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地抗爭,我們才能守住香港

2015/10/30 — 15:05

( youtube 片段截圖 )

( youtube 片段截圖 )

【文:方志恒 香港教育學院 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

陳文敏的副校任命被港大校委會否決後,特區政府又隨即宣布,委任反佔中先鋒何君堯和陳曼琪進入嶺大校董會。全面整頓和操控各大專院校,已經是寫在牆上的陽謀。

曾經聽一名中國專家說過,2003年後北京銳意加強控制香港,背後的思路有如當年國共內戰時,攻陷及滲透白區(國民政府統治區)的手法。到了今天,天朝宗主已經明目張膽,以統戰滲透為槓桿,全方位操控香港社會 —— 即透過分派政治職位(人大、政協、各級公職)和經濟利益(港陸跨境商業活動),吸納大批建制精英,然後透過這些代理人,進駐社會各界組織(商會、工會、專業團體、傳媒機構、社區組織、學校團體),伺機而動執行政治任務。

廣告

一年前,早已被統戰滲透的律師會,就由會長林新強吹響號角,踐踏法治精神,瞓身為《白皮書》護航;一年後,港大校委會的一眾建制精英,則無視學術自由,粗暴否決陳文敏的副校任命。由林新強事件到陳文敏事件,都折射著天朝宗主全面操控香港這幅大圖像。

當天朝宗主步步進逼,難道香港人只能束手無策,坐看我城核心價值崩塌?

廣告

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在地抵抗政治操控

政治,從來不只是存在於政制。面對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政治操控,民主運動不應再停留在「議會選舉運動」,而必須在社會各界別「在地抗爭」 —— 香港民主運動的戰場,不能再局限於爭取普選制度,而必須擴大至在社會各層面在地捍衛核心價值,不論專業界別或社區組織、大專院校或中小學、公營部門或私人企業,都是香港人捍衛核心價值的戰場。

由林新強事件到陳文敏事件,都顯示組織及動員「界別群眾」在地抗爭,是抵抗政治操控的有效方法,也有助捲入更多巿民參與本土民主運動。關鍵是在各個界別的在地抗爭,不應該只是在政治危機發生時,才成立「港大校友關注組」之類的臨時組織回應事件,而必須長期在各界別連結和組織群眾。

佔領運動後,各專業界別陸續出現法政匯思、杏林覺醒、前線科技人員等新團體,這些界別組織絕對是在地抗爭的生力軍。本土民主運動需要發展出更多、更有規模、也更具動員力的界別組織,長期在界別內進行各種組織連結(例如廣泛聯繫及組織業界人士關注政治議題)、監察制衡(例如追蹤研究業界組織委員的政經聯繫)及政治動員(例如協調友好參選業界組織)的工作;並且在發生重大政治事件時,以「公民社會聯線作戰」、「社會包圍政權」的方式,廣泛動員不同界別的巿民,合力抵抗政治操控。

革新保港,在地抗爭。唯有建立、鞏固以至擴大社會各界的民主陣地,香港人才能夠在天朝之下,打出一條革新保港之路。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本文章原刊於《明報》觀點版,特別鳴謝作者及《明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