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頭冷看這一場「政治抽水陰謀秀」!

2017/9/15 — 13:10

作者指,建制派和官方人士對大學生口誅筆伐的所謂「僭越了道德底線」只是虛招,旨在打壓年輕人「港獨」言論空間。     (圖為2017年七一遊行有人舉起香港獨立的標語)

作者指,建制派和官方人士對大學生口誅筆伐的所謂「僭越了道德底線」只是虛招,旨在打壓年輕人「港獨」言論空間。 (圖為2017年七一遊行有人舉起香港獨立的標語)

日前離港外遊兩週,期間雅興驟然略減,倒不是因為這邊廂山窮水惡或景凋物殘,卻是由於網絡上傳來遠方香港那邊廂烽煙四起,叫人不勝唏噓。

生命無疑寶貴,失去生命總會惹人傷感,不管是遭逢意外的離世,還是刻意預謀的被殺害,抑或自我了斷的輕生。 尤其這是一個年輕人的自殺悲劇,哪管是大廈管理員的女兒還是居高位官員的兒子,筆者同樣會感到惋惜。 事實上如果自殺的是出租車司機的親兒而並非教育局副局長的愛子,這則新聞只會是傳媒一日的哄動頭條,頂多延伸為年輕人抑鬱病的一項討論議題,有待相關部門或專業人士跟進而已。 可是,大學校園驀地貼起一張被視為對死者和死者母親「冷血」和「涼薄」的一句標語,隨即引起軒然大波,不斷洶湧翻騰,席捲全港。  本來只是一宗不幸的悲劇,有人「小題大做」,更多人「借題發揮」,根本就是把問題焦點有意模糊化,甚至扭曲起來,事情始末還沒有充分了解便已被炒作得火紅紅熱哄哄。 簡單來說,筆者以為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政治抽水陰謀秀」。

「抽水」本來只是「撿便宜」之意,如果只求口舌便給的快感,戲謔調侃一番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可是,如今帶有「政治陰謀」的惡毒伎倆則貽害不淺。 說真的,這麼一場「政治抽水陰謀秀」儼如一面照妖鏡,反映出群魔亂舞,眾鬼狂跳!  官場中人當然如是,為保「政治正確」便借勢惡言譴責年輕人;大學校長和學者,以至中小學校長也如是,只圖與「港獨學生」劃清界線便失去應有的理智和基本分析能力;政客惡棍更如是,從中取巧而肆意打擊本土自主意識的泛民人士,向主子邀功造勢;梁振英餘孽更加如是,趁機挑撥離間,製造年齡層的階級矛盾,繼續撕裂社會。 說到底,建制派和官方人士對年輕大學生口誅筆伐的所謂「僭越了道德底線」只不過是虛幌一招,旨在打壓年輕人有關「港獨」言論的自由空間。    

廣告

基於人道精神,對於任何一位喪子之痛的母親表達慰問絕對是應有之義,但是也必須恰如其分和適可而止。 可是,在左派文宣的猛烈攻訐和政治形勢的強勁壓力下,一些泛民人士也失了方寸,被牽動和誤導,將問題關鍵轉移到個別學生的偏激態度和乖離言行,陷入泥漿式的爭辯和糾纏,反而輕忽了年輕人生命教育和情緒輔導等更重要和逼切的議題。 那些「有識之士」在尚未查究清楚整件事始作俑者和詳情之前便輕率的立下偏頗結論,實在令筆者料想不到香港社會如今竟然淪落到如此膚淺和愚昧的地步!

筆者毫不諱言表明並不認同「港獨」的政治理念,可是如今「港獨」已成為一些年輕人趨慕的思潮,必有其背景、成因和發展過程。 筆者認為,從教育觀點而言,任何觀念的闡述都必須在自由空間內透過開放式討論和鑽研才能夠釐清和理順,而禁忌式打壓和宣傳式洗腦同樣絕不可取;就算在政治操作層面來說,如果有必要正本清源,解決問題,也必須予以適當疏導,絕對不能以強悍和無理的手段加以制抑。

廣告

一件年輕人輕生的遺憾事件竟然觸發了如此一場「政治抽水陰謀秀」,掀起台上台下一陣哄鬧之餘,在掩映中露出了暗藏的刀光劍影,實在令筆者握腕慨歎不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