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圍堵機場示威者:真係好抱歉 但我哋真係無辦法 希望大家畀第二次機會我哋

2019/8/14 — 18:45

Vicky(左): 「香港人會不斷進步,希望大家俾第二次機會我哋。」(2019.08.14 機場,立場新聞圖片)

Vicky(左): 「香港人會不斷進步,希望大家俾第二次機會我哋。」(2019.08.14 機場,立場新聞圖片)

昨日(8 月 13 日)有市民圍堵機場離境大堂,部分旅客無法登機,引來旅客不滿。同時亦有人包圍及毆打懷疑是公安的內地人和《環球時報》記者,有人質疑做法是否適當。今日有集會人士在背上貼上「We could have done better. Please give us a chance」,她希望藉此向旅客表達,「香港人會不斷進步,希望大家畀第二次機會我哋。」

22 歲的學生 Vicky 連日來到機場參與集會,她認為昨日的行動有兩個需要改善的地方,其一是阻礙旅客登機。她比較前日和昨日的圍堵離境大堂行動時指,前日機管局取消航班,令旅客無法離港;而昨日則是由集會人士圍堵旅客,令旅客無法登機。Vicky 坦言,行動「影響到唔係住係香港嘅人,佢哋無義務去咁樣幫我哋,做法唔係做得咁好。」

第二個不足的地方是和可疑人士的衝突,Vicky 認為當時的處理手法「唔係最好嘅做法」。不過她解釋,兩個月來的運動,有七百多人被捕,有人被打爆眼珠,有人被打至骨折,有人流血,卻「無一個黑社會、警察負責,無人為警隊濫暴負責」,「所以當大家見到個件 T-shirt(我愛警察)就好嬲」。

廣告

她又指,警察執法不公,「白衫嘅人全部都無起訴到,我哋示威者俾人拉左,第二日即刻就可以上庭起訴」,令示威者覺得無法制裁到犯法者,激起示威者自己制裁不法之徒。

警察上週日喬裝混入示威者內,甚至有警察賊贓嫁禍於示威者,令示威者開始心生猜忖、「捉鬼」,懷疑身邊人的真實身分。Vicky 認為,昨晚的行為、示威者害怕有內鬼出現均由警察造成。

廣告

Vicky 希望向旅客道歉,「唔好意思,令你嘅航班、旅程收到影響」。不過她希望旅客可以諒解,「香港已經病左兩個月,由六月病到宜家,我地真係諗唔到有咩方法可以令政府妥協,先要來到機場。」

她在訪談的最後潸然淚下,哭訴「我哋試過遊行,試過死諫,試過衝擊立法會,政府都無聽過我哋講野,我真係唔知有咩可以做。真係好抱歉,但係我哋真係無辦法。」

立場新聞圖片(2019.08.14 機場)

立場新聞圖片(2019.08.14 機場)

23 歲的阿康則由星期一起開始參與機場集會,通宵留守兩晚至今日。他指,得悉有示威者被警方射爆眼珠後,自己便請假參與集會。在參與兩日的堵塞行動後,他認為第一日行動的成功,是因為集會人數眾多,「唔覺意塞住左」,甚至「連出面啲交通都塞曬」,機管局又同時宣布航班取消,旅客反響不算太大。

對於昨日圍堵離境大堂行動令滯留的旅客感到不滿,他解釋,昨日航班並未有完全取消,旅客需要自己想辦法進入禁區,航空公司、機管局的做法是「逼旅客同示威者對抗」,他們只可向旅客道歉。

他亦認為,第一日的成功,令集會人士變得急進,「大家心急,想持續癱瘓,所以衝動左」,希望可以向旅客「講聲唔好意思」。

有其他集會人士指,明白部分人包圍、甚至毆打可疑人士的舉動係「做得唔好」,他們會再商討改善的方法。他又解釋,自從得知有警察會混入示威者之間,示威者「戒心高左,好難相信其他人,會懷疑你係咪鬼」,見到有可疑人士,仇恨便會植根下去。

問到留守的集會人士會如何應對機場的臨時禁制令,阿康指,「暫時未諗到,見步行步,無大台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