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台灣找回做人的尊嚴

2019/5/30 — 16:09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C Chapman, Unsplash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C Chapman, Unsplash

看到有朋友說,近日他的幾個通訊群組,討論的都是移民、如何轉錢外地、賣樓等。

我感慨,要建立一個城市好困難,但要破壞卻可以是一瞬間的事。

儘管香港也許底子比較厚,但經過四任特首的百般摧殘,千般凌辱,已逐漸無法支撐下去。

廣告

反之,我在台灣感受到一樣在香港非常稀缺的事物:尊嚴。

由推出《逃犯條例》,到只有 20 日諮詢,到廢除法案委員會,到漠視法官、律師、外國使節和市民的意見,總之一定要迅速通過,並說盡所有歪理和語言藝術,香港市民都如同過往一樣,一而再、再而三地感到尊嚴掃地。

廣告

雖然香港似乎是奉行「小政府,大巿場」的,但其實政府不斷推出新政來纏擾著你,根本是一個「大政府」。市民即使工時甚長,在假日還是要忙於反抗,經常都要拖著疲累的身軀上街遊行。而如果你參與政府諮詢,還要在這短短 20 日的諮詢期裡與政府周旋,更何況你明知政府只會置若罔聞,令你感到毫無尊嚴。試問香港人長久過這樣的生活,怎麼可能快樂?香港有這樣的執政者,城市怎能不倒?

相反,在台灣,近年的主要遊行可能是零星的同志遊行,而他們畢竟成功了,現在就連同志也找到尊嚴了。

當我身在台灣,為何感覺和身在香港不一樣,其中一項就是,我終於感到我是個有尊嚴的人。不像在香港,我是沒有尊嚴的。

這裡令你有尊嚴,不僅是因為沒有香港的特首和三位司長,不僅源於是弘揚自由的政策,這裡就連鄰人都讓你有尊嚴,台灣人總對人以禮相待。一個盲人在西門町跌了水果,會有一群熱心路人立即幫他執拾,盲人也感受到尊嚴,這在大陸是難以體會的。

儘管這裡沒有香港那麼多摩天大廈,但 IFC 和 ICC 是不能給你尊嚴的。台灣 319 鄉,即使是偏遠的山鄉沒有任何高樓,但居民還活得比你快樂,因為他們比你有尊嚴。

但香港人可能感受不到這種匱乏,因為他們從來不知道有尊嚴的日子是怎樣的,就是「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當你發現原來你從來沒有嘗試過有尊嚴的生活,你會否覺得浪費了這僅有的一生?大江東去勢已成,我們也無法挽狂瀾於既倒,香港沒有尊嚴的格局已成。剩下來的第二人生要怎樣過,其實就在你的掌握之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