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故事2015 — 如果洗米華參加反自由行抗議

2015/2/16 — 17:57

以沙田新市鎮為背景的《城市故事》

以沙田新市鎮為背景的《城市故事》

理想生活模式的轉變:由《香港86》到《城市故事》

無線的長壽處境喜劇「香港8X」系列,由香港81做到香港86,接力的是《城市故事》,城市故事是一個沙田新市鎮的新中產故事,故事裡面的許氏(曾近榮)一家,住在沙田一個新型屋苑,這個家庭的三兄姊弟(溫兆倫、劉淑華、梁思浩-他的花名是「洗米華」)各有故事,加上他們的鄰居的故事,便可以不停做兩年而不會江郎才盡。

廣告

《城市故事》,大致上就是1980年代的香港上流故事,故事中的大哥和二家姐、鄰居郭晉安夫婦,都是職場上向上爬的白領,即使是負責做反派的蘇忠(何偉龍),則是靠樓市發達的地產經紀。在《城市故事》裡面的社會流動,甚至包括只有中學學歷的角色的職場上流,例如中學畢業的溫兆倫由低做起做到公司經理,周海媚客串過幾集(那幾集的標題是「幸福玻璃球」),她的丈夫則是由酒店門僮爬到中級管理層。

在城市故事裡面的生活,是當時香港大力發展新市鎮的理想生活--有良好管理的大型屋苑,住宅樓下是商場,生活十分方便,住客出入可以駕車,也可以剛剛完成「電氣化」的九廣鐵路(聽過電氣化的朋友,不要扮未聽過)。

廣告

用流行文化研究的說法,電視廣播反映社會現況,也有能力塑造社會的集體意識,「香港81-香港86」裡面的人物,不是前舖後居,就是住在比較舊式的住宅單位,相對而言,《城市故事》所塑造的生活模式截然不同──新型屋苑、新市鎮、秩序井然、規劃分明、向上流動。這不單反映了當時社會理想中的生活模式,也塑造了一種「新市鎮中產社區」的想像。

如果洗米華參加反自由行抗議

自從自由行限制愈來愈少,加上一簽多行政策,令上水水貨氾濫成災,自由行迫爆各購物區,這對本地居民造成的滋擾,已經成了社會甚至政治問題。這愈來愈嚴重的社會怨氣,不是住在官邸的離地高官一句「等多班車」風涼話可以打發的。

曾幾何時,沙田是新市鎮的典範,而新城市廣場及其周邊配套,更是新市鎮生活模式的模範。對於沙田居民來說,他們日常生活購物消閑的地方變得像旺角尖沙咀那樣迫得水洩不通,本來是便利居民的商店租戶組合(tenant mix)因為自由行龐大需求造成的租金上漲而改變,《城市故事》式的新市鎮生活模式不再。凡此種種,都日復日增添居民的怨氣。到了最後,最要有人組織抗議行動,便有如乾柴烈火般燃燒起來。或許當中有不少人是屬於游走於各區的抗議大軍,但似乎當中也有不少是當區人士。沒有足夠的社會怨氣作為土壤,比較激烈的抗議行動應該一早遭遇輿論反彈,暫時的情況彷彿告訴我們,這種怨憤的土壤不容忽視。

《城市故事》表現的那種安居樂業生活模式,本來是1980年代政府穩定社會的社會工程重要環節。安居樂業的感覺沒有了,隨之而來便是社會燥動不安。

如果《城市故事》的故事發生在今天的話,大哥溫兆倫的事業會因為大陸生意受益(也可能相反)、地產經紀蘇忠會因為大量新買家出現而發財,但許氏一家日常生活會跟以前不一樣,愈來愈多感覺被滋擾,仍是學生的三弟洗米華(梁思浩)或許會愈來愈傾向以抗爭表達不滿。結事可能的發展是,曾近榮的太太被拖篋旅客撞倒,曾近榮跟他們爭執,洗米華在抗議中被捕,大哥溫兆倫瞞著父母去補釋他,發了達的蘇忠則會冷嘲熱諷洗米華太激進。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