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社會如何回應政權侵犯學術自由

2015/10/12 — 18:06

1933 年5月,學生響應納粹號召,於大學附近廣場燒了逾兩萬本「納粹禁書」。戰後,德國的多家大學,百廢待興,經過多年才能回復原貌。 ( 圖片來源: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

1933 年5月,學生響應納粹號召,於大學附近廣場燒了逾兩萬本「納粹禁書」。戰後,德國的多家大學,百廢待興,經過多年才能回復原貌。 ( 圖片來源: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

【文:徐嘉穎】

大學容易受政權干預,令學術自由受損。現時,核心國際人權公約間接保障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除此以外,還有甚麼公認標準可依循?

廣告

利馬宣言訂明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1988年9月,公民團體「世界大學服務社」(World University Service)邀請著名人權法學者Manfred Nowak草擬《學術自由和高等學府自主宣言》(《利馬宣言》),並於該團體大會通過,甚具參考價值。宣言前言指出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乃實現教育權的基本,並訂明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定義(第1條)。它亦提到大學面向眾生,肩負改革社會,以令人人享有人權的責任,並指「高等教育機構應批判對其社會所發生的政治迫害及侵犯人權情況」(第15條)。[1]

廣告

歐洲大學憲章為尺,民間監察維權

同樣是1988年9月,歐洲各大學趁其最古老大學—意大利波隆那大學(the University of Bologna)慶祝900年校慶時,聯署《歐洲大學憲章》,矢志維護學術自由和大學自主。[2] 憲章訂明學術自由與大學自主乃大學良好管治和使命的基石,並重申大學既具歐洲人文傳統,亦促進全球知識發展。2006年歐洲理事會大會《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建議亦引述《歐洲大學憲章》,重申學術自由涵蓋「表達自由、行動自由、資訊自由、研究自由及不受限制傳達知識和真理」(段4.1),並為歐洲人權法庭援引。

《歐洲大學憲章》的民間監察平台於2000年成立,透過調查、實地考察及出版報告等監察各地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情況,以影響輿論,並以討論會及出版刊物等發展論述。至今全球已有802所大學聯署,其中有4所中國大學。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議

1997年11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制訂《有關高等教育教學人員地位的建議》,[3] 具體訂明保障院校自主與學術自由,包括院校自主與職責、學者權利與責任、聘任條件、職業保障及紀律處分等。譬如學術自由保障大學教職員有自由「教學、討論、研究、傳播和發表研究成果、就所在院校或其制度自由表達意見、免受院校審查、自由參與專業和代表性學術組織」,亦「有權不受歧視或不必擔心政權或其他打壓而履行職務」(第27條)。學者如其他人般享有公民、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包括「就政府政策及影響大學的政策自由表達意見,以促進社會改變,並不應因此受罰」(第26條)。建議亦提到教科文組織秘書長會撰寫全球大學學術自由和尊重大學教職員人權情況的報告。

學術自由,自覺守護

寫到這裡,想起某年仲夏,路過柏林洪堡大學書攤,友人告訴我焚書事件。1933年5月,學生響應納粹號召,於大學附近廣場燒了逾兩萬本「納粹禁書」。二戰後德國分裂,大學處於東德,共產意識形態凌駕思想自由,本為諾貝爾獎得主搖籃的洪堡大學,50年代以後也寥寥可數。可見學術自由並非必然,有賴師生以至整個社會自覺守護。

今日學者,明日我們

昔日柏林燒書的廣場,地面有塊玻璃,可直望地下的空書架,並配以Heinrich Heine 詩句「這只是一場前戲,燒書的地方,最終也將燒人」警惕後人。同樣,政權打壓學者,旨在重掌話語權,界定何謂真理,逼使人人順從。覆巢之下無完卵,今日學者出不了聲,恐怕明日我們不能出聲。

 

 

註釋

[1] The Lima Declaration on Academic Freedom and Autonomy of Institutions of Higher Education, 1988.

[2] The Magna Charta Universitatum, 1988. http://www.magna-charta.org/

[3] UNESCO. 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Status of Higher-Education Teaching Personnel, 1997.

參考資料

Scholars at risk Network. “Academic Freedom Workshops: Advocacy Curricul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