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道鬼佬愛香港 — 專訪Blacksmith出版社

2016/5/31 — 6:03

Pete Spurrier經營Blacksmith出版社,也是香港行山指南的作者。

Pete Spurrier經營Blacksmith出版社,也是香港行山指南的作者。

【文:呂珠玲】

香港的英文出版社名單一雙手數得完,中大和港大出版社主攻學術書,MCCM專出版藝術書,還有幾間出版小說和旅遊指南的小書商,惟獨Blacksmith的書幾乎都以香港為題材,最新作品是講述雨傘運動的Umbrellas in Bloom: Hong Kong’s occupy movement uncovered。

Blacksmith老闆是居港13年的英國人Pete Spurrier,他比很多香港人更本土。

廣告

Blacksmith出版社自2003年成立,書籍大多在大陸印刷,但有兩次例外,第一次因為內容關於西藏,另一次出的是詩集,但封面有「Tiananmen Square」的字眼。這回明目張膽講雨傘運動,當然又被大陸印刷廠拒絕,只好多付一點錢在香港印刷,結果是:「印刷廠取了書稿,老闆兩個星期後打來說:『我是藍絲帶,我不印。』」Pete Spurrier回憶。

這邊廂印刷進度一拖再拖,但那邊廂喜訊不絕,出版社收到百幾個直接預訂,來自美國、澳洲、瑞典等地方,Pete說:「這是我們第一次收到這麼多預訂,一如以往印1,500本,但兩個月內已有書店要添貨,好快要加印。」

廣告

這本書的作者Jason Y.Ng是香港律師,曾在美、加居住多年,雨傘運動時佔領多天,又曾在佔領區義教。他認為外國傳媒對雨傘運動的報導流於簡單,於是用英文記錄這有血有淚的79天。

坐火車到香港

雨傘運動對Pete也烙下難忘記憶。他居於香港13年,近年開始心灰意冷,「坐一程地鐵,人人只低頭玩電話,彷彿身邊的事跟自己無關。」雨傘運動教他眼界大開:「連儂牆上的窩心句子,投影器的振奮留言,還有旺角佔領區的關公像,提醒我香港人還是很熱血的。」

香港在一片陰霾下,能否再看到未來,Pete說他仍然樂觀。

香港在一片陰霾下,能否再看到未來,Pete說他仍然樂觀。

這位洋人比很多香港人更本土,他住在大埔村屋,爬過八仙嶺起碼20次。明明辦公室在蘇豪,但放工去沙田圍的冬菇亭大排檔飲啤酒,必定佐以椒鹽豆腐。香港人愛逛IFC和Time Square,他愛鑽西環和灣仔的後巷,還在專欄教人在後巷發掘古廟。

Pete跟香港的緣分十分奇妙。1993年,他從英國揹起背囊跨越亞洲,去到烏魯木齊已耗盡盤纏,決定坐霸王火車往香港找工作,遇上查票員便落車,再跳上下一班車如此抵達羅湖。羅湖火車站的報販施捨了一張火車票,讓這位窮光蛋坐到九龍。

最初他靠教英文為生,後來創辦了一本免費雜誌,但一場沙士令廣告收入盡失,惟有把雜誌內的飲食指南出版成書,誰知收到世界各地傳來的書稿,都是發作家夢的人,Pete便挑跟香港有關的題材出版。

本土出版社

例如有位前英國皇家海軍曾在灣仔夜店做保安,見識過黑社會「劈友」,試過在鬧市賣毒品,他的自傳Eating Smoke賣出8,000本。還有已移民美國的病理學家馮志信,幼時在大磡村寮屋長大,曾在九龍城開酒吧,他寫的Hong Kong Noir記錄許多香港奇情故事。

出版的部分作品仍未睌脫蘇絲黃的世界,因他認為世界上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地大城市的人會認識香港是個國際城市,但部分人仍保持刻板印象,如點心、功夫,exotic east的印象。當然他也出版嚴肅的香港作品,向世界介紹香港其他面向。Pete在香港多年,認為香港是世界上很獨特的城市,是東西方兩個帝國相遇的地方,香港人背後既有來自大陸的文化影響,但香港人也很國際化,見過世面,這種混雜,跨文化,多元的性格,令香港人與內地中國人有別,環顧世界相信較接近的城市是直布羅陀。

問題是,今天討論本土有點像踩鋼線,說不定會像港大學苑般被梁特首公開指責,悲劇一點的會落得李波下場。問Pete怕不怕,他答:「這些書很重要,雖然法律明文規定,但有些權利你要是不用,它便會消失。」

他一口氣數了幾個英國政黨,有些宣揚蘇格蘭獨立,有些主張威爾斯獨立,「兩年前的蘇格蘭獨立公投沒有摧毀英國,魁北克獨立運動也沒有摧毀加拿大,你愈打壓這些運動才令它們更受歡迎,我以為這是common sense。」

雖然Pete持的是英國護照,出版的是英文書,但也不敢完全有恃無恐,畢竟荒誕如李波事件都發生了,讓他安心的始終是香港人:「我相信香港人會挺身捍衛自己的核心價值,也相信政府裡有理智的人阻止香港淪落。」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