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政治暴力」下再說「暴力破壞」立法會大樓的情有可原!

2019/7/4 — 20:11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鋪天蓋地針對「暴力破壞」立法會大樓一事的清算式指責雖然早已在預料之中,日前筆者也曾寫罷〈「官逼民反」須譴責,「暴力破壞」情可原!〉一文,表明態度。林鄭和一眾官員固然全力借題發揮,建制派的議員以至左派媒體當然爭相和應出擊,企圖在政治上從中抽水,挽救近月來潰散下墮的民望。筆者相信那些一面倒的文宣和狙擊行動將會陸續有來,在遠遊上機前感到有必要再撰文補充幾句。

當天晚上那些年輕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包括撞毀立法會大樓外的玻璃和鐵閘,以及進入大樓內進行的所謂「暴力破壞」:在牆上和桌面塗鴉、噴漆抹黑區徽、塗污個別議員肖像、毀掉錄影電眼,以至搗亂一些傢具裝置等等。平情而論,抗爭者其實並不在意於洩憤式的「暴力破壞」,卻是以衝擊立法機構的具體行動來宣告對特區政府的明顯挑戰,這是弱勢抗爭者對強權者發出的政治訊息,在當權者眼裡看來,當然有著被挑釁和被羞辱的強烈感覺。

就以「暴力」角度而言,筆者在六七暴動期間見識過左派人士滿街佈置「菠蘿」的惡行,也親眼目睹過「白皮豬」和「黃皮狗」在後巷手起棒落窮追血流披面暴徒的景象;在電視熒光幕前也觀看過外地抗爭運動或暴動時擲石縱火、拋汽油彈、搶掠打劫的震撼場面;更閱讀過不少記述十年浩劫的紀實文獻,那些批鬥抄家、打砸搶抓,以至私刑濫殺等血跡斑斑的「暴力」歷歷在目。那麼,在程度上和本質上,佔據立法會大樓三句鐘所造成的所謂「暴力破壞」真的可以等量齊觀嗎?!

廣告

世界衛生組織對「暴力」的定義如下:「蓄意地運用軀體的力量或權力,對自身、他人、群體或社會進行威脅或傷害,造成或極有可能造成損傷、死亡、精神傷害、發育障礙或權益的剝奪。」(註)立法會大樓內的「破壞」只是設備裝置方面的物質損毀,並沒有造成人命傷亡的損失,有關「暴力」的「人身傷害性定義」並不完全適用。筆者當然明白,衝擊政府機構和破壞公物的刑毀行為並不是和平的抗爭形式,但是,任何涉及政治性質的問題總不能孤立的以單一突發事件來論斷,豈能簡單的以「暴力」一詞概括言之。

有些人甚至過份誇張把立法會大樓內的「暴力破壞」描繪為「文革式」行徑,簡直是危言聳聽,上綱上線。事實上嚴格來說,特區政府當局大權在手,擁有龐大的人力和物力資源,卻是在缺乏民選機制的民主制約下,可以妄自行使政策上 DQ 和檢控的「暴力」;建制派議員以擁有大多數表決票的絕對優勢,多次實行議會制度的「暴力」;重甲裝備的警方人員在維護法紀的保護罩下,往往濫用不受有效監管的執法「暴力」;深紅和被染成緋色的傳媒組織已在壟斷性極強大的文宣網絡中,不斷散放輿論「暴力」;更不消說那些有組織被聘用衝著泛民群眾而來的街頭「暴力」!那麼,這些年來,香港人在現實環境中面對種種不同形式的政治「暴力」,處於遭受不斷打壓的弱勢抗爭者所能做出的所謂「暴力」,相對來說又算得是甚麼一回事呢?!

廣告

從長遠抗爭來說,筆者同意任何涉及「暴力」性質的態度和行為並不可取,不過,更重要的是:任何人士,尤其是為政的當權者,都必須認真深究釀成「暴力」事件的背景和成因,絕對不能輕率迴避而輕易諉過於那些弱勢的年輕抗爭者!

 

註:參考世界衛生組織(2002):《世界暴力與衛生報告》(World Report on Violence and Health)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