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POKEMON GO,家母決定投朱凱迪

2016/9/2 — 11:41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雨傘運動期間,我家人每天在家裡接收CCTVB等傳媒的報導;與他們相近圈子當然也差不多;結果當然就破壞了家庭和諧,每次見面也是鬧交收場!

我家住屯門,就是因為窮才會搬進屯門,交通費超高,所以生活的社區就只有屯門;近年,屯門受水貨客影響,基本上屯門市廣場已不宜香港人活動;我家人不太消費,所以也少了到屯門市廣場;也因此生活大部份時間就是居住的社區。

屯門距離幾個佔領區太遠,所以接受的資訊,對上一代來說就是通過傳媒,CCTVB報什麼,也很自然會受影響。看到電視的畫面,他們很易會聯想到六七暴動,會擔心實屬正常。

廣告

可是,每次見面,我也受不住口,結果就是鬧交收場;久而久之,我們食飯也沒多兩句。

我當選傑青,上台致辭,適逢垃圾筒局長頒獎(頂!),我在台上忍不住口,用了二十分鐘插垃圾筒局長;家母看著這個場景,由高興個仔獲獎到擔心個仔被秋後算賬,沒辦法,接收的CCTVB劇集都是告訴大家:窮不與富鬥。

廣告

直至POKEMON GO的出現,我們出奇到建立了一個共同話題。

作為一位專業編劇,當然要對身邊每一件事也要產生好奇,POKEMON 雖然並不是我的童年回憶,但POKEMON GO所帶來前所未有的經驗、體驗,我自然不會放過接觸的機會。面對新事物,我當然不會把POKEMON GO視為邪教,也不會把焦點放上有可能發生的意外上,因為食飯都可以有意外,一件事多人參與,就自然會有千百萬種可能出現。

玩POKEMON GO最大貢獻就是「上街」!不「上街」是不會玩得好。正因為「上街」二字,加上傳媒廣泛報導,而且街上的確人頭湧湧;我就SEND了一個WHATSAPP到家庭群組,叫大家快快一起玩,最先響應我的就是家母。

家母玩了一個月了。這一個月,家人遠離了CCTVB,多了上街。他們走到屯門市鎮公園捉精靈,也搭輕鐵去到天水園天秀公園繼續捉精靈;我問他們為何會識,是與區內的青少年教他們,坐輕鐵就是為了孵蛋。家母現在已去到level 21,我只比表示驚訝。

寫下這段文字,並非推介POKEMON GO;最想分享的是令家人明白,我們要從生活中打開更多不同話題。事實上,我家人在吳明欽離開前,一直投他一票;過去,他們也是從電視接收資訊,八九年春夏之間,他們也沒有離開過電視。

那為什麼POKEMON GO會令家母決定在立法會選舉投朱凱迪一票?

首先,就是因為家母玩POKEMON GO要需要上街,上街又要接觸人,並遠離CCTVB;而在家母捉精靈的路途上,遇上朱凱迪的BANNER,要知道每張朱凱迪的BANNER也是由義工特制,張張不同,這令家母產生好奇,因而與我打開了對話,我就把朱凱迪的所作所為告訴她,也告訴家母,朱凱迪有客串演出我編劇及監製的<N+N>。原來我一直沒有好好把<1+1>及<N+N>的創作意念告訴過家母,我告訴家母<N+N>就是因為菜園村事件,引發發展與保育的對話;也告訴家母菜園村在多年努力後,終正式入住菜園新村,而朱凱迪這些年來與菜園村村民風雨同路。

這些都令家母很好奇,但未足以令她決定投朱凱迪一票。原來一個人「上街」多了,就會上得更多;我提議她可以找不同的助選團傾計,保皇黨的收錢義工當然以為家母年長而易騙,只是不斷講號碼洗腦;朱凱迪獲得家母一票,是因為有義工與家母傾了半小時計,這種願意聆聽的態度,自然發展成為一種對話。家母與義工的傾談自然提到<N+N>、<1+1>,正因為義工有看過,所以傾得更投契。這一票是緣份,也是因為吸引力法質,朱凱迪的真心,讓他擁有一班真心的義工,也讓家母在多年後,再次投票。

土地正義!富貴求心足!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