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六四問題上,不再需要對院校學生領袖客氣了

2016/5/30 — 18:17

中大、科大、浸大等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表「聯校六四宣言」(hkucampustv Youtube 截圖)

中大、科大、浸大等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表「聯校六四宣言」(hkucampustv Youtube 截圖)

以下只是小弟的個人愚見,並不代表任何人或團體。

近日,十一院校的學生領袖就六四的言論與論述引來不少爭議。那些對他們的看法有意見的非建制人士基本上是分成兩派,分別為「客氣派」與「回應派」。前者的看法基本上就是,大家應該槍口向外、不要內鬥,而這群領袖仍是年青的學生,應該多一點客氣、諒解一下近年香港政局如何使他們絕望到會有近期的論述。

過往,每當本土思維政團、社運人士多次發表「出位」言論時,我仍偏向是「客氣派」:縱使我私底下在「噴煙」,在公共空間頂多都只是發幾句囉嗦。但到了今次六四的討論,純粹在我個人身份的層面上,就決定過擋做「回應派」(我近日亦就六四問題在報章及網上寫了一些感想),理由如下:

廣告

1. 對着這群學生領袖,根本就沒有「槍口對外」論述可言,因為他們根本都不視其他非建制陣營團體或人士為「內」。他們主張不要為團結而團結,然後把非己所同的非建制意見都視為它們批評、甚至批鬥對象。換句話說,他們一方面批評主流非建制為「民主霸權」(好像屈穎妍啊!),但另一方面就排斥異己。由此可見,這群人已經不再是我們的「內」(縱使我們有一個更大的共同對手),已經不輪到我們去自行視他們為「內」。簡單來說,對手的對手並不一定是朋友。不客氣而直接地回應這些學生領袖並不是製造分裂,因為分裂已經存在。

2. 對於對年青人客氣的情懷,這是因為在很多的情況下,年青人追求的是一個更開放、更多元化、更公義的烏托邦(utopia)。我們可以覺得他們的主張不切實際、不可行、甚至不是好主意,但我們是基本上不會質疑年青人的意向。由此,我們當然應該亦會客氣地面對年青人的意見或提議,因為某程度上他們就是顯示我們「成年人」的不足,而就算他們自己有不足都是懷着好意的。但我們現在這群就六四發表偉論的學生領袖呢?他們主張的是一個更喜於內鬥、更封閉、更排外、更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反烏托邦」(dystopia),情況有點像小說《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那群落泊在荒島的那群年青人。沒有了好意,又為何還要客氣對待?

廣告

3. 至於他們現在的論述是近年的絕望政治環境做成,這我可以理解。就算是如此,我們都要小心,不能無限地客氣,要在一發不可收拾情況呈現回應這些論述,讓社會輿論回復一點平衡。試想想,德國的納粹暴政都是源於《凡爾賽條約》對德國的苛刻所產生的絕望、無力感的,難道我們又客氣地諒解就算數?雖然學生領袖的六四言論離德國納粹還很遠,但如果我們在像六四這種無論是政治、倫理、良知、道德層面上都幾乎是一面倒的議題都仍客氣地面對一切褻瀆,我們的底線何在?難道真的要這股內向、排外、唯我獨尊風氣真的凝成為香港法西斯主義我們才去後悔?

4. 最後,有些人士擔心,「崩牙佬叫『狗』,越叫越『走』」(不要誤會,我不是要形容任何人為「狗」,只是既然潮流興本土,就用一句很地道本土的話),所以如果不對學生領袖客氣,他們只會越走越極端。我再重複:主流非建制人士在雨傘運動後的客氣並沒有制止學生領袖走向極端。相反,在主流非建制聲音為了「團結」不去回應(或至少不堅定地回應)各種「所謂本土」(焦點是在「所謂」二字)思潮的環境下,逐漸導致到近日學生領袖的六四言論的思維就無阻地迅速在校園、在某些知識分子圈子變質、擴散。而這客氣態度不單使主流非建制陣營失去某部分年青人的支持,他亦很容易會令普羅大眾感到迷惘,擔心主流非建制陣營其實是否默默地支持這些思維,因而增加大眾捨棄主流非建制陣營的風險。

所以,無論是道德倫理上或政治盤算上,主流非建制陣營對於學生領袖近日的六四思維已經再沒有客氣的餘地。無論如何,我對「客氣派」的朋友十分尊重、亦能理解他們的看法。但我相信,現在是時候不再修飾地直接回應及與學生領袖及其支持者無懼地理論了。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作者 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