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難當前匹夫有責 只怕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2019/8/15 — 14:45

作者攝於 2019-06-16

作者攝於 2019-06-16

【文:古勒馬】

最近幾次和朋友聚會,香港現在面對的困局,自然成為主要的話題。無論是什麼顏色的朋友,不少父母的那一代,已經安排了到外國生活的後路。不知何年何日,當香港變成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時,大可遠走高飛,去外國做二等公民,就算是死於他鄉,最少,他們有這樣的一個選擇。

雖然他們可以移民,但是他們對前景仍然感到無奈,我身同感受。雖然深愛香港,但是一想到家中兒女,香港的劇變,又怎能不為他們着想和安排呢。也許這是我們無法接受自己懦弱做出來的藉口。現在香港的境況,令到身邊不少朋友的情緒接近崩潰。中年人之所以有中年危機,除了擔心自己的家庭和事業,下一代的去向,也難免要為上一代的健康擔憂。現在再加上社會的動盪,我的有朋友對我說,他恐怕會掉進抑鬱的深淵。

廣告

我們這班「廢中」中,有些因為示威阻礙他們搵錢,而譴責年青抗爭者的行為。自稱是雞蛋的人不少,但是選擇義無反顧地站在雞蛋那一邊的人,其實不多。原則上,他們是支持示威者的理念,但是當抗爭者做出一些「阻人搵食」的行為時,往往會動搖了他們對抗爭者的支持。村上春樹所講的雞蛋與牆的比喻,掛在不少人的口邊,但是我發覺真正明白其意思的人,比想像中少。要做到真正的雞蛋,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當眼見抗爭者確實使用了暴力,而你又不是支持暴力的人,要做到不認同暴力,但同時要「不割蓆、不督灰、不譴責」,又談何容易!一般人對暴力的看法,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你不譴責暴力,你身邊的人就會認為你是支持暴力。但如果就是連這樣小小的壓力也不能承受,我又真的覺得愧對了為未來奮鬥,抗爭和爭取的年青人。所以在極權前,我還是要做一隻義無反顧的雞蛋。

雖然我不是覺得自己可以有什麼作為,但是我還是跟一個自稱是淺黃色的朋友說,「國難當前,是不是匹夫有責,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兒女私情放下呢?」

廣告

朋友沉思一會後,說:「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短短八個字,表明了他對家人的愛護和承擔,對前景的擔憂和迷惘,和對現實低頭的唏噓。但我想最心酸的,是相信他道出了不知多少無奈香港人的心底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