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在政治上的原罪

2017/10/3 — 16:47

大陸教堂十字架被拆情況。 (微博資料圖片)

大陸教堂十字架被拆情況。 (微博資料圖片)

【文:任平生】

自回歸以來,大陸政府對香港事務的干預越來越嚴重,特別由梁振英時代開始,情況更急速變壞,選舉背後有西環政府的操控;警察更多是服務政治需要而執法,放生愛國的違法者而處處針對和平抗爭者;商業機構被勸喻停止在反對政府的傳媒賣廣告,藉以限制新聞自由。面對越多越多的社會不公義,一部份開明的基督徒站出來參與社運,抗議日漸腐化的政府,但可惜這類信徒不多,很多教會都沉默不語,有些教會領袖更是主動向不義政權獻媚,就如姣婆遇見脂粉客,急不及待寬衣解帶,風風火火的撲過去,投懷送抱。

例如一帶一路明明是國家經濟政策,竟然變成舊約聖經要實現的預言,變成人人都要支持的宣教路線。其實,大陸拆十字架,擴大對宗教的騷擾和侵犯都預視香港教會將來可能要面對相似的問題,教會領袖們不會不知道,他們不抗議當然是因為一些隱藏的短期利益,即使是天主教,為了維持教廷和中國的關係,只有淡化一些不公義的事情。

廣告

教會領袖要合理化自己向政府獻媚的行為,並且令信徒接受,聖經的支持就不可少。舊約聖經記載了先知們常常指斥君主和社會的不公,要求政府行公義好憐憫,這類經文當然不會被維穩教會領袖採納,他們會引用新約羅馬書13:1-7

13:1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

13:2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13:3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

13:4 因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13:5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13:6 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上帝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

13:7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廣告

透過這段經文來要求信徒服從政權是教會的傳統,第四世紀的教父奧古斯丁認為,基督徒以永恆為人生目標,短暫事物由地上權勢者管治,信徒應當順服。即使被掠奪家財,亦只是一些終會消滅的東西。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亦主張政權源自上帝,所以信徒應當為著順服上帝而服從政府,就算政權有錯,信徒仍要因著上帝而順服。事實上,當時有大量農民被剝削而起義,馬丁路德反對農民起義而支持當權者鎮壓,結果有十萬農民喪生。

這段經文其實明顯是違反常理的,經文說:「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但舊約列王時代就有些不合上帝心意的王,與「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互相矛盾;世俗政治,不論中外古今,都有以殘酷手段來得權力的,兄弟為了爭奪王位而互相斯殺的,比比皆是,難道這又是上帝所命定的嗎?希特拉掌權統治德國,後來他引發世界大戰,又殘殺六百萬猶太人;毛澤東建立新中國,但他制定很多錯誤的政策,又多次發動大小不同的政治運動,使過千萬中國人被折磨而死。難道希特拉和毛澤東是上帝所命定的領袖嗎?由此可見,「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是錯的。

有些人會辯說,經文並不包括服從貪污腐敗、殘暴不仁和專制的政權,上帝不容許這些罪惡,而是要求政府賞罰分明。然而,要求政府賞罰分明,不能容忍貪污腐敗的政府乃母親是女人的道理,又何需上帝多說呢?但可惜經文不是說「廉潔仁慈的政府都是上帝所命的」,而是說「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並且強調「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如果經文原意是上帝不容許腐敗的政府,那麼就應該說「廉潔仁慈的政府都是上帝所命的」,而不是「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還有,因為廢立一個政府的權力在上帝手中,經文又沒有說清楚人民在廢立的過程中有否沒有角色或怎樣的角色,所以,「不服從貪污腐敗的政權」不是經文必然的結論。

有人從歷史背景來為經文辯解,他們說羅馬書的作者保羅四處傳道,每到一地方都被當地猶太人批評和攻擊,常常引起混亂,當地政府亦注意到猶太人內部的信仰衝突。保羅要做的是傳道,不是搞政治,不想被人藉詞誣告保羅搞亂政府,節外生枝,影響傳道發展。因此,基於方便傳道,於是寫出羅馬書13:1-2的說話來勸導信徒安份守法,也要令羅馬政府安心。所以,羅馬書13:1-2並不是要討論政治,更不是定下神聖的政治原則,而是一種因時制宜的傳道策略。亦因為不是討論政治,保羅沒有說明信徒如何面對貪污腐敗或殘暴的政府。這種解釋有其合理的地方,但無法解釋何以保羅把說話講得那麼盡,「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中的「凡」就過份了,而且明顯是一種一般性的政治原則,令後來的西方政府有了濫權的神聖依據。保羅要方便宣教,囑咐信徒守法便是,何必為侵略歐洲和中東的羅馬政府祝聖,說羅馬政府是上帝授權統治歐洲和中東人的,難道保羅不搬上帝出來,當時的信徒便不會守法嗎?

羅馬書13:1-7是基督教在政治上的原罪,無論保羅有意或無意為皇權神授定下原則,經文已經被當權者利用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即使現代釋經意圖迂迴曲折地為經文洗白,原罪的幽靈仍揮之不去,因為為著私利的教會領袖,仍會宣揚「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的真理,馴化信徒的思想,使信徒乖乖做順民。開明的基督徒走抗暴之路並不容易,諷刺的是聖經和教會是他們的絆腳石,他們對抗暴政之餘也要面對教會的阻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