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歌法 — 言論自由的禁區

2018/5/8 — 23:23

【文:任平生】

政府要立國歌法,以維護國家標誌的尊嚴。但甚麼是國家的標誌呢?國旗、國歌,還有甚麼呢?

1967年5月新蒲崗大有街香港人造花廠發生勞資糾紛,後來引發暴動。6月9日晚上,大批警察搜查左派經營的觀塘銀都戲院,其間拘捕和毆打多人,又撕去戲院內的大字報和打碎了毛主席的塑像。6月10日,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梁威林用電報向港督戴麟趾提出抗議。電文指出港英警察毒打戲院職員的惡行,跟著說:「尤其嚴重的是,港英警察和特務竟敢把毛主席塑像打碎,並且撕毀宣傳毛澤東思想的大字報和圖片。這是對中國人民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嚴重侮辱,這是極端嚴重的政治挑釁。我港九愛國同胞和中國人民對港英當局這種殘暴的行徑和瘋狂的挑釁,是絕對不能容忍的。」。6月13日,外交部就6月8、9兩日的事向英國和香港提出嚴重警告,同樣指責港英政府打人的野蠻行為,導致至少兩人慘遭打死,重傷了幾十人,又說:「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香港英國當局在對九龍銀都戲院的一次事先策劃的襲擊中,竟然喪心病狂地打碎了我們最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塑像,撕毀了宣傳毛澤東的圖片和大字報。這是對七億中國人民的嚴重的政治挑釁。我們向英國政府提出最嚴重最強烈的抗議。」。

廣告

從上述的事件來看,毛主席的塑像、圖片和大字報都是國家的標誌,損毀這些國家標誌都是罪大惡極,比起打死兩人重傷幾十人還要嚴重。其實打死兩人,重傷幾十人已經值得判死刑,那麼比殺人更嚴重的打碎毛主席塑像又應該怎判才對呢?是否要英女皇來填命呢?

當國家變成神聖的膜拜對象時,就會出現各種政治禁區。即使香港現在有關尊重國家標誌的法例不多,但現實上越來越多的國家標誌都漸漸或已經變成政治禁區,誤闖這些禁區就會受到不利的對待。例如基本法,它是國家莊嚴法律的標誌,燃燒或撕毀基本法便是不愛國家,不尊重國家的表現,這種行為可以變成否決人參選的理由。共產黨管治中國,共產黨自然就是國家的標誌,不尊重共產黨就是不尊重中國,所以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就是反對國家的行為,就可能不附合參選和做議員的資格。領導人本人、領導人的相片、領導人的說話、國家的政策、中國憲法等等都可以成為國家的標誌,反對領導人、批評國家政策、侮辱共產黨、撕毀中國憲法等等都是不尊重國家的表現。因此,尊重國家標誌就可變成限制和控制人民的手法。國歌法就是為各種政治禁區提供合法地位的一步,也會令言論自由進一步收窄。

廣告

人人應當尊重國家,尊重國旗國歌和各種國家標誌。但表達愛國,為何一定要以莊嚴肅穆的態度來對待國歌國旗呢?親切不可以嗎?外國人表達愛國可以以國旗設計時裝,可以改編國歌成爵士樂和拉丁,用來娛樂和表演,但國歌法就連人民表達愛國的形式和情緒都要控制,不是太過份嗎?還有,政府要人愛戴,政府得首先尊重人民,因為人民納稅給政府,供養政府,人民是政府的衣食父母,政府應當心存感恩服務人民,尊重人民的言論自由和各種人權。只有在被受尊重下,人民才會自自然然尊重和愛護政府。尊重必須由心而發,不能靠法律來強迫人尊重。國歌法要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基本上都沒有錯,然而這都屬於國民修養問題,不應由法律來負責。而且當定立了法例,違法者就會受到某種懲罰,但懲罰無法證明可達到增強公民的國家觀念,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卻肯定限制了言論自由。正如香港有《國旗及國徽條例》和《區旗及區徽條例》,但不見得提高市民對政府的認同有任何幫助,因為政府沒有尊重市民。同理,制定國歌法絕對無助改善市民對政府的認同。

過往確實發生過噓國歌、燒基本法等情況,這些情況正好反映市民對政府不滿達到嚴重的程度,但政府沒有正視多年來對民意的漠視,反而轉移視線,把示威者上綱上線,指責他們不愛國。但批評政府並非不愛國,監察政府是市民的權利,批評政府是盡公民責任的表現。人有病發燒,是病徵,不是病源。社會有病也有病徵,市民的呼聲就是病徵,不是病源,把病徵當病源,壓制人的呼聲只會令問題惡化,製造更大的反抗。沒有病徵的病比有病徵的病更可怕,因為到了發覺有病的時候就已經很遲,政府壓止反抗的言論就是消滅病徵,令政府失去反映社會問題的訊號,使政府處於更大的危機之中。因此,政府必須檢討自己背離民意的政策,而不是定立國歌法,規限人表達愛國的形式。

根據基本法,全國性的法律,除了有關國防和外交,其他法律就不適用於香港,所以不應立國歌法。而且,國歌法一立,令人擔心的是,還有很多的國家標誌,保障國家標誌受尊重的法例會一條一條的加進來,市民的言論自由就會漸漸消失。事實上,政府越來越政治掛帥,偏離公正和法治,不檢控虛報假學歷、出言恐嚇、隱瞞利益衝突的建制派人士,只要是愛國便可以為所欲為,但對批評政府的人就多方打壓,處處限制,所以政府很難說服市民政府會客觀和公正地執行國歌法。制定國歌法就是進一步強化政治意識形態,這樣下去,終會有人命的價值不如一尊領導人的塑像。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