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坐以待斃?用票懲罰泛民?

2016/9/4 — 17:5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可以說,今屆立法會選舉是歷來形勢最複雜,又最為重要的一次選舉。

形勢復雜,是指今屆選舉,參選名單歷年最多、陣營派別最多,只能概括以「建制」、「非建制」以作識別,但當中其實「各懷鬼胎」。

建制派有親梁反梁之爭,有鄉事黑勢力之爭;非建制有熱普城、泛民、木土之別,互相爭逐,互不妥協。

廣告

最重要,是今屈立會選舉,北京、689不惜一切,以大規模種票、利誘、威逼選民的手段,務求建制派取勝,故「非建制派」大有可能慘敗,不但失去立會「三分一關鍵少數」地位,甚至連地區直選議席過半的地位也不保(註:這兩個否決權為何重要, 可見附註。),令立法會正式「壽終正寢」,689政府、建制派、北京政府可任意妄為,修改基本法、通過上億元的大白象工程,推行廿三條等等等。總括而言:香港玩完。

投票沒有用?

廣告

但香港即使將亡又如何?有人就是不太理會。

有朋友從不投票,認為投了又如何?

參考過往三屆立法會選舉,整體投票率,分別為55.64%、45.2%及53.05%,換句話說,以上屆為例,346萬選民當中,幾乎有近150萬選民是沒有去投票。

投票沒有用?假設這些選民全部走去投票,並根據過往立會建制與非建制得票的比例計,則非建制派至少肯定能保有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數的否決權,阻止689政府的不法議案通過。

換句話說,你投票不但不是沒用,反而是「很很很很很有用」。因為你那一票,足以捍衛香港人最後一根稻草,否決北京修改基本法的意圖、防止689、建制派的任何剝奪港人利益的議案。

非建制多年來也阻不了北京,投來幹嗎?

有朋友氣憤說,投票幹嗎?非建制所謂抗爭多年,又不是阻不了北京赤化香港吧!

的確,非建制,或傳統的泛民的表現的確不濟,尤其民主黨老化,與社會脫節,更走入中聯辦,令不少支持者憤而他投。

但想深一層,非建制表現不濟,未能阻止北京赤化香港的最重要原因是什麼?

就是不夠票啊!

為何至今禮儀廉多次出賣港人,仍能成為立會第一大黨?為何建制派議員多年來謬論百出、失禮港人、假學歷、假履歷充斥,卻依然得票高企?撇除鐵票,種票,事實上,的而且確是有人真心真意投票予禮儀廉或其他建制派的。

也是說,的確有不少香港人,仍未能理解建制派的邪惡,對政治的認識仍流於表面。

最常見的例子便是認為香港之亂,源於一班非建制派在「搞事」,搞「拉布」!但這些人不會再去思考,「搞事」為了什麼?其實是對抗惡法;拉布目的又是什麼?其實是源於政府強姦議會,欲強行通過惡化。

多年來,非建制派只能爭取三分一關鍵少數,和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數,但為何不爭取過半數議席,甚至三分二議席?因為,「人心未歸」,香港人對民主追求仍未見熱衷。

故若問非建制派多年來抗爭抗爭了什麼,不如先問自己,你又為香港做了什麼?

用選票懲罰泛民

上屆立會選舉,由社民連分裂出來,以黃毓民、陳建業為首的人民力量(黃毓民及後又和人力分裂,今屆人力和社民連又重組選舉聯盟,政治就是如此多變),不停狙擊民主黨,「踢走保皇黨、制裁民主派」,甚至提出投白票,也不投民主黨。

這股對傳統泛民的「憎恨」,今屆由熱普城、本土等派別承繼。

泛民,尤其民主黨的表現,的確是這股反傳統民主派聲音崛起的原因,但要思考的是,用選票懲罰泛民,誰得益?被懲罰的是泛民或是香港人?

「不要把泛民和香港人綑綁!」

我明白,但目前香港政治環境,仍未有單一民主勢力,足以和建制派對抗。

故即使你不愛傳統泛民,也請別不投票,或投白票,甚至票投建制派或偽中立派。

套用本土派的一句話:「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在此還是那句,非建制派無謂再互相指責,熱普城無謂再狙擊泛民、泛民也無謂再批評熱普城分裂民主派(有如有說男女間有第三者出現,源於男女間本身早有問題…),最後關頭,還請槍口一致對準建制派。

今次輸了,沒能翻身了

有說香港人,是「針唔拮到肉唔知痛」,要徹徹底底輸一次,讓建制派全面控制議會,香港人才會醒覺。非建制派慘敗?樂見其成。

我不清楚有以上說法的,是賭氣之話,還是認真。若是後者,我便不得指出,今次立會若非建制派輸了,失去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或三分一的關鍵少數地位,則香港人翻身無望了。

北京、689政府可即時修改基本法,全套遊戲規則可來個360度轉變,立法會終成橡皮圖章,由北京話事,特首候選人由人大提名,普選便京選;港獨違法正式寫入基本法,甚至全國法律可適用於香港特區,公安、國安可在港執法,香港人有如李波可隨時消失。網絡廿三條?當然即通過,經濟層面國企中資加快進佔各經濟環節,「優才」「專才」大量輸港,中上管理層全換走香港人,香港人停止上流機會。

有能者還可外逃,如「汪人大」說:「這是中國人的地方,你不喜歡便走囉!」沒有能力的,或是真心真意愛香港,希望香港能變得更好的,只能留下來,盡最後一分力頑固香港的赤化。

所以,若你認為,香港人需要用「針拮」才知痛,那我可清楚告訴你,這支針,是「毒針」,「拮」了不單純是痛一痛,而是命也沒有了。

或者你己垂老矣,沒斤斤計較,但請你作為長輩,也要負責任為香港的下一代著想,你的子女,你的愛孫,活在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可能全靠你手中一票了。

所以,今天請投票,票投非建制。

 

註:

常說的「三分一關鍵少數」,主要意思有幾方面,《基本法》第159條訂明,修改基本法的議案,須經港區人大代表及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贊成,以及行政長官同意,才可向全國人大提出。也是說,非建制擁有三分一議席,至少可否決任何基本法的修改議案,防止北京任意妄為,透過修改基本法達成全面接管香港的危機。

又例如,基本法第79(7)條規定,立法會議員若被認為「行為不檢點或違反誓言」而經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則會被立法會主席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也是說若沒有了三分一的否決權,建制派隨時可向非建制派議員提出讉責,「踢走不聽話」的議員、議會監察功能盡失。

至於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按規定,目前政府提出的議案,須獲得出席會議的議員過半數票,但由議員提出的議案,或議員對任何議案或法案提出的修正案,須分別獲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功能界別選擧產生的議員各過半數票(即所謂分組點票)才可以通過。

目前非建制派議員未必能阻擋政府的議案,但仍可透過「拉布」阻擋惡法,但若連地區直選議席亦未能取得過半數,則連議員提出的法案也未能阻止。想「拉布」?建制派大可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把「剪布」合法合規,屆時,想拉布,「布碎」都沒得拉了。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