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暴政中的悅讀 —《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一書讀後感

2019/10/1 — 23:11

Timothy Snyder《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

Timothy Snyder《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Twentieth Century》

香港近數月的社會運動越演越烈,參與示威的公民除被指為「暴徒」,警方的「暴力」亦不斷升級,特區政府「止暴製亂」卻越止越亂,毫無章法:面對政府運作近乎停擺,企業靠攏政權、街頭械鬥不斷,軍警專橫搜捕,專業體系崩潰,社會陷入半戒嚴狀態……歷史上出現過的「暴政」時代儼然已經重臨,街頭上出現了「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囗號。

更多如筆者一類看著網上直播新聞,坐困愁城,想著前路,憂心沖沖的大有人在,也不得不思考究竟「誰是暴徒?」「甚麼是暴政?」在大家思索的過程中,近日大家除了重提喬治.奧威斯 George Orwell 經典反烏托邦名著《1984》外,也有美國耶魯大學歷史學教授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D. Snyder)2017 年著作《論暴政:二十世紀的二十個教訓》(On Tyranny),筆者趁著週末連十一有連假數天,一口氣就讀畢這本小書,本書以歷史經驗為立足點,並足涉現代世界的各種政局時態,當筆者再回看這近半年的社會演變互相對照時,確實有種茅塞頓開的頓悟,亦有久違的豁然開朗的舒暢,《暴》一書確實為今天紛擾憂患的世局中提供一個處世的生活指南,誠如本書副題所說,這書所說的是: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 20 堂課。

作者學問豐富,然而本書沒有太艱澀的政治學理論,卻援引大量在廿世紀發生的、警世的歷史案例作佐證:包括納粹黨在德國崛起過程、邱吉爾決勝黑暗時刻(Darkest Hour)的情形、80 年代波蘭團結工會的抗爭運動、俄羅斯普京與梅德韋杰夫政權狡黠的興替等,而又即使你不諳歷史,也能從這近半年的社會運動找到相應的案例:專業倫理的失陷、軍警的失節、準軍事組織的崛起、事實與真相的混沌、公共領域與私人領域的模糊化、危險的政治用語等,本書沒有描述或嘗試解釋「甚麼是暴政?」卻清楚闡釋了「暴政」醞釀的溫床是怎樣的;而本書沒有任何現代中國的案例,卻不難處處找到中共當下的影子,當然作者本身作為明顯的「特朗普反對者」(TRUMP-hater),本作也是毫不掩飾地對特朗普嚴詞批判,更多的例子,也就是從數年前特朗普競選總統的過程中挑選而來。美國讀者可能另有一番體會。

廣告

本書中的二十則生活建言,看似沒有系統,互無關連,雜亂紛陳,但其實不難貫穿其中一項重要的主題:人類的自由意志,歸納而論:暴政不是如惡魔般從天而降,橫空出世,暴政是由我們開始放棄自由意志,甘心奉獻自由而餵養而成就的。特別是廿一世紀世界的現代性特徵(modernity):資訊爆炸、我們的眼目、腦袋、心思意念甘心樂意全天候奉獻予電傳屏幕(telescreen)和網絡,就更易為政權所愚弄和操縱(例如用假新聞 fake news 或大數據 big data),加上現代性人際關係間的冷漠和隔閡,更是為政權宰割公民意志,磨滅了反對意識,為達至千秋萬代地長治久安而鋪平了道路,暴政猶如惡菌般得以無限滋長!

所以作者的二十個建議,其實也不是偉大的政治宣言,甚至可以說是老生常談,其實不少也是回歸基本生活:例如不盲從權威(Do not Obey in Advance)、在工作上堅持專業態度(Remember Professional ethics)、面對不公不義需要挺身而出(Standout)、珍惜和慎用我們的語言(Be kind of Our Language)、多接觸不同類型的資訊來源並嘗試遠離網絡、相信事實(Believe in Truth)、不花任何思緒在陰謀論、勇於追求和調查真相(Investigate)、與人交談保持眼神接觸(Make Eyes Contact and Small Talk)、善用結社的自由且維持與人連結(Contribute to Good Causes),重視私隱(Establish a Private Life),在難以想像的事發生時保持冷靜(Be Calm when the Unthinkable Arrives)。總原則正是:覺察並保有公民身份和意識,維持公民社會的完整性,團結一致,避免受恐懼憂患紛圍過份影響,不為暴政和獨裁者的操縱留任何地步。

廣告

作者具歷史學的訓練,筆者認為本作更重要的提醒,在於結語一章「歷史與自由」,這也是今天很多香港人面對的思考困境,但作者提醒大家:永遠不要抱持必然的歷史主義(the politics of inevitability / 目的論),或永遠的歷史主義(the politics of eternity)看時局,這都是一些反歷史觀(Anti-historical ways),這也將自動放棄了任何美好將來的可能性(No Alternative),歷史沒有必然,也沒有永遠的法則,蘇聯倒台、特朗普當選或英國脱歐都永不會是歷史的終局(End Game),更不是世界末日,相反,歷史每分每秒都是開創的時刻,人們應該為爭取心靈上真正的自由而奮鬥,對未來更加應該抱有盼望。但有如暴政一樣,自由和希望不會是從天而降、必須在日常生活中身體力行踐出來。

保持樂觀的行動,是對抗暴政的第二十一課。

寫於十月一日 The DARKEST HOU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