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個離奇國度,引起公憤的不是政權的暴行,而是罵這個政權的粗言

2016/10/26 — 19:00

【筆名 : 薯仔】

「中國人,為什麼你不生氣?」台灣作家龍應台曾經這樣問過。

現在,觀乎立會宣誓風波,中國人是真的會生氣的。但是,在這個有悠久文化歷史的國度,人的愛恨,卻是很高深莫測。實是社會心理學家或語言心理學家的一個很有趣的研究課題。

廣告

先提出一些小學雞式的語言練習:

(以下數字取材自維基百科)

廣告

句子A: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中國,造成軍民傷亡達二千萬。

你可以如何形容這個史實呢?如果有人說:

句子B:  中國被幹了。(Fxxked)

這樣的形容雖然流於市井粗鄙,但也不能否認是頗為貼切。

句子C:   十數年後,在中國共產黨治下,發生大躍進飢荒,死亡人數達3600萬人,多於戰爭,實屬歷史罕見,還未計及其他大小政治運動與文革等的傷亡,沒有準確預測,但亦應以百萬計。

面對這樣的歷史慘劇,我們應該怎樣形容呢?

句子D:     中國再被幹了!(Re-fxxked)

這樣單調粗糙的修辭,相對於一眾建制才子才女妙筆生花的文采,當然是不入流,小學雞,但卻不失坦率真誠, 亦合乎語言邏輯,即B句的superlative form。

好奇地想,如果將以上這四個句子給一個外國人看,他們會覺得那一句會令他們最憤怒呢?現實是,我們知道現在香港好些人覺得最憤怒的,是第四句D。

再來一些小學雞的思考邏輯訓練課題:

人的愛恨,應不應講一丁點兒邏輯或比例呢?

我想要討論的是,如果這些斯文人對於以粗口侮辱國家政權這樣憤怒,要寫一篇文章痛斥小學雞。那麼,對於這個政權殺了三千六百萬個中國人,應該寫多少篇文章來聲討呢?假設殺一個人的罪行,是講粗口的10倍,那麼他們是不是應該寫三億六千萬篇文章才合乎邏輯比例呢?

倒過來說,如果他們可以包容一個殺了三千六百萬人的政權,那麼對一些只懂講點粗口的小混蛋,為什麼又那麼憤怒呢?

我莫名其妙????

我曾經和朋友談論大饑荒的死亡人數,但他們大都沒有反應。我想,人可能對於超過百個千個的天文數字,沒有認知能力,更莫說產生愛恨反應。也有一些反應,如『中國人殺自己人喎,梗係啦』好像沒有什麼值得稀奇。也有一些,第一個反應就是為政權辯護:『或許他們建立中國有功勞呢。』誠然,毛澤東據說也曾經多謝日本侵略中國,幫助了中共獲得政權。看來,在這片土地上,每一個政權都習慣了要靠犧牲千千萬萬的人民生命來成就他們,掌權者視為應份。

在這個比小說還離奇的國度,人們的愛恨也這樣非一般的不普世:他們對掌權者暴政的寬容,可比海還深;但對於用粗口謾罵這政權的小混蛋,容忍卻比針眼還小。也有人痛罵這一班少不更事的黃毛小子忘記了日本侵華的國難,但對於更近代人們在共產黨治下所受更大的苦難,卻突然失憶,就算有人不識趣地向他們提及,他們也毫無反應,心頭不泛起半點漣漪,令人想起清末時外國攝影師在街頭拍到的當眾行凌遲酷刑,圍觀的人都目無表情。

古代莊子對世態曾經有過這樣的描述:『盜鉤者誅,竊國者侯。』或許,我們現在可更好了解,這現象背後的人民心理基礎。所以,在這裏請容許我回答尊敬的龍應台女士,希望她聽到我這個回覆:中國人真的會生氣,而且是那種呼天搶地,搥胸頓足,歇斯底里的憤怒,令他們動氣的,不是掌權者殺了千千萬萬同胞的暴行,而是一群少不更事,不識時務的小混蛋用粗言謾罵這個竊國的政權。你看,誰說中國人不會生氣?!

作者簡介 : 無業人士,閑來喜歡閱讀有關語言,思考方法,世界歷史的文章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在這個比小說還離奇的國度,引起公憤,不是政權的暴行本身。而是罵這個政權的粗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