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信徒的特首 如何能夠聽命於宗教「天敵」的共產黨!?

2017/1/23 — 15:01

1月16日,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參選特首。有報道指她自言,辭職參選是上帝旨意。(資料圖片)

1月16日,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宣佈參選特首。有報道指她自言,辭職參選是上帝旨意。(資料圖片)

天主教徒的林鄭月娥表示參選特首是「天主的感召」,同時亦向中央政府表白心跡,聲稱請辭的唯一原因就是要角逐特首委身服務香港市民云云。 看來一個基督信徒意欲參政議事,還是有感於匍匐仰望上主旨意的信心何其不足,必須考慮和配合當前政治現實的需要,以至俯伏受命於俗世政府的威權。  說到底,事主委身和仰人鼻息之間的矛盾究竟有多大?

筆者不禁聯想起新約聖經的教訓:「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 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馬太福音6:24)  聖經所指的「瑪門」雖然說的是財利邪神,誘使人們追求貪婪欲望,因謀財取利而互相咬噬廝殺,可是究其實,奪利和爭權都是孿生兒,顯示出人性軟弱和貪慾的罪性,聖經的教誨是:虔心事主與逐利嗜權實在是「勢不兩立」。 那麼,一個基督信徒到底怎麼可以一心二用,周旋於敬虔的宗教信念與忠心的報國思想之間,更何況這是共產黨把持的當權政府,而共產黨正是宗教信仰的「天敵」呢?

無神論的共產黨人極度仇視宗教。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產主義宣言》中稱無產階級認為法律、道德、宗教信仰都是「資產階級的偏見,這些偏見潛伏於背後,就像眾多資產階級趣味一樣」。 馬克斯說過「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鴉片」;斯太林認為「宗教是狡猾而危險的敵人」;毛澤東也曾學舌斥罵「宗教是毒藥」。

廣告

當前中國共產黨強調共產主義與宗教之間必須劃出明確界限,指出共產黨人不但不能信仰宗教,而且必須向人民群眾宣傳辯正唯物主義和無神論的科學世界觀。 (詳見中共中央機關黨刊《求是》朱維群〈共產黨員不能信仰宗教〉一文)  這不僅是意識形態上共產主義與宗教信仰的衝突,中國共產黨在管治層面上要求宗教界堅守愛國主義,絕不能干預國家行政、司法、教育和社會生活等事務,以及必須遵行獨立自主原則,不受外部勢力支配。

說得露骨一點,前者旨在斷絕宗教界在中國社會上所產生的任何影響,後者就是直接區隔和孤立宗教界的活動,那麼,中國宗教界的存活空間就只是困囿在廟院道觀、清真寺和禮拜堂場所之內的禮儀式慶典和祭祀式崇拜而已。 由此得知,中國共產黨本質上就是宗教信仰的「天敵」,在內地歷年來種種逼害甚或滅絕不同宗教的手段早已司空見慣,成為悲慘的歷史事實。

廣告

前特首曾蔭權也是天主教徒,據聞每日到教堂早禱後才上班辦公,讓人看得見他的虔誠篤信行為。 可是,天主的「感召」看來還是無法真正打動他的內心,如今他已陷入瀆職貪腐的官司糾纏中。 林鄭月娥難道不曉得宗教信仰和共產政權之間有著無法接合的鴻溝深淵嗎? 他日林鄭月娥在中國共產黨「欽命授權」下當上香港特首之後,聖經的「踐行公義」訊息能否觸動她的心靈而教她有所「感召」,以至敢於為天主發聲而不是為黨揚言呢?

德國路德會牧師和神學家潘霍華 (Dietrich Bonhoeffer, 1906-1945) 當年勇於批評納粹黨的惡行,甚至參與刺殺希特勒行動,選擇了為公義抗爭而殉難的道路。 他說過:「面對邪惡而沉默正是邪惡的本質,上帝不會讓我們脫罪。默不作聲就是發了聲;紋風不動就是有所行動。」 (“Silence in the face of evil is itself evil, God will not hold us guiltless. Not to speak is to speak. Not to act is to act.”)  當中國共產黨的「指令」違反公義和有悖常理時,筆者敢問林鄭月娥可有宗教道德的勇氣和承擔,面對天主的「感召」而無愧無悔的為民發聲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