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這個世代,我們應教什麼?又該學習什麼?

2015/5/13 — 13:01

圖:亂世中的老師-通識教育的政治 Facebook

圖:亂世中的老師-通識教育的政治 Facebook

後雨傘教師

曾經,即使校園之外烽煙四起,但校園裡的通識教育,仍是個相對自由、鼓勵多元思考的學習空間。然而好景不常。隨著政治社會的急劇變化,及網絡文化與全面擴張,通識教育面臨新的條件和挑戰。

一方面,建制權力開始磨刀霍霍,將矛頭指向通識科,而周融等建制派人仕,更動員群眾投訴通識老師。雨傘前後,白色恐怖向校園一步一步靠近。老師在課內的一言一行,成了政治審查的對象。

廣告

另一方面,在一個網絡化社會當中,教育和學習再不是一個簡單的單向關係。學生每天接觸大量資訊,自己對不同議題早已有強烈的意見和感受。面對複雜的社會議題,如何引發出多元而批判的對話,都是一種考驗。

換一個角度來看,老師也非不吃人間煙火,超然物外的中立個體,反過來,他們就是這種政治社會變遷的組成部分,身處旋渦,並於每天的教學中做出思考和行動。

廣告

我們要真正面對是教育的本質是什麼。要創造一個培養未來公民、訓練獨立思考的空間,我們需要在熱情、紛亂和恐懼當中,堅持說真話之外,鼓勵聆聽對話。 這次討論會將透過小小老師寫的—部分不得不做的事,嘗試思考我們在後雨傘時代需要怎樣的老師,需要怎樣的通識教育。

一封不安的信

在書的最後一部分,我寫了一封信給我的學生,那是帶著溫柔、不安和希望的一封信。這三種感覺混雜在一起,反映著我一直的掙扎︰

「在雨傘運動當中,我看到了最美麗的臉孔,也看到最醜惡的暴力和權鬥。抗爭的決心,不只是對獨裁政權的不妥協,更在於我們香港人到底想成為一群怎樣的人。講究即時見效、一步到位,挑動最大情緒的世界一直鼓勵我們別仔細思考,做了再算。但在真正決定可以如何在後佔領時代參與前,我們需要的是更深刻的反思。我們的視野是不是只止於當下的成與敗,能否看到更長的抗爭歷史脈絡﹖我們願意承擔彼此的軟弱和不堪嗎? 我們能否接受各人的步伐和期望不同,盡力爭取同路人和大眾的支持﹖

我們身處的這個時代既美好又殘酷,懷抱著溫柔而堅定的心參與運動是我對自己一直的期望,也是對你們的寄望。一切的抗爭,都源於對這片土地的愛。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在過程中丟棄了這份堅持。願這片地方的土壤變得更適合未來者,也願這刻的我們成為未來民主的養份。

愛你們的小小老師

由預備佔中的一年多時間開始,我覺得自己被不同的力量拉扯著。一方面很想維持著一種老師的典型專業形象,一方面又企圖進入不同意見的人當中,作一個爭取真普選的傳道者。這過程一點都不容易,我和同伴們面臨著外在的攻勢(周融、愛港力等),同時又各自面對不同的考驗。甚至,一直走來的同伴也在途中轉身離開。

而課室這個我一直引以為傲的地方,也開始慢慢變質。一直以為自己無畏無懼,卻開始因著別人的說話、社會的壓力而自我審查。不確定自己應該教什麼不教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所說的話別人會如何接收。帶著恐懼去上課去抗爭,令我更感腹背受敵。

這次的寫作,是為了與未來者分享那些曾經走過的路。作為老師的掙扎並不是獨一的經驗,而是一個個希望關心政治和參與政治的人將會面對的挑戰。我們都有不得不做的事。

星期五的討論會將以《雨傘政治四重奏》中小小老師的篇章為出發點(即書第三部分〈不得不做的事〉),再延伸檢視教育的內外張力。在星期五晚上,希望能夠和大家分享書寫的緣起,也一起討論我們需要怎樣的教育。通識教育的出現,正正配合這個時代需要的元素。

 

文︰小小老師,通識科教師。相信教育是人和人的交流,也希望透過通識教育能夠讓學生與社會聯繫,不再活在自己的世界。

 

亂世中的老師 -通識教育的政治:

講者:小小老師、庫斯克、曾瑞明

日期:15/5(星期五)

時間:7:30-9:30pm

地點:旺角序言書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