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日內瓦與德記者談話

2018/3/1 — 10:14

林榮基

林榮基

2月19、20日聯合國日內瓦人權峰會上,應大會要求,只能就書店事件作一次簡短報告。會後有記者想看原文,相信前年看過記招的,都大致了解,這裡就不擬重複。對於記者別的提問,倒引起我的興致。

記者 :你對習近平上台後,管治香港的變化有甚麼看法?

那不是誰管治的問題。

廣告

記者 :(一臉疑惑)

當然,人人都知道,大陸是人治國家,前幾個掌權者對香港的政策,都不盡相同;我指的是思想本質,都是一樣。

廣告

訪談之前,他自我介紹,待過北京幾年,通曉中文。我外語不行,亦知道德國人思維慎密,尤其是邏輯,提出辯證法的黑格爾,也是德國人。但中國人最不講邏輯,更不講道理。我認識一個朋友,居然跟我表示:不是吧,墨子學說,不也講邏輯嗎,而且比西方更早,雖說是樸素的。說的當然沒錯,只是用錯詞彙,所謂樸素,實際上是粗糙。中國最出色的邏輯思辯,無疑是《白馬非馬》,看來太深奧,幾千年過去,差不多被遺忘。正如有學者論說,中國人只活在三維時空,講實利,形而下 ;《白馬非馬》等同老莊思想,屬於形而上,是四維高度。

這種解釋,也能成立,因為並非毫無根據。中國以農立國,永遠只看眼前,惦記土地莊稼,抬頭望天,祈盼風調雨順,擔心的還是收成。無論哪個皇朝,多以農物徵稅,更糟糕的是,這種小農經濟,反過來從上而下,孕育出一套管治思維。 所謂「死徙無出鄉」(孟子滕文公上),左傳亦有「在禮,民不遷,農不移,工賈不變」(左傳昭公二十六年)。將人捆綁在土地上,易於看管,仇視商賈,嫌妒人口流動。帶來的惡果是,資本無從累積 ;西方以貿易,通過資本制度,發展成專重合約,產生法律條文,繼而法治觀念由此形成。

看着記者,我疑心這種解釋,他不太明白,對於善思考的德國人,我們的思想傳統,簡單得令人吃驚,尤其讓人意外的是,
幾千年管治,一個皇朝又一個覆滅,依然故我,至今未改。

記者 :你說的也就是儒家思想 ?
……。

記者 :如果儒家像你所說的那樣糟糕,為甚麼習近平又在海外設立孔子學院,難道是假的?

恰恰相反,那倒是真的。

記者 :?

有人更簡單,將中國人的思維,說成是小農DNA,大致不錯。但沒有探本尋源。

記者一直打量我,似乎不認同。我倒無所謂,不要說外國人,許多中國人也不承認。我無意說服他們。我只能拾人牙慧,不妨檢視儒家,看裏面有沒有尊重人權?也許就有人抬出孟子所言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用來教訓教訓。斷章取義,不理上下文,當然不錯。但問題是,是誰以民為本?接着下句 :「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諸侯危社稷,則變置。犧牲既成,粢盛既潔,祭祖以時,然而早幹水溢,則變置社稷。是故得乎丘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諸侯危社稷,則變置。」不但是天子、諸侯,還有士大夫,仍是層級關係,自上而下的管治模式,這是以民為本嗎?

無非就是專制獨裁。也許也有人批評,讀儒家學說,應當顧及共時性,不能以現代眼光看。但抱持這種想法,正好說明儒家過時,經不起時代考驗,現代文明,早就進步到普世價值。有見及此,死抱儒家的人,又提出所謂新儒家,都幾十年了,看看整個中國,即便溝進馬克斯、列寧主義,也返魂無術。為甚麽說儒家思想,早沁入骨髓?不說四書五經,即使通俗文學,三國水滸西遊,灌輸的是甚麼;不是推崇大一統,就是歸順朝廷,那怕熱愛自由的孫悟空,解除緊箍咒,還有佛祖的五指山,而佛祖上還有天庭。兒童都讀得開心,高興悟空受管束。潛而默化,自由是壞事,人人都應當聽話,奴才思維,就這樣煉成的。

不要以為身處香港,受英國人管治,生活在普世價值下,我們就有免疫力,想想過去的十大好書,少不了上面幾本,傳統的劣質文化,慢慢變成集體無意識。不過廿年,潛藏的DNA,再次浮現出來,近期十大校長的聯署聲明,最是典型。

儒家經典如是,通俗讀本如是。甚至悲劇,也幾乎欠奉,僅有《離騷》。一個沒有自由的民族。或者說,一個民族沒有自由。沒有自由就沒有性格。沒有性格就沒有悲劇;一個沒有悲劇的民族,又憑甚麼凈化心靈呢?日積月累,年深日久,中國人的靈魂,長期處於陰暗中,滋生的自然是陰謀、猜忌。就連「臥薪嘗膽」,這種成語故事,陰險歹毒,反被譽為忍辱負重,成為楷模。

說到這裡,記者看着我,大概有點意外,他感興趣的,可能是坊間書刊那類高層揭秘,我卻興味缺缺。看看錶,半點鐘過去,我也要返會場。

林榮基 2018/2/28 補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