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我們的悲傷都一樣

2019/8/14 — 17:2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仍然心存希望的香港人】

面對著當權者的冷淡與無情,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

幾個月前,我還是一個典型上班族。政治冷感,專注於家庭和事業。我愛香港這個家,但同時我和很多人一樣,相信香港會保持一如既往的安穩,政治看似與我無關。然後,反送中喚醒了我對政治議題的關注,6.12 和大家一起團結上街,那時候我還在想:既然連我也「覺醒」了,香港有希望了,應該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然而,又有誰料得到我們的當權者竟然原來是如此冷酷無情?風波一浪接一浪,7.21, 8.5,8.11,昨天的機場風波……支撐著我和大家一起走的,漸漸不只是政治,更多的是關乎道德底線、人權和公義。

廣告

正如很多評論所說,當權者明顯正在使用「拖」字訣,一方面把警方當作磨心去面對民憤;另一方面大打輿論戰,企圖製造示威者是暴徒、破壞社會安寧的印象,嘗試藉此挽回部分民心。而也許昨天機場示威者暴打疑似公安的內地人和內媒記者,當權者會以為正是一個挽回民心的轉捩點,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本來我也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如此「過火」的行為,應該會令不少「中立派」和和理非卻步把?以我自己為例,某程度上我是一些前線激烈抗爭者口中的「道德 X」(有道德潔癖的人),「左膠」等等。對我來說, 有一些道德底線是不能夠跨越;對我來說,正正因為我覺得當權者的暴力如此不堪可恥,我更加認為我們不能夠以暴易暴:既然我們爭取的是抗暴,假如我們卻使用私暴,這就等於擊垮自己抗暴的立足之地。如果我在現場,我應該會是幫忙阻止的一份子。

廣告

可是,昨晚看著有些失控的示威者包圍那個內地人,甚至暴打他、阻礙救援,我沒有太大的反感,原本應該會有的反感,被滿滿的悲傷完完全全地蓋過了。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情緒,他們憤怒、怒火及仇恨。這漫長的兩個月我們每一個人所經歷的全部種種悲痛、絕望和憤怒,仿佛透過他們展現成熾烈的、活生生的怒火。我仍然不能夠認同以暴易暴,我仍然不能夠認為他們的做法是對的,但是連這個「道德潔癖」的我,都無法覺得他們是當權者口中的「暴徒」、「恐怖分子」。當場的外國記者 Richard Scortford 今天較早前於其 Facebook 憶述,即使那一刻他們的怒火是如此缺堤,當他保選擇保護那個內地人時,示威者並沒有因此把憤怒也發洩在他身上,打在他身上的拳腳並不算太強烈。他們知道為何 Richard 會站出來,也許他們都明白不應該使用私暴,奈何怒火缺堤,無法收拾。我們的立場不一樣,但因為我們的悲傷都一樣,所以我明白。

筆者沒有辦法做一些民調、訪問、調查等等。我無法證明有多少跟我心情相似的人。筆者也不怎麼有頭腦,沒有會讓大家眼前一亮奇謀。也許我的感想甚至是有些天真。但是,我深深的相信香港人面對這個危急關頭,即使大家想法和做法有所不同,只要我們看到不停煽動仇恨、不停賊喊捉賊的當權者,我們的決心絕對不會輕易被平息得了。因為我們的悲傷都一樣。

2019 年 8 月 14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