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明洞想起國安法

2015/3/8 — 22:50

站在首爾明洞的街頭,看見香港人混在韓國年輕人中興高彩烈地購物和吃小食,我相信許多人不知道,就在這熙來攘往的商業區旁邊竪立着韓國第一幢歌德式的聖堂,曾是韓國民運人士朝聖之地。

韓國天主教會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便敢於批判軍政府違反人權,明洞聖堂更變成政治和勞工運動的中心,甚至是抗爭者的避難所。反對派領袖金大中曾在這幢聖堂舉辦集會要求朴正熙下台,600多名學生和群眾亦曾於此絕食抗議政府將一名學生虐待至死。因為政府忌諱進人聖堂拘捕示威者,南韓民主化後仍有不少抗爭以聖堂為基地。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明洞「朝聖」,就見到一批人在聖堂空地扎營。走近看,才知道是一些人權組織和非法勞工在爭取居留權中!

不過經濟起飛、告別威權政治以後的南韓,抗爭精神日漸枯萎。當年在大學校園,警察與學生日夜對峙,在石頭與汽油彈橫飛中,政府索性將國立首爾大學搬到市中心外圍。今天大學生卻在明洞血拼護膚品,西裝畢挺回校園上課,課後女孩子圍着談整容減肥。醉世夢死中,誰察覺南韓亦和許多西方國家一樣,在全球化浪潮中出現嚴重的貧富懸殊、青年就業問題等。但大財團掌握主流媒體話語權,消費主義、維護建制的信息溫柔地淹沒一代人的意識。去年一位教授在課堂上談馬克思主義,被當局用《國安法》予以打壓。一位南韓教授在我面前咆哮:「為了自由,甚麽國家都不應立《國安法》!」

廣告

他卻不知道我們香港有一個名叫吳秋北的人大代表,正急不及待要引進大陸的《國安法》到香港。「自由的代價是恆久的警惕」(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如果民主化後的南韓都必須如此,何況香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