中方傾斜。所以即使今日內地仍期盼「和平統一」,但「武力統一」的想法亦已透過學者及官報滲出。換句話說,既然中港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基本概念有嚴重認知差異而無法修補,「一國兩制」已走樣變型得難以挽救而失去作為示範單位的意義,同時間台灣問題又不再側重此般方法解決,那麼內地本質上已無任何重大誘因遵守曾經許下的莊嚴承諾。

有說,今日香港仍脫離不了殖民地身份,只是宗主國有所不同。此番說話究竟能否準確描寫當前的政治實況,還需仔細考量。但可以肯定的是,港人心態在兩個時期截然不同,英治時期港人受外人管治,淪為二等公民雖不情願,亦得接受,而伴隨經濟增長分享成果及管治模式趨向懷柔,港人部份訴求被滿足,當然樂於接受命運安排,並作為殖民地一員為地方以至宗主國之發展作出貢獻。

主權移交後,情況相反,「港人治港」即自己人管自己人,管治者與人民身份無分高低,所以大眾對管治之訴求有所增長,並期望能參與其中。可惜實質上高度自治卻難以維繫,各種權被港人以外的「內部勢力」多番撼動而出現缺口,香港出現兩支管治團隊的說法甚囂塵上,而相關駐港機構亦從不避嫌。如廝境況,叫港人如何接受?而伴隨經濟發展未能分享成果及中央措施趨向高壓,港人訴求多未被滿足,自不然產生對抗命運的想法,在體制內外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少部份人更不惜押上自己前程,走上爭取獨立的無盡苦途/不歸路。

如此說來,主權移交被稱為淪陷,雖然過於誇張但亦有其一定道理。今日之遭遇,雖遠優於日治時期,各種意義上卻較殖民地時期遜色。但港人總不能只懷緬及理想化昔日時光而陷入絕望停滯不前,縱使前途晦暗,亦應奮力前行。天助自助者,港人斷不能只倚賴不甚可靠及有助紂為虐前科的前宗主國爭取訴求,亦無需對美國以及其他列強寄予厚望,畢竟國與國之間,從來沒有道義,只有利益;真正的生路,只能靠自己闖出。

願天佑我城。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