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審查結構中的抵抗

2017/8/31 — 13:07

圖片來源:區家麟博客

圖片來源:區家麟博客

【文:教關組小記者】

讀書會(編按:8月19日教育工作關注組讀書會)一開始,區先生就分享他在「商X」發現的現實:他派出妻子扮普通讀者,詢問店員有沒有他的新作,藉此測試「商X」是否能做到「為讀者找書」的承諾。結果,店員在當眼書架的下方、裝了掩門(幸好沒有掩上)的書櫃中找到一本,不辱「為讀者找書」的使命。

他果然是前記者,已預計到有人質疑是否書太好賣賣到斷市,所以他立刻解釋他還做了其他事情求證「商X」入書量極少。

廣告

好彩仲有得賣,不過係得一本囉。區先生問:這是否算是審查呢?

**************

廣告

近日這則立場報道〈教聯會、「國教推手」李宗德 再獲教育局1.5億搞內地交流團 六年袋近3億〉(連結),也可以利用區先生的框架分析:

教育局每年舉辦名為「同根同心」的中小學生內地​交流團,親中的教聯會及親中商人李宗德旗下「和富社會企業」今年再度中標,分別獲教育局批出4028萬元及7,449萬元,舉辦「同根同心」內地交流團,金額較以往急增。《立場》翻查紀錄統計,發現自2012年起,兩組織合共獲批出2.7億公帑,舉辦學生內地交流團。

當然,亦有可能其他團體「不屑」投標,或者根本不能夠與之競爭(畢竟它們人脈甚廣資源甚豐),所以選標過程是很有可能「公平、公開、公正」的。監察者一般會從「活動過程及成果」入手,從教師與學生的經驗分享分析活動的優缺點。

然而我們可以問,為甚麼此類內地交流團能夠獲得慷慨支助(就如TVB獲得大量資源拍攝一帶一路「宣傳」片一樣),局方如何訂定分配支源的優次等更「上層」的問題。

區先生的新書,可讓各界人士以不同角度監察政府施政。他說過,寫書時沒有寫「死」(即只限於新聞界),是為了提供空間讓各界別人士參考。

**************

筆者嘗試以三言兩語總結記者與教師的天職:記者的天職是運用謹慎而具批判性的思考,求真之餘也監察政府,而教師的天職是帶領與協助學生思考、學習,建立敬愛並存的師生關係。

他們實踐天職的時候,除了遇上「結構性審查」,還有沒有其他阻礙呢?

席間有讀者問,我們固然希望學生學懂批判思考、關心時事議題,然而事實上學生有沒有能力學好批判思考、有沒有掌握時事重要事實的能力?又或者他們根本對時事沒有興趣?大眾的口味也未必配合記者的天職。那怎麼辦呢?

他提醒我們不要太「離地」。一方面我們要練好專業技能的基本功,一方面我們要從大眾/學生出發思考。以教學為例,教師固然希望學生學有所成,但問題是他掌握了先備知識沒有?更大的問題是,他有沒有學習動機、學習困難?有沒有辦法讓他願意學習?

互勉之!

**************

舉辦這次讀書會的初衷,是透過新聞工作者與教師的對話,就新書所描述的「結構性審查」互吐苦水之餘,也尋找合作的可能性,抵抗阻止我們履行天職的力量。

雖然現時大環境甚為悲觀,但不代表無事可做。例如傳媒工作者可發揮其創造力,向學生與大眾推廣「媒體素養」。區先生擔任顧問的「火星媒體」,是最近成立的社會企業,從青少年的興趣入手,為學校提供「貼地」工作坊、日營及其他活動,提升學生的媒體素養之餘,也提升他們的語文、資訊科技等能力,對通識科著重的批判思考、分析新聞等亦有幫助。

火星媒體」— 跨界別的合作,往往能創造意想不到的可能性。期待更多不同類型、涉及不同行業的協作,運用集體力量擊倒看似龐大的操控機器。

**************

教育工作關注組讀書會

日期: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九日(星期六)

時間:    7:00 pm – 9:30 pm

地點:    賽馬會創新教育工作室

嘉賓:    區家麟

主持:    曾瑞明、霍梓楠

延伸閱讀:

同病相憐之外 — 教師讀《二十道陰影下的自由:香港新聞審查日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