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毒藥和放血之間的取捨

2016/10/29 — 19:26

資料圖片:梁振英、曾俊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梁振英、曾俊華(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有次返嶺南同老師食飯,老師問我,覺得CY出唔出到。其實一無內幕,二無風吹草動,好難講話得與唔得。但我淨係諗一個問題,一個響對外一反韜光養晦、對內推動集權同打擊對手的習近平,點會響香港問題上面,反為採取溫和的態度?

經過八十年代末期的人,太記得戈爾巴喬夫的角色;但事實上,歷史始終都係唔識收手嘅例子居多。毋須存有太大幻想。

放諸響咁嘅情勢底下,討論推向的結果,係梁振英有相當大機會有得玩,因為響政治壓倒一切的情況之下,除非管治有效、經濟繁榮、社會平順與否的問題,係會嚴重衝擊到政治的情況下,共產黨先會放手;否則,共產黨係非常願意響承受相當的管治低效紊亂、經濟社會矛盾,盡可能延續政治路綫的穩定貫徹、以及擴權的部署。

廣告

又可以睇返第二位人兄,鬍鬚曾(或任何本地勢力寄望的出馬人物),牌面最重要的是有本地大孖沙的支持,可能還加上有公務員的經驗同威信,花邊一點的有某些保守在野黨的不切實際寄託。今時不同往日,當中資已經大舉進軍的時候,本地華資的版圖其實此消彼長,所以財閥李嘉誠身體很誠實,就像包玉剛當年買船一樣隨時走人,異軍突起的網媒早前連英資也翻起來大肆報導;公務員呢?九七前就尚需要籠絡公務員,以達致確保平穩過渡,留下布政司陳方安生留守到董建華的內閣,但梁粉滿天下的今天,制度被衝擊到習以為常,其實都不算是甚麼可計算的優勢;北京和過往既有勢力的關係經已大為不同,在集權的趨勢底下,除非是有令北京感受到極大的風險,比如局勢嚴重失控到丟失整個建制系統,甚至係整個香港,而需要重新忍讓於一時,否則其實和上屆唐英年下場差不多。

至於保守民主派對此的寄託,作用更加微乎其微,一則北京沒有甚麼溫和力量會對反對黨加以回應,八十年代香港和中國力量對比最接近時也不賣香港的帳,今日更加不會有效果可言。在野黨的取捨,其實不外乎幾個結果:不支持本地的建制勢力 // 支持本地建制勢力而敵不過北京直領的建制勢力而失敗 // 支持本地建制勢力而成功。前兩者將會是梁振英當選,角色是持續被打壓;後者是曾俊華當選,角色是本地建制的附庸。

廣告

而前者和後兩者不同的地方在於,後兩者是延續香港現時的政治和社會矛盾。曾俊華即使當選,也不可能處理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矛盾,也只是延緩北京的壓力,到了一兩年時間後ABC掌聲冷靜下來,曾俊華只會成為第二個曾蔭權,當日支持曾俊華(或任何代表本地既得利益勢力的代言人)的在野黨,只會被香港市民埋單計數;至於梁振英當選,打壓將會更大,也就是體制內的對抗將會越發嚴重,而在野黨始終居於劣勢;能否支持住,就視乎有沒有還保住足以號召市民支持的大義名份。

在毒藥和放血之間的取捨問題上,表現得樂此不疲,其實係有點不正常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