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填補運動空窗期的辭職公投

2015/1/10 — 15:14

a

a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近日突然宣布,打算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辭去「超級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員一職,發動變相公投,要求推翻人大8.31決定,重啟政改,落實真普選。雖然事件惹來各方的批評,但如果站在民主運動的角度去看,我們有甚麼有力的理由去反對這次的辭職公投呢?

決定是否支持一個行動,要視乎這個行動對未來的民主運動是否有益處。時間是不會倒流的,有些人以「為甚麼何俊仁不在去年就發動變相公投?」甚至「為甚麼民主黨不參加2010年的五區公投?」,這類「追究過去」的理由來反對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發動變相公投,其實都是沒有太大意思的。就算民主黨在過去曾經犯錯,做錯了政治判斷,也不代表這個黨日後的所作所為都是錯誤,我們要杯葛他們一切的行動。

而當中較為合理的質疑,就有「為何不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前進行辭職公投?」和「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進行辭職公投有甚麼作用?」,的確值得社會去討論。

廣告

參考2010年政改運動的經驗,估計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的政改方案會於今年6月左右表決,而補選估計會在議員辭職後4至6個月內展開。假如何俊仁打算在表決政改方案之前就進行辭職公投,那麼風險就會較大,因為表決政改方案的日期有機會比變相公投日子早,達不到原先的目的。而且,在表決政改方案前舉行變相公投,會為否決政改方案增添了變數,亦會被人質疑泛民是為轉軚鋪路。假如泛民在變相公投裡輸了,是否代表泛民就要「袋住先」,通過爛政改方案呢?

其實,如果辭職公投沒有「泛民vs建制」的對決,所造成的政治效果其實不大。連長達近80日的佔領行動,也未能夠迫使當權者向人民妥協,就算辭職公投在表決政改方案前舉行,泛民贏了建制派,中共也不會乖乖地聽話撒回人大8.31框架。所以,不論在表決政改方案之前或之後進行辭職公投,其實單憑辭職公投一事是不能夠改變人大8.31框架。

廣告

對筆者來說,辭職公投只是要創造一個契機,就好像雙學9.26衝入公民廣場的行動一樣,是希望一石擊起千重浪。究竟在何時掉下「辭職公投」這塊石頭呢?筆者會贊成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此舉除了不會增加否決政改方案的變數之外,還是因為當政改方案被否決之後,包括支持「袋住先」的溫和泛民支持者在內,參與公投支持重啟政改的市民人數會較多,亦即是說勝算較大。

假如泛民在辭職公投贏了,屆時再配合議會內外強大的力量,香港政府實在是難以解釋為何不立即重啟政改五步曲。假如重啟政改成事,香港政府將會向人大遞交一份新的報告,假如中共想要修改人大8.31框架,亦會重新獲得一個有面子的下台階。假如中共仍不願意作任何修改,那麼港人就能夠根據公投結果,獲得新的政治正當性,發動新一輪的大型抗爭運動。

儘管支持何俊仁的辭職公投,或許有一種替民主黨抬轎的感覺,但現時公民社會對於當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民主運動應該怎樣走下去,似乎還沒有甚麼嶄新的想法。所以,這次辭職公投可以填補政改方案被否決後的運動空窗期,同時讓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政治化,不再停留在地區事務和蛇齋餅糉的層面,讓民主理念深入社區,為發動新一輪大型抗爭運動鋪路。

最後,希望民主派人士能夠放下黨派利益的計算,以大局為重,思考支持辭職公投的可能性,抑或提出更有見地的運動出路建議。

發表意見