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際關係學者與「創勢者」

2016/4/25 — 15:2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國際關係大師沈旭暉今天說社會撕裂,大家都輸,覺得香港已處於與國際接軌的盡頭,是時候think out of the box,要把握青春離港發展了。

視乎你怎樣看,if you are thinking inside of the box seriously,有人卻會認為今天香港才是有云「公民外交」的開端。

說國際關係的學術領域自己當然完全是門外漢,就不說太多。不過自己參與民間本土研究多年,雖終日被前輩後輩游說快點衝出香港這個城市出國讀書發展,我反而看到今天一種扎根社會的香港研究未來仍然有龐大的發展空間。跳出一種象牙塔的視野,我卻可預視若能持續推動有關土地研究及發展論述主張,未來十年必有收成,於中港、教育、文化、城市、農業、政治、社福、勞工、人口等各種研究領域同樣適用。如何認真從現世開始做起一個有在地視野的critical mass,而非抱怨當下之不足,是個致命的關鍵。

廣告

這亦涉及一個今天有關「自決」的課題。自決不純粹是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的利己主義(egolism),而是一種集體個人(collective individual)的創造計劃,在一種特定的政治時間與空間構想我們的政治主體及實現全面平等的行動計劃。故此自己選擇離開香港發展,對政治悶局受夠了的心境,稱不上自決命運。能夠凝聚一種共同的政治意志(political will),與及甘願為這種願景全力實踐及製造條件,才是自決的基本原理,而創造集體個人亦可容納多樣的身分形態,不必狹隘簡化。

抱有自決意識的人必須同時是個創勢者(situationist),不會問未來十年的香港需不需要你,而是會問你未來十年想要創造一個怎樣的香港,與及如何在困難中克服及實現它。香港走幾多個人也無關痛癢,但香港正期待更多創勢者的來臨。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