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黃色陣營中保持平衡」 學舌鳥談創意社運

2015/3/18 — 14:23

華Dee、阿修、阿天

華Dee、阿修、阿天

【文:朝雲】

16/3 中大 新亞書院 人文館

學舌鳥應新亞新聞與傳播學院之邀,談他們的創意社運。

廣告

華Dee承認,其實並不想戲仿其他人,更想做回自己。但阿修安慰他,「扮嘢」毋寧是一手段,讓更多人認識。

但一直喜扮華仔的,原來是阿修。在尖沙咀的表演,為了更加神似,阿修教華Dee要學華仔演戲之外的明星風範,既要「扮低調」、遮遮掩掩之餘,又要有親民手段。

廣告

後來阿修則扮「黃屍鋒」,找真人合照時,對方未曾為意,阿修在耳邊告訴他,黃赫然彈開:「點解咁似架?」阿修說黃之鋒腦快過口,說話chok得快似機關槍的樣子好易扮。

他們解釋,歡樂今宵、盧海鵬等不屬於他們年代,反而在中學時代,大家都很迷台灣的綜藝節目,從中吸取「扮嘢」養分,也好鍾意扮鄭中基,一起背他無聊的對白。魔戒、哈利波特、Matrix三大系列電影,亦伴隨他們長大。

導演阿天比較特別,他年輕時便看查理卓別靈和憨豆先生,覺得他們的幽默突破地域,國際通行。

阿修交代自己年輕時受家人影響,曾以不看港產片為傲。看的西片亦屬主流居多。進演藝學院前,自負看過好多電影,入學後才聽到同儕和師長,言及眾多大師,自己卻未窺堂奧,才明白自己不外如是。

現在,阿修正為100毛拍攝短片,將來在黃修平的電影中擔任主角;華Dee則繼續當freelance演員和舞蹈員,未來在一齣電影裡亦有戲份;而阿天則繼續參與廣告、電影的製作。

阿天承認現在香港的影視生態是「揸頸就命」。拍鬼片,為了大陸市場,一定要生安白造一句「其實佢只係患精神病」;電影在台灣取景,為了大陸市場,又得避拍有關台灣、台北的字眼,使背景離地。

華Dee則說現時表演行業,有底面之分。「檯面」就是看電視、看電影見到的一線藝人;「檯底」就是舞台劇、舞蹈等表演節目的一眾演員。

他說的檯面檯底並無貶意,而是港人寧看免費的電視、五十多元的一齣電影,卻少有人肯花數百元看舞台劇,後者僅局限於少眾。

他承認「檯底」下有好多機會,但要捱得起,手停口停。例如主題公園在萬聖節定有活動,這個月就保證不會餓死。他亦慨嘆一般市民,包括自己親友,對演員的理解,就是「檯面」的TVB,問他是否在TVB藝員訓練班。其實行內人都明白,在TVB沒有關係,只能做一世「無限復活」的清兵。他見道「檯底」下不少舞台劇演員,論外表論才華,都毫不遜色,卻苦無上位機會,正是由於「檯面」的狹隘和壟斷。

阿修指行內有眾多好手,無論跳舞、拍片等等,都十分出眾,成果卻乏人問津。反觀模仿卻更易惹人注目,所以模仿不過是吸引觀眾的手段。現在拍激戰獅子山,正嘗試轉變,儘管有笑位,卻以嚴肅為主,希望能夠感動人心。

他說第一日開拍激戰,已經花上十二小時。恐怕要再開三、四日戲才能煞科。參與這齣作品,大家都是停工襄助。「如果出到嚟條片唔受歡迎,我會好傷心。」

他希望將來當學舌鳥更受歡迎,就有底氣推出更多元的作品。

答問時間

周保松說,學說鳥不必太介意被批為「左膠」。日日去鳩嗚等作品,他和好多人都有共鳴。他指香港的傳統社運,正正失諸生硬而缺乏多元,例如多屆的選舉年,從未有一套像樣的宣傳片,給台灣比下去。社運有好大空間,可走生活化等不同路線,不必局限於認真、嚴肅的方式。

周問學舌鳥,在現時極端分化,對立的環境,站在任何位置都會得咎,未來學舌鳥如何定位自己?作品將傳遞什麼訊息?

阿修說自己的立場,不能等同於學舌鳥的立場。為了延繼學舌鳥,必須保持中立--在黃色陣營中保持平衡。例如過去的作品,抽過佔中三子水;但在激戰獅子山,說的就是堅持到山頂掛「我要真普選」的故事,希望喚起大家,第一次見到旗幟掛上獅子山的心情。儘管他知道,某些人已經視懷愐真普選等口頭禪為「左膠」。

他認為重點是要將槍頭對著政權。我方毋須一定要團結,但也毋須互打。他希望學舌鳥不致偏向黃絲中任何一邊,亦避免被人視為任何派系的工具,故不便幫任何團體拍片。也許大家都支持同一理念,但自己去拍宣揚此理念的作品,更勝於替對方拍宣傳片。

馬嶽引述當年許冠文對無厘頭的體會,正正因為香港的前途混沌弔詭,才需要無厘頭自嘲。學舌鳥亦自承,靠模仿起家實出於無奈。從社運的角度,將來會否有更積極的開拓?

阿修說想過好多橋。他曾幻想過,若學舌鳥的名氣,高到一個新層次,便發起流浪十八區,如阿甘正傳般,不斷呼召到市民加入。行到最後一區,就開始抗爭。

他承認暫時而言,網絡和youtube,是他們能夠發圍的地方,而表演是他們強項。如果每個人都能在自己市場發揮所長,為運動有所貢獻,烏托邦就能到來。

周保松認為,中立並不容易維持,有時到了關鍵之際,始終要有所批判和堅持。

最後阿修解釋,學舌鳥的延續,務須收支平衡。他們與中大一字馬交流,才知原來沒有業界請一字馬工作,而學舌鳥畢竟收到一些邀請。後者暫與市場無緣,很可能是因政治意識更重。

阿修說現在出戲,飯盒由他付錢,他不介意。但大家都放棄了當日工作義助,為了認真製作,要排戲甚至選角。義工不是長遠的運作方式。將來學舌鳥除了寓政治於創作的主打,亦會拍攝無關政治,而他們也想拍的其他題材,希望市場認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