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 G20 向中國施壓與持續抗爭 都是延兵之計

2019/6/25 — 11:45

特朗普、習近平

特朗普、習近平

有很多朋友來問我關於 G20 的看法, 以及想知道為何我一直都沒有提及 G20, 我就一次說清楚我的看法。 文長慎入, 歡迎對錯誤之處反駁指正。

我認為, G20 基本上是一個商務會議。 那意味著, 美國方面負責這個會議的人, 他們應該是由商會的人組團而成, 故此, 關注的始終是美國的商務與經濟問題, 而不是政治外交的問題。 政治問題是美國國會的問題, 不是這些商會的問題。

而香港的問題, 本質上還是政治問題, 他雖然有經濟的影響, 但解決的方向只可能是政治性的。 因此, 雖然在 G20 中, 美國的代表可能會提出香港的問題, 但這些人的目標並不是令美國在國際戰略形勢上得益, 而是為了讓美國在經濟上得益。

廣告

美國或拿香港當籌碼 但不見得是好消息

所以他們就算討厭中國, 在這個會議中, 想的並非怎樣「傷害中國」而是怎樣「有利美國」, 因此, 他們就算提香港議題出來。 他們也只是為了圖利美國而不是為了壓迫中國。 美國不會在一個商務會議中, 提出一個政治要求, 特別是一個對美國基本上沒有直接利益的政治要求。

廣告

那怎樣用香港來圖利美國呢? 作為一個商人, 我的推論是這樣的。 我把自己代入美國的利益立場, 我要中國向我讓經濟利益, 而我知道香港正在令中國陷入麻煩, 那我會怎樣用這個籌碼呢?

答案是: 我會提出, 如果中國向美國讓步, 我們就「不」對付香港政府。

這有點冷酷但絕對是理性的, 所以很諷刺地, 在 G20 中可能會拿香港當成籌碼, 但這不見得是好消息, 因為美國如果認真的把香港當成談判籌碼。 比起要求中國放過香港, 他們更可能是借姑息或無視香港政府的行為去換取中國讓利。

因此, 我必須指明, 美國在 G20 的談判裡, 最多只會稍為提及香港, 而這是對我們較好的情況, 如果美國打算拿香港當籌碼, 反而可能是壞事。 我們不應該期望這個會議後美國會出甚麼大動作令香港改善, 美國口惠不實甚麼都不做, 稍為令中國尷尬一下, 對香港已是很好的結果。

去 G20 示威曝光 還是有意義的

但這不是說大家去 G20 做的事沒有效果, 這還是有意義的, 只是意義不同。 如果香港人能在那邊製造足夠的噪音, 持續製造香港問題在國際的曝光度, 特別是當這些活動, 有效令國際把香港和中國看成兩個對立的個體, 認同香港這個政治問題是可操作的籌碼。

抗爭要影響目標, 並非參與商貿談判的小組, 而是要讓美國國務院體系看到這件事。 讓他們認同香港是向中國進行戰略施壓中, 可用的棋子。 這樣才能夠幫助真正能幫助香港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 因此在 G20 當中香港人做的所有事情, 其實都是為了讓推動這個法案增加說服力。

你可以看到這是個政治與人權的問題, 推測這就是香港政府戰略方針稍為改變的原因, 從圍警總一事的發展可以看到, 香港政府對於再在國際傳媒中出現警察暴力這件事開始有所忌憚。 他們的緩兵之計, 針對與欺騙的對象的其實不是市民, (當然市民也可以順便受騙)而是真的能夠重創香港政府的美國國會。

他們顧慮的點, 就是因為這些畫面如果再上西方傳媒, 就可能會引爆與加速法案的推動, 所以才會不斷的放和風, 去削弱抗爭的力量。 他們一方面害怕抗爭者, 另一方面更害怕的, 反而是自己的警察。

因為他們害怕警察忍不住挑釁, 而向抗爭者再施以暴力的時候, 被拍下新的畫面影響到美國國會, 比起不容易理解的被選舉權或言論自由或者法律問題, 警察暴力的畫面影響直接得多。 對美國政客的影響也會直接。

「不要給藉口政府」其實是盲點

社運界常說的「不要給藉口政府」其實是盲點, 因為他們忘記了, 他們面對的香港政府是專制政府, 藉口真的只是說說而已。 (臺灣都不收陳同佳了吧?)

香港常見的思考盲點, 是拿對民主政府的一套對專制政府。 然後拿對專制政府的一套對民主政府, 完全錯置了手段。

反而是他們想要來幫助他們的外國, 才是真正需要藉口的民主政府, 他們正需要別人「給藉口政府」。 而這個藉口就是香港的警察暴力畫面, 說得難聽一點, 外國政客最想看到的, 不是香港人如何可憐或者有多美麗, 而是香港政府鎮壓時的醜態。

另一點他們想看到的, 是香港作為一個中國牽制者的投資價值有多少, 所以很遺憾的是, 恐怕這跟香港主流想的不一樣。 香港主流最怕只覺得自己是在中國統治下爭取民主, 也就是一個權利更多的被統治者, 未敢接受對抗中國這個概念, 某程度上你要做成能推動美國的效果, 多少就是在違背主流民意。

而且香港的議員, 他們因為需要宣誓效忠特區政府與基本法, 因此也很難提出這樣的觀念, 只會變成支持一國兩制, 你想用「維持一國兩制」去吸引美國國會幫助你基本上完全不可能。

原因? 一國兩制是中國用來滲透美國的工具, 一堆中國人借香港身份香港公司在美國做滲透行為, 美國怎可能喜歡一國兩制?

說白的, 一國兩制就是建制, 維護一國兩制就是維護香港目前在國際政治中的位置, 而那正是香港最能幫助中國的部份。

在 G20 向中國施壓與持續抗爭 都是延兵之計

這是為何抗爭者並不是輔助角色, 反而是主要角色, 因為他們才可以把香港變成「可投資來牽制中國的目標」, 必須遵從建制的議員, 最多只能減低建制的效率, 這是身份上的限制, 他們不維護一國兩制就直接當不了議員, 這注定了他們只能當明暗幫助抗爭的輔助角色, 或者協助虛耗建制資源。

香港政府與政客, 他們的目標應該是盡量不要再出那些畫面, 而美國國會有意「擺香港上檯」的政客, 則期望著那些畫面。 而 G20 的事情, 只是整個遊戲裡的一個輔助, 他只是引致或幫助之後的抗爭, 他不會也不可能是這個遊戲的結束點。

而且在 G20 香港對中國施壓, 以及香港抗爭者的持續抗爭, 本身也是延兵之計, 因為當香港政府認為抗爭已平息散去, 轉危為安的時候。 香港政府就很有可能會開始進行清算, 這點我們在雨傘革命與旺角事件中已有經驗, 抗爭基本上是在延後這件事, 並持續曝光, 一方面延後香港政府的清算, 另一方面提早美國國會的注視。

不該對 G20 期望大 但不是甚麼都不做

想要有成果, 我們很可能要等半年, 有兩個重要的時間點, 第一是 2020 年初的臺灣總統選舉, 第二是 2020 年尾的美國總統選舉, 這兩個選舉都會大幅影響到香港的形勢, 而香港的形勢, 也會影響這兩個選舉的結果。

所以我建議, 我們不應該對 G20 期望太大, 但不等於甚麼都不做, 在 G20 做的事情還是有意義的, 只是不會很快有效果。 因為他必須配合美國國會的異動才會有效, 單單 G20 是不會達成甚麼的。

我不提及 G20 的原因, 是不想大家對他期望太大, 但也不能減少大家參與的意欲, 所以不提是最好的。 因為參與是對的, 但期望不大也是對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