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用心以外,技術上如何做好地區工作﹖(上)

2017/5/29 — 17:46

資料圖片,街坊工友服務處舉辦的活動,圖片來源:梁耀忠 facebook

資料圖片,街坊工友服務處舉辦的活動,圖片來源:梁耀忠 facebook

【文:阿進(街工執委)】

筆者在街工七年,前輩往往會分享地區工作的點滴,述說地區工作的重要。要早上七點落區,要勤擺街站,晚上要洗樓⋯⋯每個月也會搞不同的活動,在居民會外,也時而有旅行茶會,聯絡感情。組織者點點滴滴付出,凝聚街坊工友,團結起來針對不同的社區議題發聲。若有志服務社區,此種工作的長度均以年月計算,過程中還要盡花心力避免各種社區內產生的誤會。

而隨著科技發展,民主運動的參與者每每與時並進,卅年前的大字報及單張,早演變成到現今電腦的文宣印刷;及至網絡發達,由大哥大到智能手機,由網頁到社交網絡,工作效率與接觸面均大幅提升。而社區主任、組織幹事也轉成以即時通訊的群組與組織對象作連繫。多年來,我們看到政治團體往往重於文宣上的技術發展,一如近年興起的網台以至近來影響力漸強的直播,宣傳效果與及滲透力皆可謂大放異彩。往日「地區工作」的接觸面,早已由地方辦事處擴展至網絡上。同時間,市民亦順著資訊的便利,與團體的接觸大大增加。

廣告

而就筆者所知,對於受眾的資料,非建制派的組織現只以鬆散的 Excel 或 Google Spreadsheet 處理。這當然不難理解, Spreadsheet 既是免費又簡單實用,即便是予人印象技術落後的街工也早在2010年代初逐步使用。然而,由於 Spreadsheet 是通用工具,自由度高,要把不同 Spreadsheet 中的資料整合,團體每每就需要很大苦功。簡單如,個別同工不慎入錯電話,余小姐的個案錯填在俞先生的一行,預留填上電話的方格錯填了地址,這類資料錯誤也會令同工未能快速擷取電話表。

細心一看會發現陳大文的電話與俞生相同,及後要做電話表亦會非常混亂

細心一看會發現陳大文的電話與俞生相同,及後要做電話表亦會非常混亂

廣告

同時,輸入資料時,也會遇到個案以家庭作單位,留下幾個人名和各自的電話。這些情況礙於沒一早訂明輸入規則,各個同工便以不同方法處理,有的會在 Spreadsheet 中合併方格,有的會一個個寫在備註一欄。即使資料齊全,後來的同工亦只能慢慢地逐個查找,費時失事。遇上個案累積有幾次跟進時,要在 Spreadsheet 中找出每次跟進的時間和情況更令人苦惱。更甚是,組織的路從來崎嶇,人事調動常見,即使同事多半熱心,願意承諾日後答覆負責的所有個案的問題。Spreadsheet 中亦很難清楚且正確地記下每單個案經手的同事,種種原因於此暫且不贅。

而團體搞過的活動和課程,以至因應不同社會狀況或社區情況開的關注組和發起的行動,學員和活動參加者的名單和收據,行動時抗爭者的表現與狀態,紀錄在 Spreadsheet 固然輕鬆,但若要翻查資料評估活動的成效再作宣傳或其他用途,零散的 Spreadsheet 又成了多少前線同事的夢魘﹖而人事調動又會否令 Spreadsheet 的權限變得難測,過去資料再難尋回﹖

然而圈中的朋友,即使每日面對上述問題,多少也會認為自己處理的個案不多,以鬆散的 Spreadsheet 記錄好就可以。他們往往忽略了日後針對自己工作系統而客觀分析的可能。譬如求助個案的類型,個案與政府政策的相關性,個案對象的年齡層、性別、學歷分佈、處所等。這些分析有助社區主任或組織幹事了解自己在社區內建立了甚麼樣的網絡、形成了甚麼樣的形象,以至成效如何,亦同時能有效地找出被忽略了的一群。

眼見建制派早於2004年已設立數碼辦公室[1],處理已有資料的SMS,非建制派落後的,又有多少﹖為此,街工於年前發展資料庫系統 —— 組織者,以整合過去的個案記錄,並已投放於個別辦事處的日常應用。紀錄的個案現已超過25,000,可應用於不同的分析之中,詳見下篇
街工組織者系統,能以街坊名字搜尋所有有關資料

街工組織者系統,能以街坊名字搜尋所有有關資料

香港民主運動已然幾十年,功過難定。而今天我們工作的日常,能積累成下一代運動的養份嗎﹖

 

[1] 陳鑑林數碼辦公室啟動禮 明報通識網. 2004-08-04.

作者Facebook

作者個人簡介:街工執委、港大計算機科學系 M.Phil 畢業生,現職生物信息學公司高級科學人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