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卑鄙無恥下流賤格困局下尋找希望

2016/10/27 — 10:28

建制派見記者(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建制派見記者(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還記得粵語殘片橋段的香港人,都會記得在那年代小生呂奇的經典對白:「你卑鄙、你無恥、你下流、你賤格!」近日,我們在建制派身上見盡這些人格特徵。

卑鄙,就是明明法院已決定不頒佈臨時禁制令去阻止立法會主席為梁頌恆與游蕙禎監誓,但建制派議員仍製造流會去阻止,促使法院裁決名存實亡。梁與游早前的宣誓方式在政治、道德上恰當與否,各有看法,但利用議會程序去繞過法院裁決不是卑鄙還是甚麼?

無恥,就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原本阻止梁與游的宣誓理由是他們不願為其用詞道歉,後來卻「搬龍門」,利用流會來把梁與游的宣誓拖延至司法覆核案件處理後。同樣地無恥的是,這群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過往多次以反拉布、反流會,但現在竟用這些手段癱瘓議會。何君堯簡直是無恥宗師──他說昨日導致立法會休會的議員的舉動是「流氓行為」,那他在上星期參與流會、還研究動議推翻梁君彥為梁與游再監誓的決定又是甚麼?更無恥的是,至少非建制派以前拉布流會,都是為了政策或草案議題,但今次建制派議員的行動就小則純粹為了一句道歉(喂,立法會不是小學操場!)、大則為了以私刑繞過法院。

廣告

下流,就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明明理虧,癱瘓議會,還「正義超人」上身那樣聲稱是為了民族大義乜乜乜。下流,亦是政務司司長竟然把此讚為「團結」,更說政府會配合,在11月中至底前不會提交草案給立法會審視。更下流的,就是像范徐麗泰、邵善波、譚惠珠等人把法院早以確認香港政制是包含的三權分立說道好像不存在那樣。最下流的就是范徐麗泰竟然說得白到不想梁與游成為議員、因而應被阻止,把數萬個投票給他倆的選民視為無物。

賤格,就是梁君彥沒有腰骨地以建制派威脅癱瘓議會為由而轉軚,不讓梁與游宣誓。建制派議員本身的流會策略亦是賤格,因為他們為了配合政權的官司而把立法會自主自廢武功。就此,梁美芬還要沾沾自喜地揶揄非建制派,說「有能力嘅,就自己搵足35人,去睇佢哋宣誓」。自廢武功還要興高采烈,除了賤格,我不懂得怎樣形容了。

廣告

面對這一切卑鄙無恥下流賤格,大家感到沮喪、絕望完全可以理解的。不過,如果大家就此放棄、絕望、投降,我們就一無所有、前功盡廢。還有,一旦我們絕望,剩下的就只有要與對手玉石俱焚的仇恨,這力量不會帶來更好的未來的。在這困局下,希望又從哪裏來?其實很簡單:誰想過昂山素姬會有今日?誰想過東歐會脫離鐵幕?世事是難料的,我們應該繼續有希望。所以,我們一定要謹守心中的一團火,堅守底線、凡事相信、凡事盼望。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