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大棋裡下一盤小棋:「全面戰」裏和理非的五大戰略

2019/10/7 — 12:2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傅行者】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以下是圍繞五大訴求的五大戰略。「全面戰(Total War)」已經開始,緊急法開動,代表對家的棋已經快用盡,惟有強推本來不能隨便動的古代兵器。惡法一推,接下來各種極度骯髒的手段都可能出現。他們已經全面宣戰,所以這是一場非常嚴峻的大戰。有朋友開始問,要怎樣走下去?除了遍地開花,我們需要宏觀但不離地的戰略,我們要有新的職業,分析(戰略)師(冷氣軍師一轉)。遊戲開始了新的功能「戰略棋」,我們怎樣在大棋裡下一盤小棋?以下且重新檢視最近的戰況,並詳談下一步的「五大戰略」,拋磚引玉。必須先說,世界上沒有必勝的戰略,故此所說的戰略即是方向,並非具體行動規劃,具體行動需要發展分析(戰術)師。然後,這是一場非常漫長的對決,我們要有心理準備,可能不是一年,而是十年。但是必須有兩個條件:一、持之以恆,二、全民行動,我們才有機會贏!

五大戰略 缺一不可

廣告

一 國際盟友,天下為公

二 本地文宣,輿論壓制

廣告

三 區選拔瘤,寸土必爭

四 持久運動,人人制裁

五 如水無形,勇和合一

第一點:國際盟友,天下為公

這是到今天,我們打得最成功的戰略之一。除了各手足持續把我們的現狀放到各國媒體,還有英美政界都出聲關注香港的人道災難,再加上對手強烈反彈,可見方向正確,但仍要時刻檢視。國際輿論戰非常重要,我們現在有著非常實幹的盟友特使所羅門,他的建議我們必須注意,不然我們再沒有資格擁有國際盟友,別人也會任由我們陷於孤島自生自滅!有想分手的情緒可以理解,但這時作為旗號和戰略絕對不智。對手現在的國際勢力非常龐大,但我們要持續讓國際友人,尤其是一般民眾都知道:香港是自由世界的最前沿堡壘,香港一旦失守,自由世界必然被快速侵襲!讓各國民眾形成由下而上的壓力,讓各國政府一起正視問題:香港之戰也是世界之戰。香港的自由和公義,也是世界的,所以這是天下為公!

第二點:本地文宣,輿論壓制

直到今天,運動依然不滅的原因之一,就是手足的本地文宣,包括語言、圖畫和影片都是世界級的,逼得對家不斷模仿學習。但他們還沒有跟上我們,所以政府的民意戰一直沒有成功。一方面我們要以文宣堅持不斷澄清謠言,儘管社會信任制度已經被他們逐漸摧毀,無法全部Fact Check,但仍要及時盡力全部Fact Check,減低民眾恐懼混亂,以免消磨意志而放棄全民參與;另一方面我們也要不斷指出對手文宣裡的各種荒謬之處,例如可集中宣揚民眾未必知道的「地鐵九點關站後,觀塘地鐵站被縱火,以及粉嶺關站後仍有黑衣人敲打直通車的可笑荒謬」,揭露他們如何進一步自編自導自演,摧毀僅有的社會信任。我們知道,但仍有很多民眾不知道!

先前很多中立淺藍都正是因為721831裏面的恐怖,以及各種荒謬而不再信任政府。在此必須請大家明白,社會上的確還有不少中間派的存在,李立峯教授的研究指出現在還有40-50%。

他們不是等著收成的人(這類人是7%),而是本地基層街坊,長年重視生計甚於公義,對眼見的不公義會有微言,但未到身邊的壓迫不會反抗,也就是所謂沉默的大多數,當然絕對不等於720-200萬。但是我們絕對不是擁有七成永恆的支持者,其中有一大部分中間派會根據誰更不堪而轉向這就是現實,但我們要改變。他們絕對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我們可以爭取的潛在支持者!呂大樂教授也指出政府目前還贏不了的原因是中間派暫時覺得示威者或有不對,但政府更不堪,所以我們才能一直不敗於民意。對家也極度擔心,所以想請公關,可惜沒人理會,不願意同流合污。但他們依然會繼續努力不懈,用各種骯髒手段詆毀我們,包括「天使、暴徒」等言論,我們就堂堂正正指出他們的荒謬!包括指出一人作法等於一人強暴百萬人。我們也必須要謹慎留意民意的動向,文宣戰必須繼續努力!因為民意即將影響這場大戰的下一個主要戰場:區議會選舉!

第三點:區選拔瘤,寸土必爭

無論你是否信任選舉,無論他們會否取消或DQ,你也無法否認選舉是製造最大輿論、爭奪最多資源、鞏固最強陣地的地方。為何沙田、黃大仙、深水埗可以打出那麼多漂亮的陣地戰?原因之一,這三區是各區區議會手足比例最多的,沒有手足的地區耕耘和支援,我們如何從小陣地取勝?為何監控燈柱選擇在觀塘開始試點?因為觀塘區不是藍,是赤紅!許多手足在積極備戰準備拔掉各區毒瘤,拔掉以後才能讓我們有最基本的社區據點來為長期戰準備糧草彈藥

想一想,只有每個區都有平均一半以上的社區資源,我們的糧草就會源源不斷。對家為何那麼恐懼區選?因為這是目前香港制度內最大規模的民意代表制度,直接影響雙普選!為何他們會派一個個年輕人扮素人,然後把他們的黨徽隱藏起來?

因為他們恐懼運動,要欺騙社區裡同情年輕人的長者們投他們一票。區議會選舉的效果接近公投,我們現在區選整體上有七成建制,如果我們現有七成民意但下個月後區選席位依然只有三成,對不起,我們會被對手和盟友恥笑:連區議會也贏不了,你憑什麼擁有雙普選?我們要贏,不用拿三七,這次我們先拿下五五,因為還有很多不確定因素,包括旅遊巴、巴掌心雷和票箱等等。以超級和理非的方式監察票站非常重要,如果有人破壞票站,馬上按住。上面提到的50%中間派,只要有10%繼續支持我們,我們就能達成這個目標!我們起碼有二百萬人,只要全民出擊,拿下五五,我們就能繼續把更多的中間基層,用社區民主參與和月餅轉化成我們的堅實支持者。五五以後是七三,再到九一,我們就贏了。如果11月24日,有200萬人參與投票、助選、監察票站,這不只是香港歷史的奇蹟,也是世界的奇蹟!

第四點:持久運動,人人制裁

如何制裁對家,是否裝修,怎樣裝修,這些都有待討論。但關鍵之一是參與者的範圍有多大,目前的制裁方式,參與者只有兩類人,一是少數勇武,二是大量臥底;關鍵之二是這類方式的持續力很短。那麼如何叫廣大的和理非持久參與?這時候我們還是要參考外國勢力的兩個經驗了:一是大師Saul Alinsky,他的Rules for radicals給了戰術上的無數經驗和指引,不只是歐美,台灣、南韓和內地的運動者都曾經在極權社會裏用得淋漓盡致,在此先不說太多,留給戰術師發展。前人多年智慧,自己看,自己創意發揮。

「Alinsky針對種族歧視的問題,曾經威脅紐約州羅徹斯特(Rochester)市政府,要組織一班基層去聽音樂會,但在行動前所有人都先吃下大量焗豆,到演奏廳後大家便不住放屁;這就是社運歷史中的「放屁抗爭」(Fart-in)。在芝加哥,他亦同類似招數,說要帶領一班群眾去佔領機場的廁所。聽起來這些行為很幼稚無聊,但 Alinsky 成功令政府和議會乖乖地談判。」(抗爭的《孫子兵法》 - Simon Lee (利世民)- Medium)

第二個經驗,外國的消費者運動往往能發揮很強的力量,讓許多大企業妥協。全面的全民消費者運動可以比裝修店面帶來更有力的影響。你要有最强的制裁,門檻就要低,低得讓所有人都能參與,才能發揮制裁的最大作用。你幾十個人一起去搞爛玻璃有什麼長遠的破壞力?還未說臥底打爛我們的民意呢。根據Alinsky的經驗,罷買A店,支持B店,持續一段時間可以使得A店跪下,所以目前的罷買戰術絕對正確,但需要持續一段時間。十年前我們曾因為大家樂對員工無良而發起罷買運動,但因為理念無法廣泛推廣而失敗。現在大家有著那麼好的時機,而且成績開始顯著,不是不繼續搞吧?外國的消費者運動有兩個特色,一是長期性,二是普及性,有系統地針對大企業搞幾個月,堅持不懈,必然跪地。他們有各種罪狀罄竹難書,但還是要書寫出來每天貼在他們每個分店門口。還有各種溫柔的文青浪漫戰術,包括日日吃薑喝綠茶,一大堆咖啡愛好者每天拿著一個保溫杯從早上坐到下午,每一間這樣做,吹啊?學黃子華話齋:「犯法啊?」。這些方法人人能做,而且必須要做。關鍵是人要多,而且要做得持久!

第五點:如水無形,勇和合一

這一點其實是態度。運動到今天,最好的比喻是水。水的強大在於可有形可無形,可殺人可救人。水可穿石,也可崩山,也可化生萬物。任何人要消滅水都是不可能的,不能強碰,只能化之。連登曾引述毛主席的戰術方向:「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歷史告訴我們,如水一般的游擊戰術方向今天仍然適用。國師雖然有時比較膠,但這幾天有吃藥。他們要我們出來被捕,憑什麼我們就要出?他們要我們出,我們就休息。他們沒預料我們會出,我們就突然出現,這才能帶來更深遠的恐懼。不出的時候在家休息幾天再出發,化整為零不等於完全消失,洪水變成小水霧散去,還可以隨時再集結。每晚鳩叫提醒社區:我心不死。記住,我們是在打漫長的仗,要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純粹勇武或和理非都不能贏,「勇和」要在行動上合作,也要在個人上合一:每個勇武都要有和理非的時間,每個和理非也要有合作救勇武的準備。Be water be safe,減少受傷和被捕的機會。留青山,慢慢燒。知所進退,勇和合一,我們才能長期作戰!

最後,記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焦點不失,初心不改。讓我們以不死而非必死的決心,繼續堅持下去!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