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一句黑社會

2019/8/17 — 21:54

作者圖片

作者圖片

穿制服的警察已經變成一個符號,暴露於空氣中不能過久,否則會與環境產生化學作用.

傍晚六時許,旺角警署外,數百示威者站在西洋菜南街集結.與他們遙遙相對的警署門外樓梯級,密集地站了約一百名警員,有些人穿便服,掛着肚腩,拿着圓盾.二樓陽台上,有女警用質素極差,回音極大的擴音器大喊:「你們已經參與非法集結,用鐳射筆的人請停止這是襲警行為......」

最奇異的是,雙方中間,隔着一條太子道西,巴士小巴仍在行走.示威者初期也沒有溢出馬路.坐在車上的乘客滿臉驚訝舉手機拍攝.

廣告

從警署門外的警員造型,已經知道,真正處理這批示威者的,將會是從馬路四方八面趕來的防暴警察.警署外的警員,舉起圓盾,護着自己的頭,畢竟到了七時,部份示威者按捺不住,開始向警員扔雜物.

晚上七時,像一個魔幻時份,天開始黑,大家的行為就放開了.示威者開始設置簡單路障,阻截了太子道西的交通.而防暴警察亦從內街及彌敦道佈防.

廣告

值得留意是,以往防暴警離開警車後,會移動設置防線.但若被包抄,有機會沒法回到警車.在上周六尖沙嘴警署曾外曾有一幕,百名警員在市民包圍下,全隊人要「倒後行」足五百米退回警署.

今日佈防之不同,在於百名防暴警察是坐警車來,下車他們是於警車前設防線.而當防線推進,十輛警車以慢駛方式密封防線之後.於是,防暴警隨時可上車離開,也不怕「後面畀人搞」.

傍晚7時15分,近百名防暴警察在彌敦道夾太子道西開始向南推進,6分鐘之後他們抵達亞皆老街的匯豐銀行.示威者往內街逃走,憑肉眼在彌敦道已幾近看不到黑衣人.

防暴警察在這個十字路口稍歇,站在行人路的幾百名市民開始起哄,不斷喊:「黑社會!黑社會!」值得留意是,同時間,防暴警已經轉身登上尾隨的警車,警車的車門已關上.

「黑社會!黑社會!」市民是站在行人路上喊.沒有人射鐳射筆,沒有人扔物.這幾秒,按捺得住,就可以收隊.

而他們沒有.幾秒之後,警車車門開了,防暴警下車,橫排於馬路上,列陣.市民喉頭發出一吓「嗚~」的聲音,有點意外,有點焦慮,有點:「你就是忍不住吧」的意思.

7點25分,防暴警差再次推進,步覆急速,十五分鐘經過了山東街、登打士街、咸美頓街、碧街、窩打老道.碧街的油麻地地鐵站入口,一批黑衣人衝進地鐵站,防暴警沒有尾隨.

但周六晚的旺角,大批遊客市民聚集,商鋪裡的職員和食客,透過玻璃看傻了眼,有人表現興奮,有人厭惡,有店鋪急急拉閘,也有人帶着小孩經過.

防暴警在內街,遇上了有人高空扔垃圾筒,有警察舉槍.

彌敦道的防暴警則在窩打老道停止移動,登上警車離開.圍觀的市民又再次喊:「黑社會!」

三十多歲,自稱荃灣街坊的一對姐妹,就是喊「黑社會!」的其中二人.她們表示今晚在旺角行街,遇到防暴警,感覺不滿.姐姐Christina說,「原本我對反送中無意見,最初也覺得警察打份工也很慘,但過了元朗七二一之後,對警察執法的雙重標準很不滿.他們打年輕人很重手,但對黑社會就很鬆手.」

妹妹Vicky則說,她們住荃灣,父母常擔心她們夜晚回家的安危.「荃灣也發生過黑幫打人,但警察執法令我們失望.」她們說,甚少參加這兩個月遊行,但看到警察的表現,忍不住喝倒采.

警員之間流傳一種說法,「示威者換了衫,扮街坊攻擊警察」.太多次,我們記者看到的是,原本對警察沒有意見的街坊或市民,因為警員在社區的表現,而在地立即變成了對警察不滿的人.一個又一個社區,被轉化了.一個又一個示威者,是如此被煉成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