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所難免」的第五次釋法 為何會在法律界眼中禍害至深

2016/11/2 — 17:06

為了針對梁頌恆、游蕙禎宣誓事件,有媒體引述政府消息指,人大常委歷來第五次解釋基本法,「在所難免」。人大常委會仍未對宣誓案,發出任何官方文件。根據各傳媒引述的版本,今次將是人大常委主動釋法,很可能於本周四或周五、即本港原訴法庭就宣誓案未有判決之前,經已釋法,本地法院完全被「架空」。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學陳文敏擔憂,今次衝擊會比第一次釋法(即人大常委推翻終審法院的判決)更嚴重,是一次「直接對判決的衝擊」。

自1997年起,人大常委會一共作出了4次釋法:(1)1999年推翻終審法院在居港權案中的判決;(2)2004年定下政改的程序,政改「三部曲」變為「五部曲」;(3)在2005年決定補選行政長官的任期;(4)在2011年應終審法院的提請決定國家豁免權的適用範圍。

廣告

四次釋法  僅兩涉司法程序  

卸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之後,李國能去年曾經撰文[1],談及四次釋法。他提到,第二次、第三次不涉司法程序。儘管第四次涉及司法程序,但是由終審法院自行提請釋法。

廣告

李國能顯然不能同意第一次釋法,他在文中指出,居港權案所作的釋法極具爭議,相信此事為新憲制秩序的初期提供了寶貴的經驗,人大常委會只會在最極例外的情况下才會行使釋法的權力。他在2013年一次公開演講時曾指出,「任何情況下,人大都不應行使釋法權力,去推翻香港法院的判決,特別是當終審法院已作出最終的判決,雖然人大有權這樣做,但這會對香港的司法獨立帶來負面影響。」

然而,若果人大常委會在案件未審結前就釋法,對法治又會構成何等衝擊?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學陳文敏[2]認為,衝擊來得更大,影響更負面,牽連外界對香港整個法制的信心。

陳文敏解釋,今次宣誓案原訴法庭尚未裁決,即使任何一方上訴,完全可由上訴法庭處理。再者,今次案件乃由政府一方自行提出司法覆核,證明政府同樣主張在本地司法制度解決事件,「為何仍然要釋法?」

陳文敏擔憂,今次衝擊會比第一次司法覆核更嚴重,「當時,起碼經過成個法院的司法程序,案件已經了結,不會影響一個仍然處理中的司法的程序。」

他認為,如果待法院有判決後,才決定是否釋法,一來人大如接受法院的判決,根本未必需要釋法,而且未審訊先釋法對司法制度帶來破壞大得多,「在判決之前(釋法),是影響成個司法制度,不是只是影響一宗的訴訟而己。」

陳認為,此例一開,絕對會破壞對香港法制、法治的信心,「政府同相關人士打官司,人大唔想法院判,就釋法,等你無得判,對法制衝擊非常大,還有誰會相信香港法制?」

釋法條文愈具體  愈似判案

香港大律師公會今日發出的聲明[3],表達同一關注。聲明提到,今次案件原訟法庭已排期處理宣誓案,全國人大常委會如執意在此階段主動作出釋法,將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帶來極大的衝擊,亦會嚴重削弱港人以至國際間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信心。

陳文敏還擔心,今次釋法條文內容涉及範圍。他解釋,涉及香港內部通過的法律,人大無權釋法,人大只能解釋基本法,「釋法範圍有限,本身解釋是一條普遍性法律,不是處理一宗案件。」他認為,一旦釋法內容十分具體,例如涉及什麼言行與宣誓內容有衝突等,「愈具體已經不是釋法,已經愈似是判案。」他又質疑,「到底人大是想做一個香港最終審法院,定立法機構去解釋普遍性的法律。」

陳文敏指出,隨着兩地經濟制度走近,法制是中港兩地制度唯一的分別,「香港能夠賴以成功的,是司法制度,是因為我們相信,香港司法制度是獨立……如果(司法制度)都無埋,仲邊有一國兩制?」

【四次司法覆核詳情】

第一次釋法:1999年 「吳嘉玲案」 由港府提請 涉及司法程序

涉及條文:基本法第22條(4)、第24條(3)

事情始末:1999年1月29日,終審法院完成審理「吳嘉玲案」,裁定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於出生時,即使父或母當時仍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也可擁有居港權,事件令特區政府始料不及。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聲言,判決將導致十年內將有167萬港人內地生子女湧港定居,政府及後主動尋求人大常委釋法,人大其後釋法指,兒童在內地出生時,父或母都未成為香港居民人士就沒有居港權,即推翻終審法院的判決。

釋法後的6月30日,本港法律界發起香港史上首次沉默大遊行,600多名法律界人士身穿黑衣,默不作聲遊行到終審法院,抗議特區政府提請人大釋法。維基解密更揭出,人大就居港權釋法後,嚴重打擊司法界,當時終院五位常任法官曾擬集體辭職以示抗議,但擔心集體請辭後,接任人可能不夠獨立,未能勝任終審法院法官職務,未有請辭。

2004年 政改「三部曲」變為「五部曲」 人大主動釋法 不涉司法程序

涉及條文:基本法附件1第7條、附件2第3條

事情始末:泛民爭取07至08年度雙普選,根據《基本法》第45及68條,特首及立法會全部議員最終均會由普選產生,但條文中未明確訂立具體方案及時間表,故爭取「0708雙普選」。《基本法》規定修改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需要三個步驟,即所謂「三部曲」,但人大常委在2004年4月決定改為「五部曲」,加入特首要就政改先向人大常委提交報告,以及要由人大常委批准。

2005年 補選行政長官餘下任期 由港府提請 不涉司法程序

涉及條文:基本法第53條(2)

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下台後,補選的行政長官任期備受爭議。建制派認為下一任行政長官應繼續董建華餘下任期,泛民則認為下一任行政長官應開展新一個5年任期。同年4月6日,署理行政長官曾蔭權向國務院提請全國人大就《基本法》第53條有關新的行政長官任期作出解釋。

人大常委對釋法問題進行表決,全體委員一致通過補選的行政長官任期為前任餘下的任期。900多名法律界人士在「45條關注組」成員帶領下,穿黑衣、默無言,由金鐘高等法院遊行至終院,並在終院前默哀。

2011年 決定國家豁免權的適用範圍 由終審法院提請 涉司法程序

涉及條文:基本法第13條(1)及第19條

《基本法》第13條和第19條列明,中央負責管理與香港有關的外交事務,港府無權管轄。2011年,剛果民主共和國向在香港上市的「紅籌」中國中鐵(00390),批出開礦權,換取中國中鐵在剛果投資約131億港元於基建設施,但其後美國紐約一間基金公司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以債權人身分,在香港興訟,要求中國中鐵把其中約8億港元投資額,為剛果民主共和國抵債。

剛果以「絕對外交豁免權」圖阻基金公司追債,卻被香港法院上訴庭裁定敗訴,原因是香港依照普通法繼續實行1997年的「有限度豁免權(不包括商業活動)」。剛果不服判決,要求終審法院就外交豁免權提請人大釋法。釋法請求獲終院同意,是首次由司法機構提出的釋法。

2011年6月8日,終審法院以三比二的多數(常任法官包致金、非常任法官馬天敏反對;常任法官陳兆愷、李義、非常任法官梅師賢爵士贊成)裁定,此案需要尋求人大常委釋法。同年8月,人大常委通過,香港特區須跟從中央人民政府,對剛果民主共和國實施「絕對外交豁免權」。

 

-----------------

[1] 李國能 2015年9月26日於《明報》撰文

[2] 陳文敏今日(11月2日)商台訪問

[3] 香港大律政公會聲明全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