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8/9/6 - 18:50

土地大辯論到大灣區到港式新市鎮 記一場世紀騙局

粵港澳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

港區人大鄭耀棠昨日在一場傳媒茶聚,提出了一個大膽的「建議」:香港在廣東山中山、惠州租借地土建「新市鎮」,作人口大遷移,估計可以容納數十萬人。

值得留意的是,早在年初,建制派第一大黨民建聯的人大政協,已經在他們的兩會提案中,提到類似的構思,就是在廣東省建設「香港村」。無論是「港式新市鎮」抑或「香港村」,本質都是同一件事,就是將「香港人」北遷,鄭耀棠的「建議」比民建聯更驚嚇的地方,是同時容許原本在大陸當地居住的人留在「香港新市鎮」,住滿七年就可以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方便大陸居民南下。

由民建聯和工聯會先後提出的「建議」,當然大有文章,其實是點出了一切都不過是場騙局。

廣告

這騙局始於「土地大辯論」。

土地大辯論的前提,是「香港土地不足」令房屋供應短缺,但這前提本身已經不盡不實,例如政府一直拒絕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地,對原居民預留地碰也不敢碰,解放軍佔用的大量軍事用地,亦從來不在政府的雷達中,簡言之,「香港土地不足」這前提已經有欺騙性。

但經政府天天講、不斷講,巧妙地操作議題,透過一場土地大辯論,將「香港土地不足」變成全民共識,一個違逆不得的大義,所有的雜音都被排除。

然而,土地大辯論只是一個沒有內涵的空殼。

任何稍具常識的人都明白,將 18 個「土地供應選項」共冶一爐炒埋一碟,作全民諮詢,根本不可能達致任何的「共識」,這個「大便論」最大的成就,是營造土地不足的大義,讓政府可以隨意演繹,為一切後續措施提供理由。

之後就輪到一眾政府官員和「社會賢達」登場,製造輿論。例如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和前行會成員林奮強,先後對土地大辯論「失焦」表示失望,認為應該要有「大局觀」,而不是逐個逐個選項討論優劣。

所謂的大局觀是甚麼?難道是填海?

雖然林鄭月娥多次表明傾向用「填海」增加土地,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亦提出填海建東大嶼都會。其實類似團結香港基金的建議,早在梁振英時期政府已提出過,當時名叫「中部水域人工島」,但提出經年只聞樓梯響,而「維港以外有限度填海」,梁振英的短中長期土地供應諮詢亦已經問過,當時林鄭月娥都有份參與,問完又問,所為何事?

必須注意的是,這一系列「填海」聲音一出,隨便引來反彈,除了環保團體外,連部份親政府人士都對填海「有保留」,因為填海造地「太慢」,反對聲音又大。難道政府真的打算「力排眾議」,強硬填海,抑或填海造地,仍然是個幌子,真正目的是為整場戲的主角開路,既然填海也不成,還可以怎樣?

答案是:大灣區,準確點說,是大灣區人。

這概念最早在去年年底浮上水面,今年 5 月中總會長、全國政協蔡冠深在專訪中表示,「將來我們不是香港人,是大灣區人」,和今日的鄭耀棠一樣,這看似「亂嗡」的發言,一直是劇本的核心,就是將香港人變成大灣區人。

當所謂土地大辯論至今仍得個講字,推動香港人變成大灣區人的工作已經快速而有序地推行。

例如新民黨建議,「向中央借水域」填海,將香港的地界改變,團結香港基金的東大嶼都會,同樣是「連接大灣區」,方向就是令香港地界模糊。

之後一系列已經推出的措施和建議,則是將「香港人」的身份淡化,先是為香港人提供「居住證」,再研究將回鄉證變成大陸「身份證」(消息來自人大葉國謙);研究讓香港人參軍(解放軍證實)。

再到今天,鄭耀棠明確提出以「港式新市鎮」的方式,將大量香港人口遷移到大灣區,再給予當地原居民香港居留權,來個人口交換。

如是者,整場以土地不足為序章,化上一個名為「土地大辯論」的妝容,實質上是「大灣區人」的騙人大戲正式上演,既然香港不夠地,就將人口北移,將地界打散,但如是者香港就不再是香港,而是大灣區的香港,香港人亦會變成大灣區人,至於 2047 會如何,恐怕已經明顯不過。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