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家尊嚴?國恥?

2019/5/27 — 15:08

圖片素材來源:陸頌雄facebook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陸頌雄facebook片段截圖

逃犯條例、難民庇護、歐盟照會,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給。看來全世界都不明白條例,唯一例外是政府高層的三幾位。

更加令人不明不白的是立法會議員陸某,日前率眾往德國領事館抗議其對兩位社運人士庇護,誘發一場悲喜劇。

網上已有不少文章調侃該議員的英文。此處不是落井下石,而是討論如何可以將事情處理得好一點。

廣告

先看片:

廣告

片中所見,議員先說話,但不是起碼的禮儀言語,然後才後知後覺伸手,領事館職員被動握手。整個不到一分鐘的過程,只有單方面發言,無意溝通,職員接過抗議信後掉頭就走。

當然,議員的發言,每一句(如果可以說是完整一句的話)都有英文文法的錯誤。查一查維基百科,駭然有以下關於議員的一段描述:「香港專業進修學校修讀社會工作高級文憑,之後再進一步修讀香港公開大學社會科學課程,但英語水平極差。」

維基很少用「水平極差」此類字眼,既然用了此字眼,可見議員的英語水平確實有點那個。不過,已經說了,本文不是針對議員的英文(因為語言天份部分是與生俱來,不應怪自己)。

維基資料也顯示,議員的學歷不高,沒有學位,功能界別無競爭下(零票)當選。當然,擔任議員並無學歷要求,社會大學已是很好的經驗。然而香港貴為國際城市,視野理應廣闊。是故多年前上頭大力鼓勵建制議員爭取較高學歷(因對比一般泛民議員的學歷他們實在不像樣),因而出現一些議員(特別是零票當選的) 擁有根本不存在/頒授學位時仍未存在的大學,或野雞無認受性大學學位,甚至博士學位,貽笑大方。

回到議員率眾往領事館抗議一事,其實計劃得不好,或者可以說,根本沒有計劃。給人的印象是在鏡頭前做秀便算,志在交差。但正正是在鏡頭前暴露了丑態,有辱「國」體。鏡頭中與他一起的有不少人,所以我的問題是:既然「英語水平極差」,為何議員仍要說英語?英語不是自己母語,當然也不是德國人的母語。議員為何不說廣東話,並採用即時翻譯?蛇齋餅糭之外,建制派總能夠找到資源聘請翻譯員吧?又,既然橫豎有人在旁搖旗吶喊,為何不多帶一名翻譯?

更加好的,是說普通話。這樣做,更能彰顯國體,宣泄民族情懷。

或曰,議員自知英語不濟,仍堅持說蹩腳英語,目的是對全人類宣示自己不受「外部勢力」影響,是根正苗紅、百分百愛國愛黨之士。如此曲線愛國,背後的民族大義,在下實在沒能想像。

人家為社運人士提供庇護,背後是源於發動生靈塗炭的戰爭及屠殺六百萬猶太人,對全人類的認錯及懺悔,及對人權和自由的尊重。再看看自己,背後的歷次政治運動令數倍於二戰死亡人數的自己人(沒錯,自己人)失去性命,沒感懺悔之餘,還加緊纂改歷史,以圖洗白罪行。對比之下,議員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憑何說人家的不是?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