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泰淪為白色恐怖罪魁禍首ㅤ是壯士斷臂,抑或自甘墮落?

2019/10/22 — 16:48

2019 年 8 月 28 日,國泰工會反白色恐怖集會(職工盟圖片)

2019 年 8 月 28 日,國泰工會反白色恐怖集會(職工盟圖片)

【文:陳昭偉】

反送中運動的生命力強勁,真的做到遍地開花。除了不同地區的街坊、市民都投身其中,各行各業搞的聯署、集會,甚至參與罷工,亦是警察濫暴也鞭長莫及的重要原因。即使如此,小器的方丈仍然是絞盡腦汁,動用各種手段,意圖防民之口。窮得只剩下錢的大國,一貫財大氣粗地出動經濟武器,務求以打爛打工仔女飯碗作為威脅,令香港人噤聲。航空界因此成為白色恐怖的重災區。

政治掛帥自打嘴巴

廣告

本港旗艦航空公司國泰的主席史樂山 8 月 8 日才在記者會上強調,公司不會干涉旗下員工的政治觀點,這番話還言猶在耳,國泰航空的立場卻在幾日之內出現 180 度大轉變。

中國民航局 8 月 9 日向國泰航空發出「重大航空安全風險警示」,聲稱該公司人員參與「暴力衝擊」、被控暴動罪卻未被停飛,嚴重威脅航空安全,也指稱人員涉及「惡意洩露航班旅客信息」,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增加了香港至內地的輸入性航空安全風險」,要求國泰航空停止曾參與和支持非法遊行示威、有過激行為的人員飛中國航線,並向審查機構報送所有飛往中國和飛越中國領空機組人員的身分訊息,「未經審核通過,不予接收該航班」。

廣告

員工的專業、高效,一直是國泰和港龍兩間航空公司賴以成功的關鍵因素。相信那間股權爭議不絕、管理混亂和幾乎每天都爆出有飛機零件從高空掉下的大陸資本航空公司,才會令乘客更擔心航空安全罷?!

中共和特區政府一直以放下政治爭議,專心發展經濟為藉口,企圖令香港人變得麻木;如今卻政治掛帥,要求商業機構宣示政治效忠,實在是自打嘴巴。

高層掛冠墮落之濫觴

在港澳辦全力開動統戰機器後,一眾大財團開始歸隊,紛紛發出言不由衷的聲明。

國泰航空亦在 8 月 13 日發表聲明,指公司對近期香港發生的暴力和破壞活動深表憂慮,支持特區政府、行政長官和警方「止暴制亂」、恢復法律秩序。8 月 16 日,國泰公布,何杲(Rupert Hogg)辭任國泰航空行政總裁,盧家培辭任顧客及商務總裁,為國泰的清算行動鳴鑼開道。

8 月 21 日,在港龍任職空中服務員達 17 年的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Rebecca),被資方以言入罪,無理解僱。工會至今已得知有超過三十名民航業的員工遭解僱。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在解僱 Rebecca 的會面期間,管理層拿著三張 A4 紙,都是 Rebecca 在其臉書(facebook)個人帳戶中的帖子。第一張是慶祝同事生日,照片有數張寫上 Happy Birthday 的 memo 紙,截圖中卻沒有英文字眼,被認為是「連儂牆」;第二張則談及為出發往中國感到憂慮;第三張則表示為兩名國泰高層辭職感到不快。管理層只問了一句:「請問呢個 facebook account 係咪你㗎;」並在 Rebecca 直認不諱後就立即表示:「我而家要即刻將你解僱。」還要直認:「我唔能夠話你知個原因。」

Rebecca 表示:「不少同事已有被『炒』嘅心理準備,擔心唔知幾時會接到公司電話。」對公司的行徑,Rebecca 表示憤慨和失望:「員工參與合法嘅示威遊行受限,個人社交媒體亦遭監視,(公司)漸成極權嘅幫兇,(逼同事)自由與飯碗,只能二擇其一。」

Rebecca 被解僱後,不甘屈服於白色恐怖,換個身位,獲會員於 9 月 6 日舉行的特別會員大會通過委任她出任工會總幹事,繼續為同事及會員的權益打拼。面對這個人生的重大變化,Rebecca 抱著樂觀的態度支持自己,同時勉勵他人:「或許你改變不了世界,但不要讓世界改變你。」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警察集會,政府默許。
其他公務員集會,政府表明追究。

警察誤打途人,政府沒有譴責,警察亦未有道歉。
示威者擾亂公眾秩序,政府強烈譴責。

警察圍毆示威者,政府視若無睹。
示威者圍毆警察,政府強烈譴責。

撐警人士把多面國旗棄於垃圾桶內,政府沒有譴責。
示威者把一面國旗丟入海中,政府說挑戰中央權威。

白衣人手持手棍在警察身邊走過,沒事發生。
黑衣市民在示威地點路過,警員指他有伸縮長矛。

白衣暴徒被捕,可以保釋,亦未被正式起訴。
示威人士被捕,不准保釋,短時間內被送上法庭。

這種種選擇性的譴責/執法合理嗎?

這首詞在網上廣泛流傳,皆因道盡了市民對政府和警隊的憤恨。政權的雙重標準相信在不少企業 — 尤其是盲撐政府的 — 都很普遍。國泰集團旗下的港龍航空,其行政總裁丘應樺在其臉書轉貼了一個帶有強烈政治立場而且甚為偏頗的帖子(見以下截圖)。罵人為「曱甴」,在一些歐洲國家可能已構成「仇恨言論」,即基於根據屬性 — 例如性別,人種,宗教,族群,殘疾或性取向等 — 而攻擊、貶抑、威嚇,或煽動一些針對個別族群而作出暴力及偏見的言:論。這些言論並非只是說說而已,而是會構成實際傷害的暴力行為。

國泰港龍行政總裁丘應樺在其臉書轉貼了稱呼抗爭者為「曱甴」的帖

堂堂公司高層,竟然有失斯文轉發這種仇恨言論,難道又不會令國泰的形象及聲譽嚴重受損?或許,西安市政協委員的「州官」身份,為丘應樺提供了免死金牌?前行政總裁何杲及一眾被秋後算帳的國泰和港龍員工之離職,與丘應樺此等斯文敗類的留職,完美地示範了何謂劣幣驅逐良幣。國泰的企業形象和經營前景將會如何,相信大家心裡有數,再大灑金錢大賣廣告,恐怕都是返魂乏術。

凝聚和鞏固對抗暴政的力量

資深傳媒人區家麟介紹我們讀耶魯大學教授 Timothy Snyder 的《論暴政》,當中總結了一些歷史教訓和我們應採取的舉措,簡單介紹幾點如下:

  • 捍衛及參與和自己有關連的組織,例如專業團體、工會、立案法團
  • 克服獨立特行產生的不安,在重要時刻站出來
  • 謹記和堅守專業道德
  • 連繫不同背景和立場的人,親身接觸那些本來不是朋友的人
  • 捐獻公民社會團體
  • 向國際友人學習

知多啲:何謂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White Terror)一詞起源於法國大革命時期,保皇黨當時進行大規模鎮壓、槍殺革命黨與革命份:子的恐怖統治時期稱之為「白色恐怖」。另一說則是法國第三共和國政府軍與巴黎公社政權對抗時,公社以紅色為代表色;政府軍以白色為代表色。法國政府軍以鎮壓行動懲治公社,是為「白色恐怖」。

白色恐怖一詞後來演化為泛指政府對不同政見人士進行政治打壓,例如透過政治檢控,甚至綁架、暗殺、:種族清洗、清黨等行為,在社會營造出恐怖和不安的氣氛,企圖令反對派及一般普羅民眾噤聲。

在企業/機構層面,專制式管理文化則造成職場上的白色恐佈。有研究甚至顯示企業/機構層面的白色恐怖:與職場欺凌之間存在互為因果的關係。

 

職工盟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