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任特首不被檢控是「非明文規定」?

2015/10/14 — 10:01

上星期,本人談到前任特首曾蔭權被起訴一事,當中提到現行《防止賄賂條例》第 3 條和第 8 條並無把特首納入規管範圍。在另一篇文章,則提到了現屆政府至今尚未修訂《防賄條例》,跟梁振英上年陷入「UGL 事件」醜聞有無關係。如上篇所述,假若 CY 在「UGL 事件」中做出任何違法行為,廉署仍是像起訴曾蔭權一樣,以〈公職人員行為不當〉落案起訴。問題是,究竟廉署可不可落案起訴在任特首呢?

根據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的說法,是「非明文規定」特首在任時不被檢控。她上星期接受商業電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時表示,在任特首如「隨便被人檢控」,將會影響地方穩定。她同時指出,特首如干犯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立法會可啟動彈劾程序,報請中央政府決定是否免職。

梁愛詩的言論一出,不難令坊間想起較早前中聯辦主任的「特首超然論」,坊間更有人質疑,這是不意味着在任特首是否可以凌駕於法律。問題的關鍵是,究竟梁愛詩有沒有法理依據呢?若單從《基本法》的條文和規定來看,她的說法便很有問題。根據《基本法》第 25 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特首雖是政府和特區首長,但是他也同時是「香港居民」的一份子,假若違法均應平等對待,否則便是違憲。

廣告

其次,本人之前在評論「特首超然論」時提過,《基本法》是一條授權法,不論是特首還是特區政府,都不可能擁有《基本法》沒授予的權力或特權。《基本法》既然沒有授予在任特首享有刑事檢控或審訊的豁免權力,他(或她)若然觸犯香港法律,司法機關便可根據《基本法》第 80 條,行使審判任何人(包括特首)的權力。況且,根據《基本法》第 64 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必須遵守法律」,特首既然是政府首長,他(或她)自然也必須遵守香港的現行法律,不存在例外。

廣告

更重要的是,假如在任特首違法,律政司和法院也應根據《基本法》第 63 條和第 85 條,盡其憲制責任,作出檢控和審判,而不受到任何干涉。他們不應因為所謂「政治因素」的考慮,而縱容在任特首犯法,免受法律的制裁。從法理上來說,梁愛詩的說法怎樣看都是大有問題。

至於梁愛詩提到的立法會可以提出彈劾,應該是指《基本法》第 73(9) 條。不過,這條本身並不是一個司法程序,而是立法會可以向中央提呈罷免的程序。除此之外,整個提呈罷免的程序也十分複雜,立法會首先須有 1/4 的議員提出聯合動議,動議須經簡單多數通過後,再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委員會即使認為有足夠證據構成上述指控,還須經 2/3 議員贊成通過,才可提出彈劾案,最後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從政治現實角度來說,除非這個彈劾案是由建制派提出,否則成功的機會率,是接近或等於零。

當然,我們若細心留意梁愛詩的話,她說特首在任時不被檢控是「非明文規定」。其實,所謂律政司「不受任何干涉」,都只是條文上動聽的門面說話。政治事實上來說,港府主要官員包括律政司、廉政專員和警務處處長,都是特首根據《基本法》第 48(5) 條提名給中央任命的。除非管治班子出現內鬨,否則你很難想像,律政司或廉政專員會忽然調查自己的頂頭上司,這也有違「官場倫理」。或許,她不小心把一種「潛規則」說漏了嘴。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