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本法是憲法,不是刑法

2017/2/16 — 17:47

政府宣傳基本法十幾年,講來講去都是什麼香港人可以用特區護照到外國旅遊、香港可以用「中國香港」的名義加入國際組織、參加國際運動比賽等反智到無倫的着數(喂!阿哥,這是任何國民的基本權利,97前已經享有,不是基本法賜予),大的問題不敢碰(為何不宣傳基本法22條?),甚至連一些基本概念都自己都沒有搞清楚,遑論教曉大眾:何謂基本法?何謂憲法?

所以,十幾年來,不斷出現這些奇怪的言論:

有人說:「喊結束一黨專政口號,違反基本法23條。」

廣告

選舉主任:「立法會侯選人宣傳品有港獨內容,違反基本法,所以不許刊登。

警務處長:「主張港獨違反基本法。」(我不禁要問:警察何時開始要兼職維護憲法?中聯辦每天干預香港的選舉,重案組是不是要去西環拉人?)

廣告

現在又有姓高的藍絲,辱罵完法官之後,還大言不慚地問:「基本法那(哪)一條是『不可以批評法官』的?」

可見一般大眾、甚至官員對憲法基本知識的缺乏,政府的基本法宣傳如何失敗。連政府都不懂憲法,又如何期望它遵守、維護憲法?

基本法不是刑法,是憲法,憲法和刑法是兩個法律概念,憲法規管政府或公權力的行為,刑法則規管公民的個人行為。憲法的目的有兩個:一、勾勒國家和政府的架構和權力,二、保障人民基本權利。所以,只有政府或公權力才能違反憲法,一般公民的行為不會違反憲法的,而只會違反刑法或民法。你聽過最高憲法法庭開庭審訊某人打劫強姦沒有?當然不會,這些刑法問題是引用刑法去控告,而不是憲法範疇內的事。只有政府行為,如國會通過的法律、法庭的裁決、政府某項政策才可能違憲,比如某條法律違反人民基本自由和權利,或政府的行為越權等,而法院裁定這些行動違憲之後,頂多只會宣佈無效,而不會抓政府官員去坐牢。除非立法會把某條憲法刑事化,如胡官主張基本法22條立法,禁止內地官員干預香港內政,但即使如此,到時告上法庭,也只會引用相關的刑法,而不會引用基本法22條。

所以,如基本法23條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只有特區政府不立法,才會違反此條,而個人即使用武力顛覆政府,也不會直接違反23條,而只會違反牽涉顛覆罪的刑法,這是很顯淺的邏輯推論。同樣,若特區政府宣佈香港獨立,才會違反基本法,法庭可以宣佈無效,但個人主張港獨,不會違憲,因為個人行為根本無法改變香港的憲制地位,又如何違憲?正如基本法規定政府財政要量入為出,但如果有特首候選人主張要量出為入,警察可以抓他去坐牢嗎?如果是的話,葉劉第一個要坐監。

至於高某的問題更是不值一駁,基本法不是法律的全部,不違反基本法不等於不違法。基本法也沒有說人民不可以殺人放火,但等於我們可以殺人放火嗎?藐視法庭,如殺人放火一樣,有刑法規管,不需要、也不應該動用憲法。

政府官員也如此混帳,現在還要硬性規定中學教基本法,又如何期望中學會教得好?學生基本概念都未搞清楚,就要評論批判,通識教育怎會不失敗?

憲法教育不止要教這條那條,更重要的是憲法的概念和精神,香港教育就是缺乏基本概念的認知。不用教哲學家的什麼思想那麼高深,只要講清楚一些基本概念,已經是很好的哲學教育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