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家令人民不安全問題」較「國家安全問題」更嚴峻和更重要!

2018/4/17 — 11:51

2012年6月30日,解放軍駐港部隊於石崗基地接受時任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檢閱。(資料圖片)

2012年6月30日,解放軍駐港部隊於石崗基地接受時任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檢閱。(資料圖片)

報載昨天(15/4)香港首次舉行「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內地黨官和特區政府高官分別發言,借狠批「港獨」而強調「國家安全問題」的重要和立法的必要(註),看來就如不少論政人士指出如此聲勢姿態只是借題發揮,旨在為「二十三條立法」的政治任務發放訊息和製造社會效應。

對於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所說「香港是唯一未就維護國家安全立法的地區」,筆者倒是深感慶幸,與有榮焉,認為值得繼續延續那極具「一國兩制」特色的政策!  反觀特首表示香港人對國家安全觀念薄弱,宣傳教育不足和政府有責任立法等說法,筆者認為只是港官必須按「政治正確」原則行事的套話式回應而已,不足為怪,也無謂深責。 況且筆者相信,在絕大多數香港人眼中,相對於所謂「國家安全問題」,「國家令人民不安全問題」更為嚴重,內地和本港官員應該心裡有數,只是難以宣諸於口罷!

仔細說來,「國家安全問題」涉及國家面對的「外患內憂」危機。 可是如今習氏帝國經濟資源和軍事力量在世界上無疑名列前茅,明顯可以震懾週邊國家,而且冷戰時代已過,習氏帝國在當前國際外交平台上已有足夠國力牽制西方各國,因為說到底政治上的角力畢竟論實力的對比,講平衡的取捨,所以怎樣也說不上有甚麼解決不了的「外患」問題。 如果說及「內憂」,習氏帝國承襲共產黨多年專制操控的豐富經驗,黨媒官媒已佔領所有輿論陣地,一黨獨大的絕對威權下,甚麼反對者和異見者的聲音早已消減甚或磨滅。 而且,維穩的國家安全隊伍龐大,包括管治系統內的國安、公安、民警和網絡警察,以及系統外的城管、保安、市井流氓和街坊大媽等,早就編織成一張覆天蓋地的網羅,監控著全國城鎮鄉村大街小巷每個角落,就算有所謂甚麼「內憂」,根本不足為患成禍!

廣告

再者,如今在習氏帝國治下,國法已淪為國家機器肆意打壓人民的工具性條文,動轍便以尋釁滋事、煽動搗亂、顛覆政權,甚至透露國家機密等罪名,把所有不馴服和不順從的人「繩之於法」。  況且,司法系統必須按黨國指示與執法部門充分合作,行政拘留、勞動改造、關押待檢和刑判收監等手段,完全配合當局的政策和需要,異見人士和反動份子已被整頓得並無多少存活空間。 事實上,遠的不必說,近年來內地維權抗爭人士不斷受到封殺逼害,劉曉波遺孀劉霞女士至今仍受到嚴密監控而被剝奪行動自由;2015年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的王全璋律師至今仍下落不明,最近家屬尋親行動亦受到諸多無理的粗暴的阻撓。

平情而論,法不立則無法可依,但是中共建國以來,黨國無法無天的惡行劣跡罄竹難書。 當年和尚打傘的毛魔頭視法為無物,為所欲為的奪權殺人;如今鬼頭判官的習大帝以立法修法執法奉為尚方寶劍,用法律枷鎖拉人封艇。 毛魔頭踐踏法律而草芥人命,習大帝則高舉國法而斬殺奪命,同樣殘暴惡毒,只不過前者本性就是草莽梟雄之徒,後者懂得「與時並進」的塗脂抹粉,裝扮得看似文明一點。 無論怎樣,中國人民至今仍然只能唯黨意是從,做安身立命的順民,或者滿足於物慾的愚民,否則就算有白紙黑字的國法保護罩,還是絕無安全可言!

廣告

香港人當然認識到內地人民的安全其實並沒有得到保障。 「國家安全問題」根本不成「問題」,更不是「問題」,反之,「國家令人民不安全問題」才是最嚴峻和最重要,必須解決的問題。 可是,筆者可以肯定說:中國共產黨哪裡會願意認真解決呢?!

 

註:詳見《立場新聞》(15/4/2018)和《蘋果日報》(16/4/2018)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