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圍堵校委會事件】盧寵茂:不應如基真小學為名譽不報警求助 已向馬斐森反映

2015/8/1 — 11:51

盧寵茂 (無綫新聞截圖)

盧寵茂 (無綫新聞截圖)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盧寵茂,再次評論7月28日校委會會議被圍堵事件,繼續批評當天有人阻撓他被送上救護車,令他憤怒,又指學校不應像基真小學生墮樓事件一樣,因為考慮名譽問題而不報警求助。

香港大學校委會委員盧寵茂接受無綫新聞節目《講清講楚》訪問,表示對港大成為政治鬥爭舞台感到痛心,他尊重微生物學系教授袁國勇辭任校委的決定,但他自己不會辭任:「…如果我在這個時候就難聽點說『投降』退出,我覺會對不起選我進去的教職員,我亦很擔心大學的運作。我曾經用恐怖來形容就是政治的力量,侵入了大學,將大學變成了政治鬥爭的舞台,大家不要再利用大學作為政治爭拗的場所。」

盧寵茂又表示,已經向校長馬斐森反映,認為學生衝擊校委會會議期間,如果校內保安未能處理事件,就應該報警處理。 無綫新聞引述盧寵茂說:「是判斷問題,判斷問題,在甚麼環境下報案下,判斷永遠是可以做得好一點。我作為傷者,特別是在送院過程,救護車受阻,亦有些水樽丟下來,當時我的感覺因為這是校長(馬斐森)沒有經歷到,我相信他沒有經歷到被丟水樽,所以我的感受和判斷一定跟他有點不同。」 

廣告

盧寵茂把應否報警,與基真小學生墮樓案相提並論,「我其實有想整個過程會否有點像基真小學,即是說,擔心報警會帶來負面形象,但我自己的看法是,人的安全、人命始終是重要過名譽上的問題。」

盧寵茂再次提到,周二晚學生衝擊校委會會議,期間有人包圍救護車,不准他離開,令他感到憤怒﹐「袁國勇教授陪我上救傷車的過程,更加多粗言污穢語,甚至救護員被阻撓,最後更有水樽掉在我身上,當時你可以說,我真的有點生氣。我未追究到任何人,我都不知道是誰,因為我都不知道是誰擲水樽,但是似乎是我被追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