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師的跳躍邏輯

2016/6/3 — 9:22

【文:李德成(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國師的邏輯異於常人,早已中外馳名,今又有一例。話說今年六四遊行中,有樹仁社工系學生參與,而因為早前有樹仁編委會以龜公鴇母形容支聯會,所以樹仁學生的參加特別矚目,有報章加以引述。國師對有樹仁學生參與遊行,當然不快,於是發出竭斯底里的吶喊,指他們的參與是因為飯碗,國師指社工是靠新移民搵食的一群人。言下之意,是指沒有新移民,社工要失業,而沒有支聯會,就沒有新移民,因此社工要支持六四遊行。

對於前一個沒有,筆者所知不多,但也可以想象社工不會只服務新移民,據去年的一編報導,綜援個案中的年長人士佔58.9%,這些人中絶大部份不是新移民。而單親的有11.7%,失業的有7.4%,低收入的有3.0%,就算再大胆的估計,當中一半涉及新移民,也只是10%左右。社工學生就值得為這10%的飯碗而被國師咒罵嗎?

廣告

而第二個沒有就顯示出國師的無理取鬧。新移民的有或無,和支聯會的存在完全沒有關係。支聯會從來沒有公權力去決定新移民的政策。支聯會的存在,並不能保證繼續有新移民,剷除了支聯會,也不會令新移民絶跡。因此說社工系學生參加六四遊行是為了飯碗,只能有兩個可能,一是社工學生蠢,一是國師蠢,愚見以為後者可能性更大。

國師的跳躍邏輯,當然是數不勝數,其中大者,就是城邦建國,至於如何在共產黨的強權下建國,從來不見其方略,總的來說,就只是等待支爆。但今年國師有一個大前步,就是在等待支爆前,竟然再提出一個前無古人的策略,就是競選立法會議席。至於為何他當選了會令到香港城邦建國,又是木宰羊了,但起碼國師的建國大綱不用再交白卷了。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