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歌法》與「變相立法權」

2017/11/20 — 12:09

吾友周顯近日再談《國歌法》,提到其真正的立法目的,「不過是成立先例,讓國內法律可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而且專挑完全沒有殺傷力的《國歌法》來作『第一次試跳』,好讓法例容易通過」,並指出「如香港不能通過廿三條,它便會藉著『附件三』走進來」。

周顯的文章主要論點,鄙人是十分贊同的。早在兩年多前,大陸制訂新的《國安法》時,已提到大陸利用《基本法》第 18 (3) 條,將大陸《國安法》,以及《刑法》當中涉及國家安全的條文,直接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內。今次《國歌法》立法後引入香港,則是完美示範了《基本法》十八條的妙用,它日廿三條再次立法失敗的話,便可照辦煮碗,將大陸《國安法》引入香港。

不過,有一個事實必須指出,今次利用《基本法》第 18 (3) 條的規定,將《國歌法》引入香港,不算是「先例」。在此之前的 1997 年 7 月 1 日、 1998 年 11 月 4 日和 2005 年 10 月 27 日,人大常委已曾利用《基本法》第 18 (3) 條,分別將屬於全國性法律的《國旗法》、《領事特權與豁免條例》、《國徽法》、《領海及毗連區法》、《香港特區駐軍法》、《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及《外國中央銀行財產司法強制措施豁免法》引入香港,並刪走了本來的《中央人民政府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

若是要說到「先例」的話,今次《國歌法》的特別之處,在於按照《基本法》第 2 條,香港特區本來享有高度自治權,包括行政、立法、司法和終審權,現在人大常委則能利用《基本法》第 18 (3) 條這個機制,搞一些專門針對香港的「全國性法律」出來,然後引入香港,變相為香港特區立法。

廣告

有人或者會質疑,在《國歌法》之前,大陸已有《國旗法》和《國徽法》,現在只是大陸在填補法律上的漏洞,怎算是專門針對香港呢?問題又回來了,《國旗法》和《國徽法》是 90 年代訂立的,為何會隔了這麼多年才搞《國歌法》呢?大陸是怎樣發現「侮辱國歌」是一個「法律漏洞」呢?全中國除了香港出現過噓國歌事件外,又有哪個地方的人噓過國歌呢?

由此可見,《國歌法》擺明是針對港人噓國歌的情況而立,而香港照道理上不能越俎代庖,制定一條禁止人們噓國歌的本地法例,大陸才會用上十八條的大絕,搞一條《國歌法》,然後塞給香港,澳門也不過是搭單的。相比引入大陸《國安法》,利用十八條僭建出來的「變相立法權」,可能才是真正衝擊香港的高度自治權。

廣告

說到這裡,有人或者又會執拗,指出今次大陸引入《國歌法》之後,香港還要經過本地立法實施,這不正正是反映香港的高度自治不?說到這裡必須指出兩點:

(一)根據《基本法》第 18 (2) 條:「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早前湯家驊跑出來強調,《國歌法》其實可以透過「公布」而非「立法」實施,可以說是另一種測試水溫的投石問路。

(二)現時《國歌法》必須透過本地立法實施的主因,在於第 15 條的罰則跟香港特區不太一致,例如香港沒有「行政拘留」這回事,「拘留 15 日」必須採取法律適應化,可能要分為簡易程序和公訴程序處理。

問題是,大陸若要針對香港特區而立法,例如制訂一條《中國政治組織捐獻法 (香港特區專章) 》,倒是可以找一些懂得普通法立法的專家,依照香港現行的法律規格,制訂一堆不用在香港再改動,只需交給立法會,等建制派舉手通過的條文啊?

是故,泛民現時還在拿什麼執法細節做文章,執拗電視播國歌需否肅立這些小事,真是使人火大。明明殺到埋身,還在談不盡 positive duties 會否被抓的的無聊話題。只能說,泛民中人根本沒認真研究《基本法》,從來不知《基本法》十八條為何是大絕,更不知今次《國歌法》立法的厲害或可怕之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